Search
  • Guo Huan Chen

谨防惹上“偷电”官司


进入冬季,家家户户的电费开支逐渐加大起来。最近这一段时间,有许多本地华人朋友经常接到推销所谓“节电器”的电话。打电话的人用半生不熟的英语游说人们购买他们的产品,说这种产品能够使电费账单金额下降至少百分之四十至五十,还说他们推销这种产品是得到了Hydro-Québec的授权,等等。

且不管这种产品是否的确能够帮助人们节约电费,但是我们还是要提醒大家在做决定购买并安装这种设备的时候,还是要尽可能地小心谨慎一些,不要一不留神,惹来麻烦。最起码,向Hydro-Québec打电话问问再说。当本报记者打电话询问Hydro-Québec负责人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从来没有授权任何人推销这种产品。同时,我们将对此立案调查,如果发现使用该产品的用户有偷电的行为,我们将追究其责任。”

一不留神,惹来麻烦

这件事发生在十年前。当时,本地一户人家平时很注意节约用电,家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大功率的电器。每当电费账单一到,他们赶紧就把钱付出去,就这样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年。可是到了2000年10月份,他们莫名其妙地被Hydro-Québec指控长期偷电,说他们累计偷漏电费442加元,偷电时间长达三年。Hydro-Québec引述十九世纪的《维克多利亚法(loi Victoria)》,要求他们支付高达5,883加元罚金。

因为总开关的一根线路烧断,这户人家的电表一直没有记录过用电量,从而导致户主电费很少,每次账单只显示用户基本费(frais d'abonnement)。因为总开关位于电表前面,当开关电线烧断以后,电表就不再记录用户的用电量。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一般而言,用户就会断电。工程技术人员发现,这家用户的配电盘被人改动过,而这种改动的结果使得用户继续可以有电可用。而这家人坚持说,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配电盘。虽然他们的辩解不能得到Hydro-Québec的认可,但是对方也找不到足够的证据证明用户蓄意偷电。最后,Hydro-Québec撤回指控,取消罚款。但是这的确是个很麻烦的一件事。

硬汉米歇尔的十年电表官司

这个故事还是要追溯到十年前,1999年,Hydro-Québec指控米歇尔(Michel)偷电。与发生在前面提到那一户人家的事情相似,电力公司还是援引1898年的《维克多利亚法(loi Victoria)》,对米歇尔提出处罚指控。在加拿大司法系统内,如果公共安全部(ministère public)对居民提出指控,该部就要自己来拿出证据证明居民的过失。但是根据维克多利亚法,受指控的人却要自己证明清白。面对向Hydro-Québec这样的巨无霸对手,米歇尔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他的勇气了。在经过十年的苦争之后,历史终于为这一悬案给了一个定论。

1995年,Hydro-Québec检察员发现,本省Sainte-Cécile-de-Milton地区居民米歇尔家的电表有问题。有人在配电盘上接了一根金属丝,使电流绕过电表供电。过了几个星期,电力公司指控米歇尔蓄意安装这根金属丝偷电,向他开出高达42,932加元的账单。同时,根据《魁北克省电力法(Loi sur Hydro-Québec)》,米歇尔不但要补交7191加元的偷漏电费,还要支付21573加元的罚金,再加上每天4加元的滞纳金,以9年时间计算,滞纳金总数达到了13,172加元,而所有这些费用都必须在十天之内全部付清。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米歇尔所能做的,只有证明在他购买这栋房子之前,这根金属丝就存在。他拿出自己的所有电费账单来证明这一点,同时通过媒体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他说:“我支付了36年的电费,从来都没有拖延过,可是Hydro-Québec从来就不听我说,只是一再建议我请律师。”

不管当事人怎么努力,这场官司还是没有能够避免。2003年,Granby地方法院开庭审理这个案子。在法庭上,米歇尔势单力薄,却要面对Hydro-Québec聘用的一大帮律师和技术人员。当时,他极力向法庭证明,在自家电表上被发现的金属丝那么细,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电量通过的。但是,Hydro-Québec不单就这根金属丝对米歇尔横加指责,还指控米歇尔往回拨电表。米歇尔愤怒地吼道:“冤枉啊!我从来没有往回拨过电表,从来没有安装过金属丝!” Hydro-Québec还向法庭提供了几张照片。那几张照片显示,电表的边缘磨损很厉害。控方认为,这是电表被经常操作之后才留下的痕迹,这种操作导致电表没有电力消耗记录。总之,Hydro-Québec来势汹汹,志在必得;米歇尔能撑得住吗?

