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Guo Huan Chen

把困难孩子当垃圾抛弃?


据《蒙特利尔日报》网站报道,魁省一位名叫Josée Hudon母亲将Bois-Francs教育委员会告上法庭,索赔三十万加元,理由是自己的孩子长期被教育机构歧视,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她说:“他们对待我的孩子,就像对待垃圾一样。”

Josée Hudon的儿子现在已经17岁了,这个孩子一直注意力很难集中,同时伴有反抗障碍。2010年,Josée Hudon女士搬迁到魁北克中部地区居住,鉴于Josée Hudon的儿子很多方门课程都赶不上正常的进度, Bois-Francs教育委员会决定为这个孩子提供特殊教育服务。学校也为此制定了专门的干预计划,可是,根据Josée Hudon的说法,这个计划仅仅停留在纸面上,从来未曾实施。

屡次被赶出教室

Josée Hudon说,因为很难管束,加上注意力难以集中等麻烦,孩子经常被学校赶出教室,每星期都有好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经常连续被赶回家。

“每个学年,孩子去学校的事件合起来仅仅相当于两个来月的时间,” Josée Hudon说。因为这个原因,她甚至被迫放弃工作,整个人身心疲惫不堪。

在接下来的那个秋天,孩子上学的麻烦又重新开始。Josée Hudon带着孩子接受了教育委员会安排的好几次干预。最后,教育委员会将孩子安排进入La Traverse特殊教育学校,这是这类孩子最后的希望。Josée Hudon说:“在特殊教育学校的那两年,对这个孩子来说,简直就是福从天降。”孩子再也不曾被赶出教室,中学一年级的所有课程都及格了。

好景不长

但是,孩子童话般的幸运生活,很快就戛然而止。据说是因为经费不足,教育委员会关闭了那个特殊教育学校,Josée Hudon说:“我的噩梦又开始了。”

那时候,她的儿子希望在特殊教育学校完成中学第四年级的课程,然后去职业培训学校学习重型机械这种半专业性培训。但是,因为老毛病,这条路被硬生生地切断了。去年,Josée Hudon不得不回再次到魁北克城。

现在,这个孩子已经17岁了,他即将完成中学第四年的课程,学习的地方是一家成人教育中心,他也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孩子的妈妈儿子充满信心,但是还是决定不放过Bois-Francs教育委员会,将这家教委告上法庭,她说:“他们对我的儿子太麻木不仁,视为无物。”

律师三个月来接受到三次类似的诉讼委托

对于接手这次诉讼委托的律师Lajoie女士来说,类似Josée Hudon的案子,已经是近三个月来第三个了。她说:“所有的情况都很相似”,就是因为教育委员会没有相应的资源,通过复杂的官僚主义运作,不给这些困难孩子们提供应有的服务,麻木不仁,用当地流行的成语说,就是“淹死鱼(noyer le poisson)”,打击孩子父母亲的信心,不让他们提出相应的服务。这位律师说,孩子们的父母亲对于如何向教育委员会董事会投诉、如何找到教育委员会秘书长、如何寻求对学生的保护等方面的工作,并不是很熟悉。

因为政府对教育系统的若干次经费削减,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在面对自己孩子学习方面的障碍方面,将不得不仅仅面对一纸空文。

其它案例

Lajoie律师还代表Michel Labonté的案子,这位自闭症儿童的父亲,因为儿子被魁北克城教育委员会拒绝进入特殊教育学校就学,将教育委员会告上法庭,索赔六十万加元。

去年年底,当媒体报道这件事情之后,这位律师已经接受到很多来自魁北克省各地的类似电话求助。

其中,最具典型意义的还有一个案例:一些家长对南岸地区的Navigateurs教育委员会提出控告,原因是他们的失语症儿子一直得不到专门教育服务。

教育法( la Loi sur l’instruction publique)的规定:“教育委员会应该为残疾学生、适应性欠缺的学生和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教育服务。”

#把困难孩子当垃圾抛弃 #education #kids #difficulty #problem

57 views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10:30 - 17:00

Wednesday

10:30 - 17:00

Thursday

10:30 - 17:00

Friday

10:30 - 17:00

Saturday

12:00 - 17: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