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Guo Huan Chen

石头记 - 第六十三章 春兰来了


因为皇帝遭遇刺杀,金国上下展开了一场类似石头在后世听说过的肃反的运动。   据说,皇帝的行踪是石头两个月前从夏国带来的参与建设皇宫的夏国犯人泄露的,当然,民风淳朴的金国,也并没有相应的保密和安全制度。皇帝今天去哪里,喜欢什么口味的食物,明天可能去哪里打猎等,实际上并不保密,几乎所有在金州生活的人都知道。   完颜乌乞买觉得这次刺杀事件纯属偶然,所以不打算很认真地对待。可是,完颜宗望却利用这个案子几乎将所有的犯人陡赶到矿山,让他们挖金矿和铁矿,别的矿藏,金国暂时不需要。   大部分与这些南方来的人们配种的女真女人们都已经怀孕,剩下的事情,就是将这些娃娃生下来抚养大。至于这些孩子的父亲们的命运,如同很多雄性昆虫一样,完成配种任务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好几千的矿工被赶入矿洞和矿坑,好吃好喝供着,就是不允许倒地面上来,死了就埋直接埋在地低下。   这些变化,远在高昌军中的石头并不知道,去金州议事回来的兀术大叔也没给石头提起。   经过大沙沟一战,东喀喇汗国元气大伤,东原来依附的一些部落的吸引力和控制力大保护入前,葛罗禄,暨额尔钦,鹄拉胡窦等部落都开始不安稳起来。   尤其是后来听说金国皇帝并没有被刺杀,金国也没有发生内乱,兀术在高昌训练沙漠战法,重骑兵也学会了驾驭骆驼,加入金军的回鹄族将士战斗力也大大提升,现在如果向西北进攻,随时都可能灭了东喀喇汗国。   于是,这几个部族开始拖延给国君缴纳赋税,也不派出壮丁为国君打仗和服劳役。   哈桑汗几次威逼利诱都没让这些部落屈服,于是集结了一万多人规模的激动兵力攻打他们,首先受到攻击的是距离归顺了金国的回鹄最近的葛罗禄部落。   葛罗禄部落立刻就全族东迁,进入金国势力范围,哈桑汗的部队越界追击,与巡视的一个金国千人队遭遇,杀死了一百多金国人。   金兀术二话不说,直接点起两万兵马,将东喀喇汗国最后的一支劲旅包围在火焰山脚下,眼看又一场屠杀就要开始。   挽救这一万多中亚生灵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同事们的国家灭亡。石头请求让李剑虹和完颜蒲剌两个人各带一万兵马去攻打东喀喇汗过的两座重要城市:喀什噶尔和八剌沙衮。   东喀喇汗国宗教和文化中心八剌沙衮其实是一个大集市,没有任何防卫设施,驻军也只有两千步兵,守将拉赫曼出城投降。   完颜蒲剌收编了八剌沙衮的驻军,也不派人驻守,立即向东喀喇汗国政治和军事中心喀什噶尔急行军,与石头和李剑虹的攻城部队会和,很快就攻破了这座本来防御能力就不是很强的城市。东喀喇汗国君主哈桑汗,以及太子伊卜拉欣,带着金银财宝去天山避难,学起了辽天祚帝耶律延禧。   被包围在火焰山的最后一支东喀喇汗国军队,不得不选择投降。金国军队占领了东喀喇汗国全境。   此时已经到了盛夏,习惯寒冷气候的女真人暂时停止了继续西进,金兀术和石头带着大部分女真主力回到金州城。   此时的金州已经是一个人口接近十万的大城市了,市容干净整洁,女真人,蒙兀人,契丹人,党项人,汉人等杂居,女真人占大多数。   女真原来都是占领别人的城池,金州是这个民族自己建成的地一座城池,所有的女真人都以此为荣耀。   在占领辽国几个重要城市的几年里,女真族已经基本上学会了如何治理城市,模仿辽国的体制,建立了一整套行政喝司法体系,尽管这种体系暂时不如夏国,辽国和宋国的体系那么完善。   在向西拓展了一大片领土,金国人中间,向西向南迁都的声音开始出现。   