为了辩护,米歇尔请来了蒙特利尔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 de Montréal)教授、工程师Guy Olivier帮忙。正是这位电力专家,把Hydro-Québec对米歇尔的所有指控都统统驳倒。

根据这位教授的看法,电表开始丧失计数的时间不可能从1985年开始,米歇尔也不可能往回拨那个电表,从那根细细的金属丝上通过的电流也不可能值7000加元。

Guy Olivier证明,Hydro-Québec高估了电表漏计的电量,高估的数值超过了十倍。在9年的时间里,这根金属丝充其量也就承载价值700加元的电流,而这个数据,只要用欧姆定律就能很容易地计算出来。这么细的金属丝,每年至多也就承载价值70加元的电流。对于这一点,Hydro-Québec早就心知肚明。随着这个官司的进展,Hydro-Québec1998年的一份专家报告也被公布了出来,而这个报告所显示的结果,和Guy Olivier的判断如出一辙。所以,米歇尔很不理解,他说:“明明知道这根金属丝几乎没有造成什么后果,他们为什么还不依不饶呢?”

面对Radio-Canada记者的追问,Hydro-Québec发言人Josée Morin躲躲闪闪,既不能解释为什么把每年不到100加元的疑似损失夸大成1000加元,也拿不出照片上显示的那个电表。也就是说,那些照片是假的!所有过程都可能是一个阴谋,可能有更多的幕后故事!

也许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个官司的最终结果,那就是Hydro-Québec的彻底败诉。这家电力巨无霸不但得不到他所要的那笔巨款,还不得不向米歇尔赔偿40,000加元的损失。尽管Hydro-Québec拒绝透露细节,但是,Radio-Canada记者还是通过魁北克信息使用委员会(Commission d'accès à l'information)的帮助,获得了一些数据。在这场官司中,Hydro-Québec花费的律师和专家费用是306,540.87加元,加上40,000加元的赔偿金以及13,118.90加元的利息和32,024.17加元的诉讼费,这场官司Hydro-Québec总共花费了391,683.94加元纳税人的血汗钱。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凭着坚韧不拔的性格,米歇尔硬生生地支撑了下来。法庭最后总结,米歇尔无端受到犯罪指控和羞辱,这极大地伤害了他的人格和尊严。法官同时提醒Hydro-Québec,对一位善良居民造成多大的伤害,就要承当多大的责任来弥补这种伤害。

这场官司留给人们不难解答而又令人深思的一个问题:如果米歇尔支撑不下来,中途放弃,那又将如何?

结束语

在听完了硬汉子米歇尔的故事之后,我们还是把话题回到所谓的节电器上来。因为对蒙特利尔现在被推销的这种产品不是十分了解,我们也不好过早下结论。但是,这件事不得不使人联想到中国大陆居民多年前就开始被骗的事实。譬如,2008年,家住安徽的市民王先生花费了600元人民币从网上购买了一台名为“节电器”的设备安装在自己家里,还准备向亲友推荐这种“好东西”。所幸的是,这个“节电器”很快被小区电工发现,并且告诉他这实际上是一种窃电设备。如果不赶紧拆下来,可能会惹来麻烦。蚌埠供电公司一位技术人员提醒市民:“如果希望节约用电,可以购买各种节能电器。但‘节电器’本身就是窃电设备,使用‘节电器’偷电,要受到法律处罚。”在这里,我们也提醒在魁省打拼的华人朋友,千万提高警惕,尽量不要做出很轻率的决定。节省电费的招数很多,Hydro-Québec网站上介绍了很多,本埠华人媒体也经常介绍,凭着我们华人的聪明才智和务实精神,相信大家不至于去依靠一个不太靠普的什么“节电器”来降低电费账单上的数字。

#谨防惹上偷电官司加拿大移民生活华人

54 views

Our store is closed temporarily for two weeks;

however,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closed

Wednesday

closed

Thursday

closed

Friday

closed

Saturday

closed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