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英雄小镇、布查河南岸的伊尔坪(Irpin)

在介绍布查小镇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到布查河南岸的伊尔坪(Irpin),两座小镇的地图合并在一起,很像一个爱心的形状,布查在北,伊尔坪在南。

在伊尔坪的南部还有一条河,河名就是伊尔坪河(Irpin river )。

在大屠杀画面出现之前,乌克兰以外的人们,大多从来没听说过布查小镇,新闻媒体报道比较多的是伊尔坪(Irpin),连维基百科上也已经有了“伊尔坪大战”的词条解释,尽管布查发生的人道灾难要比伊尔坪严重得多。

但是,战争毕竟就是战争,伊尔坪的居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根据路透社2022年4月18日的消息,乌克兰警方已经在伊尔坪找到了269具平民受害者的遗体,小镇郊外出现了一大片死难者公墓;而且,公墓面积在继续扩大。



至于这座小镇人民的财产损失,等数据完全出来之后,一定也会令人难以面对,尽管我们不得不面对。

如果顺着这个话题聊下去,这篇文章可能不太容易通过微信审核,所以,关于灾难,我们就不深入聊了,我们还是来看看2022年2月24日之前的伊尔坪吧。

伊尔坪(Irpin)小镇占地面积110.83平方公里,2021年的市区人口是62,456人,伊尔坪大都市区的常住人口是100,509人。

这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小镇,从1899年就形成了一个居民点,取得城市(city)资格的时间是1956年。

关于这座小镇一两百年之前的历史,我就不多码字儿介绍了。意大利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克罗齐说过“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对于伊尔坪来说,更具有特殊的意义。


所以,对于过去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我还是要码几个字,要不然,我的心会长期处于不安和歉疚的状态。

2022年2月25日,厂公一声令下,数万大军从北方的白俄罗斯南下,很快控制Hostomel市和机场,然后快速控制Ivankiv市和机场,然后继续向南推进,战线推进到布查和伊尔坪的郊区。


就在当天,乌克兰军队开展反攻,伊尔坪郊区展开激烈的交火,厂公大军一天合围基辅的计划泡汤。

2022年2月26日,厂公的手下穿上乌克兰军服,化妆进入伊尔坪,但是很快就被当地居民发现,向乌克兰军方报告,这些细作很快就消失了。

2022年2月27日,厂公的手下突破防线,进入布查小镇,然后继续向南,进入伊尔坪市。

就在当天,厂公和乌克兰军队在伊尔坪市内展开城市坦克大战,乌克兰军人成功地将厂公的武装马仔们阻挡在伊尔坪。


在用火箭弹等远程武器阻击厂公手下的同时,乌克兰军队破坏了布查和伊尔坪之间的连接桥梁,希望布查河能够帮助阻拦入侵者的推进速度。

2022年2月28日,乌克兰军方发言人 Oleksiy Arestovych 说,当日凌晨,乌克兰军在M06号高速公路上进攻了厂公的手下;当日下午,乌克兰方面摧毁了厂公200辆各类军用车辆。

进入3月份之后,乌克兰军人和厂公在伊尔坪河南岸展开拉锯战。3月2日,厂公派出两架苏25战机空袭伊尔坪,有两枚导弹击中一栋居民楼,炸死了一个孩子,炸伤了一个女人。其中的一架苏25战机被乌克兰方面击落。


3月3日,基辅方面向布查和伊尔坪派出人道主义救援人员,用火车顺利撤走两城1500多名妇孺;同时,用巴士撤走了250名平民。


就在疏散平民的同时,布查和伊尔坪两座城市的战火并没有停下来,救援人员还要经常停下来维修被破坏了的铁路,所以这次撤退难度相当大,过程相当惊险。

就在同一天,乌克兰方面在布查-伊尔坪一带击落了一架苏30战机。

3月5日,在所有交通设施都不能通行的情况之下,乌克兰政府组织布查和伊尔坪老百姓步行撤退,前往基辅避难。

3月6日,厂公的手下向南渡过布查河,占领了伊尔坪市区的一部分,乌克兰方面仍然保持以前的战术,一边组织平民撤退,一边阻击敌军。

在这一天的战斗中,1988年出生在克里米亚的韩裔乌克兰战士 Pavlo Lee在伊尔坪战死;而在战争降临之前,这位亚裔英雄是乌克兰当红影视明星,出演过10部电影,在欧美影视行业具有很高的声誉,是一位充满活力、事业蒸蒸日上的乌克兰青年。



3月8日,伊尔坪守军指挥官Markushyn说,厂公手下发话劝降,Markushyn拒绝出卖伊尔坪,干脆利落地拒绝:“无他,唯战耳!”

