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Guo Huan Chen

幼儿园把小孩往死里打,不是第一次!


幼儿园,尤其是不享受政府补贴的家庭幼儿园发生暴力事件,虽然不是常态,但是,对于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和父母亲来说,他们所遭受的痛苦,是绝对不可以被忽视的。

今年4月15日,家住自魁北克省Abitibi地区的Adam,在全家人正在准备4天后给他过第一个生日的时候,在当地一家没有政府资助的家庭幼儿园,被幼儿园经营者的丈夫差点打死。

小宝宝的伤势非常严重,能够活下来,简直就是万幸。Adam的妈妈Sabah Lounate说:“我永远也忘不了宝宝双眼圆睁、不能呼吸、昏迷不醒、医生围绕在周围急救的场景。”

不到一岁的Adam被紧急送到Sainte-Justine医院后,昏迷了三天。4月23日,他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但是会留下多么严重的神经系统后遗症,现在还不得而知。

根据这位母亲的描述,在这家幼儿园,Adam至少遭受过两次殴打。医生也在小婴儿的头部发现新的伤口和血迹已经干了的旧伤。所以,据医生判断,这些伤口并不是同一次伤害所造成的。

Adam是一个早产儿,28星期就出生了,身体健康状况不适很好。他的妈妈Launate女士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悉心呵护着他。

她说:“但是,我却把孩子送到那样的幼儿园,遭到那样狠毒的殴打。我付钱的结果,造成了孩子被打,政府也不管。开设这样的机构,根本就不需要从政府那里得到许可,这太可怕了。”

Sabah Lounate说,对自己的孩子来说,现在找谁的责任,已经太晚了。但是,对于那些孩子还没有出生的父母亲们而言,还不算晚,他们应该知道,孩子出生之后,入托是个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

她说:“政府对自己的托儿体系既然这么自信,以至于连告知家长们开幼儿园不需要任何许可这件事都用不着去做。”

她还说:“我对政府非常失望。政府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在报税之后,退还一部分托儿费。但是,不退税更重要的事情——监管托儿机构——他们却从来漠不关心。”

与很多父母亲一样,Lanounate女士更希望自己的儿子去公立幼儿园,但是位置太稀缺了。从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起,她就去排队,但是,接下来就一直处于等待的处境之中。

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为了继续上学,她不得不找不受政府监管和补贴的家庭幼儿园帮着看孩子。

她说:“因为把孩子送到那样的地方,我一直感觉自己对不起孩子。但是,政府已应该承担起责任来,给孩子们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政府为什么不帮助父母亲们找到合适的日托服务机构呢?这样的机构,可是承担者这个国家未来的责任啊”

日托服务机构虐待小孩,Adam的遭遇并不时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2012年8月到10月期间,一位名叫Érika Chartier魁省女士,嫌其看护的8个月大婴儿哭闹太凶,而将一个孩子的胫骨捏断。不过,在那次事故发生之前,这位女士曾经经常对孩子们的父母亲说自己看孩子太累,而这些家长们也请求她再帮着看一段时间孩子,一边与他们找另外的替代托儿服务人员。

4月24日,魁省Sherbrooke法院做出判决,24岁的Érika Chartier监禁90天,外加240小时的社区义工,同时,禁止其10年内接近没有成年人陪同的孩子。对于这样的案件,如果不是考虑到被告存在一定程度的精神问题,可能会判得更重一些。

尽管受害孩子的父母亲们对这次判决感到满意,但是,其内心所遭受的创伤,却远没有愈合:在法庭上,那位受害者的母亲一直眼泪不断。这次判决,只不过就这一次孤立的事件画了一个句号而已。


50 views

Our store is closed temporarily for two weeks;

however,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closed

Wednesday

closed

Thursday

closed

Friday

closed

Saturday

closed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