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柯斯佳

石头记 - 第一章 过一天算一天


“石头,醒来!” 这声音很像妈,可她不是早就不在了吗? 五年前,石头的爹妈去新疆打工,给人家摘棉花的时候失踪了。后来,和爷爷奶奶坐绿皮火车去南疆北疆找,奶奶死在半路上,祖孙俩背着奶奶的骨灰回到村子里,埋在自家屋后山沟里的一篇向阳荒地里。然后,又过了一年,爷爷也走了,村上老老少少简单办了个丧事,把爷爷装进棺材里,埋在奶奶的旁边,两个坟头合成一个坟头。然后,小石头就成了随着几个同村大哥哥到了宁波,在牛肉面馆打工,包吃包住,每月给三百块。虽然那三百块钱都因为工作中出的差错,譬如打破碗,干活慢,早上睡过头等缘由,被大哥哥们扣光不说还倒欠人家......石头也不恨大哥哥们,他们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 昨天晚上生意不错,冬天嘛,很多人都喜欢吃热乎乎的面。半夜一点多,大哥哥们回家,石头准备了一部分第二天需要拉的面,洗手,打扫店面,给炉子里加上煤,拉开桌子,铺上被褥,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有人轻轻呼唤自己醒来。 石头很喜欢这呼唤自己醒来的声音,很想看看这声音的主人,于是睁开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睡在牛肉面馆的桌子上吗,可身子地下明明是很熟悉的热炕,宁波这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炕呢? 再看看坐在炕沿上穿着打满布丁的衣服,满脸皱纹的慈祥老大娘,以及周围的土墙和草屋顶,石头感觉很放松,虽然心里有太多的疑问。 “我这一定是在做梦。”石头这么想,希望这梦一直不要醒来。 “石头石头,我们出去玩吧,”门帘被撩起来,进来一位个头和石头差不多的小男孩,扑到坐在炕沿的大娘怀里,“娘,石头病好了没?” 石头觉得浑身都疼,喉咙也很干,张了张口口,想说话,可是又怕吵醒自己,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又回到那家牛肉面馆,又要洗一大摞一大摞的碗碟...... “喝,喝水”毕竟嗓子太干了,石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不过,这梦似乎并没有被吵醒。 大娘左手提起炉子上的水壶,右手拿了个粗磁碗,倒了半碗水。然后放下水壶,拿起一个木勺,从碗里舀了半勺水,喂入石头口里。 觉得好像有点劲了,石头也忘了怕梦醒,坐起来,捧起碗,把碗里的水喝得不剩下哪怕一滴。 还是浑身疼...... 奇怪,梦里的人,怎么可能感觉到疼呢? 石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实,梦,不是这样的。 对,这不是梦,一定不是! “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石头胆怯地问。 “这娃,烧糊涂了,真可怜,”大娘抚摸着石头的手,难过地说,“我是你大姨娘,这是梁子,你最好的伴儿呀。” “我......爹妈呢?”石头还是宁愿相信自己在梦里,既然在梦里,见见爹妈,应该可以吧! “可怜的娃,你妈五年前被女真人抓走了,你爹投了军,和女真人打仗,好像升官了。”大娘柔声说,“去年来信说,很快就接你回去......” 大娘又端来一碗飘着点油花的小米汤,石头喝得很香,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饭。 至少,可以见到爹,说不定,也能见到妈!想着这些,石头觉得力气恢复得很快,于是下了炕,努力控制酸软的双腿,扶着墙壁,跨过门槛,来到院子里。 在这个梦的世界里,好像冬天刚刚过去,太阳暖暖地照着,很舒服。小院里的菜地,一株一株指甲皮大的绿色植物上面挂着晶莹透亮的水珠,院子外面的矮山上,两道彩虹挂在当空。 