发出这些声音的人,大多数是西征将士,他们觉得金州冬天太漫长,不利于大军继续向西向南出动。   新征服地区太大,面积已经几乎超过了辽国和夏国之和。在那里分兵驻守,一来女真铁骑容易兵力分散而减弱战斗力,二来,可能发生领兵大将逐渐干预政治,军阀化,形成唐末的割据局面。   但是,这些想法也还没有被公开讨论,毕竟金州这个聚宝盆还是要经营的。   不过,这一段时间,从贝加尔湖南边矿洞里送出来的金沙少了许多,很多矿工和匠人进去十几天后都没出来,也没有传出矿洞塌方冒水的迹象。   现在的情形比较麻烦,矿工和匠人开始出现逃亡,而且拖家带口逃走,还带着不少金子。   当然,也有不少逃亡矿工被抓了回来,可是那些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下去挖矿,很多甚至宁愿被砍掉脑袋。   这个时候,忠诚的女真士兵被派往矿洞查看,那些士兵也没有能够再出来。   当完颜宗望再次逼迫金国士兵下矿查看的时候,金州一个谋克全部反叛,拖家带口往东北方向逃跑,淹没在茫茫的大森林里。   谣言在金国开始扩散,说金国皇帝要将所有的国人都驱赶到矿洞里挖矿,叛乱逃亡的事件层出不穷。   完颜乌乞买终于将西征金军主力全部召回,尤其让石头回来,想办法稳住局面,消除谣言。   石头情绪低落,觉得自己尽出馊主意,把夏国囚犯和工匠们送到这里,却几乎全部失踪了,这件事情,如何向夏国皇帝解释?金矿停产,夏国的利益又受损,夏国保险公司还给一些工匠出行办理了生命保险,这要是赔偿,保险公司可能就得倒闭,紧接着,中华银行的声誉也会被殃及,辽国和宋国也会向夏国追究责任,说不定大中华区有一次天下大乱,战火纷飞了。   “我和你一起下去看看!”兀术大叔现在将石头当作自己的儿子。   不过,石头与兀术大叔的亲生儿子完颜成鳞很投缘,两个人尤其在地质方面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父亲去不合适,还是让儿子我陪石头哥哥下去看看吧。”成鳞诚恳地说。   “还是我自己下去吧,我是个福将嘛,不会有任何危险的。”石头心想,如果就这么死了到也不错,活着,实在无法面对那些失踪人员的父母兄弟和儿女。   “这事情还是由我来决定:成鳞陪石头下去,十日后如果不上来,我再下去查看。”金兀术说。   于是石头和完颜兀术一家开始紧张地准备工作:询问以前曾经下过矿洞的工匠,问矿洞的结构,这些工匠在下面时的体验等。   “如果有春兰在就好了。”石头再次觉得,不管从哪方面说,自己都已经离不开这个姐姐了。这个百科全书姐姐,你在哪儿呢?   说春兰,想春兰,春兰还真到了金州。   辽国南京的局势现在已经很稳定。箫富贵父女俩同意了一些少壮官员的意见裁军。原来战时的十二个纵队裁撤掉了一半,剩下六个纵队。裁撤下来的那些军人就地安置,或囤垦,或开矿,或畜牧,或营造建设,军人安置得还基本上比较妥善,没有出现请愿上访事件。   对于仍然再编制内的六个纵队,箫富贵并没有放松训练,时常弄出些假想敌演习,而那些假想敌不是金国,不是夏国,更不是宋国,更像辽国自己。   春兰带使团来金国,是为了考察金军复式簿计制度的实施效果和遇到的问题,顺便看看矿山开发的事,毕竟金州开矿,也有辽国的股份。


0 views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17:00

Tuesday

10:30 - 17:00

Wednesday

10:30 - 17:00

Thursday

10:30 - 17:00

Friday

10:30 - 17:00

Saturday

12:00 - 17: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