3月9日,乌克兰军人继续在伊尔坪与厂公手下周旋,掩护周围平民撤退。这一天,超过两万人撤离了伊尔坪周边社区。

进入3月中旬,伊尔坪的战事进入胶着,厂公完全控制这座城市的计划完全落空。

3月13日,美国记者Brent Renaud在伊尔坪被厂公手下布置的检查站射杀,另外两名记者被射伤。3月14日,厂公手下占领了伊尔坪一半市区。

在接下来的时间,乌克兰方面利用天时、地利和人和的优势,对厂公手下展开有效的反击,蚕食敌人的资源。

3月23日,伊尔坪守军指挥官Markushyn说,乌克兰方面已经控制了这座城市80%的市区,但是法国媒体France24仍然报道说,厂公占着伊尔坪一半市区。


3月28日,Markushyn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消息,整个伊尔坪市全部已经被乌克兰人控制。

两天之后,3月30日,路透社确认,乌克兰军方的确全权控制了伊尔坪市区;3月31日,CNN也进一步确认了乌克兰夺回伊尔坪完全控制权的消息。

3月31日,厂公方面也发布消息说,在伊尔坪的作战人员完全撤回布查;而就在同一天,乌克兰军方发布消息说,乌克兰军人渡过布查河,进入布查市,在Hostomel-Bucha-Vorzel一线,交战双方继续交火作战,而布查市长Anatolii Fedoruk 则说乌克兰方面将俄军完全逐出市区。

然后,厂公残酷屠杀布查平民的作案现场视频就传遍了全世界,一夜之间,各大媒体齐刷刷将焦点聚在布查,乌克兰总统风尘仆仆,冒着被狙杀的风险,经过伊尔坪,跨过布查河,进入布查......

我们回头继续聊伊尔坪。


在被入侵之前,伊尔坪是相当美丽而富裕的乌克兰小镇。这里有22家制造业工厂,有1000多家企业落户在伊尔坪小镇。在这些企业中,知名度比较高的有建材行业的Peremoha Industrial Complex of Irpin、农业机械行业的Irpinmash、书籍出版行业的Perun Trading Firm、电器制造行业的KATECH等。


伊尔坪小镇还是乌克兰首都基辅市最重要的农产品供应基地,这里的土豆和蔬菜很受基辅大都市居民的喜爱。

当然,与欧美很多郊区城市相似的是,距离基辅仅30公里的伊尔坪小镇,也是很多基辅富裕中产阶级的卧室,他们晚上回这里居住,白天开车去基辅赚钱。

战前,这座城市的体育和文化生活相当丰富,是很多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指定赛点。2016年,伊尔坪的一座小型体育馆也投入使用。

这里还有若干个体育学校,一所足球学校和几个体育俱乐部,这些俱乐部经常组织各类跨地区体育比赛。

乌克兰财政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tate Fiscal Service of Ukraine)就坐落在伊尔坪小镇,这里还有 National Agrarian University的经济学院,另外还有一所神学院。


在这个美丽的小镇,走出了很多精英,其中,最出名的有武术家Yaroslav Amosov、作家Nikolay Nosov、摄影师Yuri Kosin等。


小镇居民区有5个森林公园,4家旅馆,2家购物中心,2家超市,1家军医院,若干家便利店和餐馆。

而现在,因为厂公的入侵,美丽的伊尔坪已经变成废墟。

如果您看过我昨天发的关于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业主的那篇文章,您一定知道,坚强的乌克兰人正在筹划重建家园。

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很多还没有摧毁的房屋里面,在卧室和卫生间的门后,在抽屉里面,可能都放着拉开环的手榴弹,草丛里未爆炸的炮弹也到处都是,还有路边的地雷等,所以,乌克兰政府呼吁逃难的人们暂时不要回家。

还是那句话,等战争结束,太平世界降临的时候,我一定要去伊尔坪看看,与英雄的乌克兰人民聊聊,在布查河边静静地站立,给献出生命的英雄们致敬,也会去亚裔战士Pavlo Lee的墓前,献上最美的花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