看到五光十色的世界,石头不得不相信,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世界。 也就是说,很可能和“寻秦记”“神话”“宫锁心玉”等电视剧里的主角那样,石头……我,穿越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可是,人家穿越,不是武艺高强,就是智慧超穷……我石头没武艺,文化也只勉强上完小学,没胆量没智慧没力气没眼色,我穿越来干什么? 也许,老天可怜我,让我在这个世界里给我一个家,让我能与亲爹亲妈再见上一面吧! 也不对呀,穿越之前那个世界,对我石头来说,虽然有些凄惨,可毕竟天下太平,而穿越来到的这个新世界,似乎正处于战争时期,虽然战火似乎还在很遥远的地方。 管他呢,既然来了,既然回不去了,过一天算一天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石头慢慢了解到,自己现在所占据的这个也叫石头的孩子的父亲在辽朝南京当兵,好像已经升官了。这个父亲的名字叫箫富贵,与自己后世在新疆失踪的父亲的名字一样。后世的父亲箫富贵曾经当过兵,还去过越南,不过被越南人俘虏过。那个父亲脾气不是很好,爷爷奶奶和妈妈都怕他,村上人也都怕他,不过倒也没惹出过很大的麻烦。 石头还了解到,自己是被箫富贵寄养在这个家庭的。在这个家庭里,男主人叫刘虎头,在县衙门里干捕快。女主人姓赵,人们都叫她赵大娘。家里还有四个成员:兵娃,梁子,召弟和黑蛋。兵娃是赵大娘与前一任男人生的,梁子是刘虎头大叔收养的孤儿,召弟是这个家庭第一个亲生孩子,是个女娃,黑蛋是召弟的弟弟,是刘大叔和赵大娘的心肝宝贝。兵娃十四岁,梁子十二岁,召弟十岁,比石头大一岁,黑蛋比石头小一岁。这个家庭的男主人经常忙衙门里的事情,经常不回家住,所以,兵娃几乎代替了刘虎头这个家长的位置:耕种,收割,打场,修补房屋等家里家外的大活儿,这个小男人都挑再稚嫩的双肩上。入冬之前,梁子,召弟,黑蛋和石头,都要邻村一家祠堂里每日读半天私塾,刘虎头夫妇要他们读三到五年,认下几个字,会算账,再帮家里干两年活,学习一些过生活的技能,然后各自成家立业,也就行了。兵娃现在所做的,正是下面三个孩子要做的事情。 另外,石头还了解到,自己穿越到来的这个世界,是大辽国的西京附近的刘家营,南方的宋朝人把这里与大辽国的南京一起并称为燕云十六州。 那几个哥哥弟弟妹妹还告诉石头,自己所在的大辽国皇帝名叫耶律延僖,好像就是在后世在优酷上看“腾飞五千年”上袁老师讲过的那个辽天祚帝。今年是这个皇帝登基的第三年。 一个月之后,梁子,召弟,石头和黑蛋,这四个孩子已经混得很熟了,大家一起,蹦蹦跳跳,吵吵闹闹地爬上村子后面的土山挖窑洞,去村子前面的小溪里捉小鱼,经常玩成泥猴回家。 因为前世在饭馆打工的经历,给这一大家子做饭洗衣的活,石头还能给刘大娘帮上忙。不过,这六七张嘴也好糊弄,几乎天天喝小米粥。有时候,石头和面做顿如抄疙瘩子面片子之类稍干一些得饭,全家人都高兴地像过年一般。也因为这个原因,兵娃很喜欢这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 这一天,兵娃正在刚出土的麦苗地里拉空心锄头松土,这空心锄头是箫大伯三年前和兵娃的父亲一起打造的,用这种锄头松土,不用一起一落铲,只要沿着两行庄稼之间的空隙一直拉锄头就行了,活儿干得很快,很轻松。 “大哥,不好了,”召弟气喘吁吁地跑来,满脸惊恐......


0 views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10:30 - 17:00

Wednesday

10:30 - 17:00

Thursday

10:30 - 17:00

Friday

10:30 - 17:00

Saturday

12:00 - 17: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