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加拿大人去推动乌克兰的社区去中心化进程

我们前面介绍过三篇关于乌克兰去中心化改革的文章之后,慢慢调整方向,准备回归加拿大的社区介绍。

可是,越来越多的朋友发私信要求我们接着聊去中心化这个话题,他们说,看完那三篇文章还不是很过瘾。

这种反应让我有些意外,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这样的社会改革,其过程是比较枯燥无味的,即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炮火连天的震撼。

不过,处于战争中的乌克兰有些特殊,这种特殊性在于乌克兰军事组织的去中心化,也就是放弃大兵团迎战模式,代之以很小规模的作战小组。这种去中心化的效果,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几个小兵居然也能挡住雄壮的坦克洪流,这的确出乎很多人的意外。

这样看来,朋友们希望我进一步聊聊去中心化,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社区结构上,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其儿女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有很多相似性,都是以社区高度自治的形式处理各种问题。

从大的方面看,当乌克兰等国家哭着喊着请求加入欧盟的时候,英国却很果决地退出了欧盟。而在英国内部,上一次苏格兰独立公投也就才过去7年时间。


在特朗普主政时期,美国也退出了很多国际组织,如: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万国邮政联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还曾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和联合国。




从小的方面看,蒙特利尔这座城市的很多辖区和邻近城市,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就发生了合并和分离两次公投,这样的“折腾”几乎发生在加拿大的各个大都市中。这些,常看“安妮信息港”微信公众号的朋友们一定很熟悉。

在加拿大国内,魁北克省法语居民的若干次独立运动,也都是通过去中心化来化解的。因为去中心化这个过程,使得魁省独立几乎得到了很彻底的解决,现在还在鼓吹独立建国的魁北克人已经很边缘化了。

橙色革命之后,乌克兰政局更加动荡不安。这种动荡,在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前后,终于酿成了流血冲突。2014年7月17日的马航17号班机被乌东分离主义分子导弹击落惨剧,实际上,也是克里米亚危机的延伸和发展。

在高度全球化的时代,在乌克兰发生的悲剧,让全球人民都感觉到疼痛,所以,谁也不能冷眼旁观,尤其是欧洲和英美加澳新这些西方主流社区。


于是,西方主流社区不得不给乌克兰开药方治病,而这药方就是去中心化改革。

改革的方案,很快就被乌克兰主流社会接受,于是,在历次冲突中派出大量如白求恩等战地医生的加拿大,又一次扮演了医生的角色,充当乌克兰的医生,给这个国家续命。

其实医生这个角色,英国、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可以去扮演,但是,也许是因为加拿大最合适,大家选择加拿大去乌克兰主持去中心化改革。

如果我们稍微分析分析,就可以了解到,做这种事情,还就加拿大这个国家最合适。


如果是英国和美国去给乌克兰治病,俄国肯定会大受刺激,改革进程可能很快就变成武装冲突,而不会等到6年以后的2022年。

欧洲在吸收了大量前华约国家和波罗的海三国之后,对这些新成员的改革还没有完成,所以,也不适合再接下乌克兰这个烂摊子。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影响力又太弱,平时在国际事务中都处于一种可有可无的状态,所以,也不适合去治疗乌克兰。

这样看来,能够担任医生的,也只有加拿大这个脾气好、影响力也不大不小,医术又很高明的国家了。

关于加拿大对乌克兰军队的去中心化改革,我在前面已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我们重点来聊社区去中心化改革。

乌克兰的社区去中心化改革,实际上就是照搬加拿大的经验。

经常看“安妮信息港”微信公众号的朋友们一定了解,温哥华、多伦多、渥太华、卡尔加里、蒙特利尔、魁北克城、哈利法克斯等城市,都有两种并行的概念: 市(city)和大都市(Census Metropolitan Area,缩写CMA)。

市(City)就是这些城市核心服务区域,而大都市则是核心city各类核心服务延伸到其它独立city。


在蒙特利尔岛上,Westmount、Hamstead、Côte Saint-Luc和西岛大部分社区,在行政管辖权上,都和蒙特利尔市平起平坐,大家都是city,但这些规模较小的city,都愿意分享蒙特利尔市的供水、排污、垃圾收集处理、清雪、消防等服务,它们和蒙特利尔市一起组成一个大都市(Census Metropolitan Area,缩写CMA)。

温哥华、多伦多、魁北克城、三河、哈利法克斯等,都是这种模式。

只要区域总人口超过10万人,核心城市人口不少于五万人,就可以组成一个加拿大的大都市(Census Metropolitan Area,缩写CMA)。

加拿大人去乌克兰做的事情,就是将所谓的大都市(Census Metropolitan Area,缩写CMA)模式复制过去,将这个年轻的国家改造成欧洲版的加拿大。

在乌克兰,核心城市及其周边的社区都称为Raion,也就是我们华人熟悉的城市的区县,这种模式的发明者是前苏联,前苏联死亡之后,几乎所有的前加盟共和国都延续了这种模式。


在这样的模式之下,垂直领导下的整个城市等级森严,市长可以直接任免区长和县长,区长可以任免街道办公室主任,县长可以直接任免乡长。市、区、县、街道、乡等,首长几乎都是外地人,不太愿意维护本社区的利益。


加拿大人去了乌克兰之后,让基辅、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敖德萨等城市重组,权力下放,将原来的领导型政府改造为服务型政府。

新体制下的乌克兰版大都市也有自己的叫法:Amalgamated Territorial Communities,英语简称ATC,乌克兰语简称OTG,中文大致意思是整合社区。

这种改革在乌克兰政府控制的地区推行之后,效果很好,尤其是包括俄族在内的少数族裔聚居社区,也就是乌东的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很受欢迎。

在卢甘斯克,Raion的数量从原来的12个合并为8个;在顿涅斯克,Raion的数量由原来的18个合并为8个。在这些区域,每个Raion都拥有相当高的自治权利。

这样的改革,使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分子逐渐被边缘化,使他们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危机。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他们的大靠山北极熊也慌张了起来,在没有做各种准备的情况下,鲁莽地出兵干涉,造成目前这种下不了台的局面。

本来不说战争的,可是,说着说着,又回到战争这个话题上来了。

这个话题,尽管是纯技术讨论,在目前,还是足够敏感,敏感到很可能这篇文章不能在微信生态正常发表。所以,今天,我就暂时在这里画个句号,等气氛稍微宽松一些,我们再继续聊去中心化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