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Guo Huan Chen

石头记 - 第四章 侯爷的惩罚


“怕啥,爱咋的咋的,”石头对自己说,“早死早托生。” “谁要死,谁又要生啊?”伴随着洪亮的声音,一个魁梧的身躯出现在石头面前。 这个人身高大约一米九,头顶光秃秃的,两侧头发很长,深眼窝,鹰钩鼻子,厚嘴唇,蒜瓣牙齿。 这汉子一边说话,一边走到石头前面,蹲下身体温和地地说:“这就是石头小老弟? “侯爷,这是石头”箫大爷开始介绍,“那是梁子,召弟和黑蛋。” 这就是侯爷,这侯爷一点也不像侯爷!石头心里想着,如后世人们在相互认识的时候那样伸出右手。 侯爷稍微愣了一下,也伸出右手,握住石头的右手。 在这一只大手里面,石头的小手完全被淹没了。 石头觉得这只手很有力量,但是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说说,你为什么偷看我的书?”侯爷看着石头的眼睛,左手握住石头的右肩头,故作严肃。 “我们......我们想找到线索。”石头一点儿也不胆怯,只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偷偷进入别人家里。 “找什么线索?”侯爷继续装严肃,“是不是要找本侯当奸细的线索?” “是,您整天不出门,我们哥几个觉得,您一定是宋国或者西夏或者女真的奸细。”召弟嘴快,在严肃的侯爷面前,居然能说这么长的句子。 “那,你们找到线索了没?”侯爷站起身,一手拉石头,一手拉召弟,边走边问。 “线索没找到,不过你那些书很有趣,”召弟也看出侯爷在装,“我最喜欢那本关于西域王子的书。不过,我不喜欢那王子最后把自己阿爸杀了,虽然他那阿爸不是好人。” “我有那样的书?”侯爷好像真感到意外了,“你说得对,那样的结尾的确不好。” 说着话,侯爷和孩子们来到一个真正的书房:面积大约与石头后世小学教师差不好多大的一间屋子,中间几张桌子,十几把椅子,靠墙一圈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 “我真不是奸细,你们信不信?”侯爷真的严肃了起来,“虽然我会西夏,女真,突厥等部族的语言文字。” “早就信了,”黑蛋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我们偷您的书,是我们不对,我们给您道歉” 黑蛋倒退两步,冲侯爷跪下。其他小伙伴们也都跪下。侯爷也没阻拦。 “您不会把我们关进地牢吧?”梁子最胆小,怯生生地问。 “关地牢?”侯爷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我也得先有地牢啊。” 侯爷的哈哈大笑,孩子们都很喜欢,感觉很放松。 可是,石头却看到,箫大爷和赵大娘却抹起了眼泪。 “起来吧,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侯爷把孩子们都搀扶起来,眼角湿湿的,“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侯爷说得没错,要不是你们来偷书,找什么线索,侯爷可能要把自己关一辈子,”赵大娘拉过召弟,拿出一把梳子,梳理起召弟乱蓬蓬的头发。 ”对呀,谢谢你们帮我走了出来!”侯爷真诚地说。 “不过,偷偷进入别人私宅,还是犯了国法呀,所以,还得惩罚。”稍微停顿了一下,侯爷变得严肃起来,“你们刚才跪下道歉,就算惩罚的开始吧。” “请问侯爷,”石头尽量学着后世古装电视剧里很正式的话语,”接下来,还如何惩罚?” “当然有啊,”侯爷继续保持着严肃,“你们好好听着......” 拿起赵大娘放在旁边茶盘里的茶杯,喝了一口,”接下来的惩罚是,你们几个娃娃必须看完这一屋子的书!” 那晚上回家后,兵娃告诉几个弟弟,他们第一次偷书,侯爷就发现了。赵大娘告诉兵娃,说,第一次,侯爷的确很生气。后来,看到书很快就被还了回来,侯爷的娃娃性儿被勾了出来,每次都有意将一些适合孩子们读的书放在小储藏间里,然后等着石头一伙来偷。再往后,慢慢地,侯爷接受了女儿去世的事实,也走出庄园,去女儿坟前坐坐。在女儿去世百日的时候,侯爷大哭了一场,然后,完全恢复了正常。也就从那时候开始,石头他们再也没来偷书,已经习惯了配合孩子们来翻墙偷书的侯爷,又开始手足无措。现在终于忍不住,让兵娃安排孩子们到庄园来。 其实,兵娃也很早就知道弟弟妹妹偷书这件事情,如果不是赵大娘嘱咐说这对侯爷走出悲痛很重要,早就制止石头他们了。 兵娃还告诉石头梁子召弟黑蛋,侯爷早就开始给自己教授武艺了,那些兵书战册也都是侯爷辅导着读的,侯爷还说,兵娃很快就会去加入大辽军队,成为一名战士。 石头于是央求兵娃大哥给自己教几招。 兵娃给弟弟妹妹每人准备了一根白拉杆,先教了一套只有三个动作的棍法,他说,这套棍发叫盲三棍,盲三棍打熟了,闭着眼睛也能打退三个人。 这盲三棍,看上去很简单。反手拿棍站立到右脚前移踢起棍尖,左手接棍正握向右画弧线击右后侧,然后在前方反挑,右手推棍下压,再向左后画弧线扑步下砸,然后再反挑循环。 这套棍法,召弟学得最快,舞得最好看。石头也舞得不错,在每个动作结束时稍微停顿一下,增加了力度和节奏感,兵娃大哥说很好。 接下来,兵娃大哥又给弟弟们教童子棍,没两个孩子一对,先正面站立,相互击打棍头,推棍中端,然后转身背向击打,最后侧向击打,再从头循环变化。这套棍讲究两个人配合,难度又大了不少,每个孩子都被伙伴打疼了好几次,石头的退上挨了好几棍。 最后,兵娃大哥右训练弟弟妹妹们摔棍刺枪:先上左教往下劈棍身,棍头接触地面的瞬间右脚前迈一大步,左手松开,右手借力向前侧刺,同时配合跺脚和呵斥。兵娃哥说,这是披甲步卒战阵里常用的招式之一。 兵娃大哥说这三套枪棒招式简单实用,要弟弟妹妹们每天只有有空闲就练习,肯定有好处。 就在弟弟妹妹们刚刚练熟着三套枪棒招式的时候,兵娃哥准备好马匹,盔甲,马刀,弓箭和长枪,和附近几个村子的几位同龄人一起,去西京大同府报道了。


3 views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 - 17:00

Tuesday

10:30 - 17:00

Wednesday

10:30 - 17:00

Thursday

10:30 - 17:00

Friday

10:30 - 17:00

Saturday

12:00 - 17: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