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Guo Huan Chen

孩子天赋太高,父母却高兴不起来?


今年刚10岁的Manolo Poirier-Nantel家住蒙特利尔南岸。在进入学前班之前,这娃娃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读写能力,还自己完成了不少不是他这个年龄段所能完成的项目。然而,就这么有天赋的孩子,却没有一家本地教育机构能够接收他,父母亲不得不亲自来教他。

娃他妈说:“有人说我太幸运了......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我的苦处。我自己的专业是早期教育,虽然我还能有能力教育他,但是我还是需要帮助。当娃娃天分超高或者超低,都需要特别的关心和照顾。”

在魁北克省,大约有两万多天赋极高的孩子。然而,这个加拿大福利最好的身份,却没有针对超高天赋娃娃的特殊教育政策。

Manolo的妈妈说,这位小男孩还没出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说他比同年龄娃娃理解力强,反应快很多,同时,也因此经常觉得幼儿园的教育活动没意思。

刚入学前班,这娃娃就写了一个小故事,而当时父母亲都不知道孩子已经学会写东西了。

也正因为学的太快,这娃娃觉得上学越来越没意思,于是不得不转学,而这种情况似乎挺不下来,现在已经换了好几家学校了。

和Manolo情况类似,13岁的Saguenay男孩Fabrice Déry的父母亲和很头疼。尽管Fabrice只是丰富,兴趣广泛,可还是不得不好几次退学,在家里继续接受教育。

这些天资禀赋的娃娃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超聪明,超敏感,很难和“普通”娃娃在一起接受教育。

已经退休了的心理学专家Françoys Gagné说:“在体育或者艺术领域,如果孩子具有天赋,我们总能够努力给他们提供适合他们发展节奏的学习机会,但是在智力教育方面,我们却强求所有的娃娃们都做同样的事情,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对于我们的社会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Marianne Bélanger是一位专门研究天赋的心理学家,他认为,大部分的教师、医生和心理医生都不太了解天赋科学,都不具备针对高天赋孩子的甄别和评估能力。她说:“到现在为止,搞天赋娃娃们仍然被遗忘。”

为了努力解决这个问题,Marianne Bélanger女士牵头成立了魁北克天赋学会这个公益组织。

Sylvie Régnier也是一位关注天赋问题的专家,2012年,他现在是名为“魁北克高潜力(Haut potentiel Québec)”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公益组织的负责人,他说:“我们大家更倾向于帮助那些学习困难的孩子们,而忽视了另外一个极端——那些学习能力超强的孩子们。那些天赋超高的娃娃们也需要特殊的资源来满足他们的需要。”

尽管魁北克省不太重视超高天赋孩子们的特殊需要,而安大略,法国,美国等其它地方,教育机构面向天赋超高孩子制订了特殊的政策,虽然投入的力度不是很大,但也比干脆放弃好很多。

一位专门研究天赋学的法国心理学家Jeanne Siaud-Facchin说,具有超高天赋的孩子对常规的教育内容缺乏兴趣,很快就厌烦了,他们更容易辍学。

这种特殊政策的出台,可能要等到2030年了。2017年,魁北克省政府才开始考虑将天赋因素纳入教育体制之内。

现在,就鉴定和评估而言,初步的共识认为,孩子是不是具有超高天赋,要经过下面几个步骤地的测评。

首先要测试的是孩子的智商,接受测试的对象必须通过一系列有关智力反面的分析。

接下来需要测试的是孩子在创新、人格和主动等方面的能力和态度。

最后,专家们将来一次会诊,对孩子的各项测试数据进行评估和分析,然后作出结论。

在魁北克省,根据现在的市场行情,每个孩子做完这些测评的费用大约是一千五百刀,根据每个孩子的家长的需求,费用可能会有所变化,但是,为了知道自己孩子是不是具有超高天赋,至少要支付八百刀的费用。如果假证门去法国鉴定,费用则少很多,大约300欧,折合加元450刀。


72 views

Our store is closed temporarily for two weeks;

however,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closed

Wednesday

closed

Thursday

closed

Friday

closed

Saturday

closed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