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为什么打不过乌克兰?去中心化!加拿大师傅们给乌克兰徒弟们教了哪些制胜法宝?



为什么俄罗斯寡头老大普京那么执著乌克兰的“去纳粹化,去军事化”?


自从2014年大表哥占领克里米亚之后,加拿大就开始派军事顾问和教官前往乌克兰升级乌军战斗力。可以说,近期乌军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正是这5年多培训的结果。


乌克兰军人们的加拿大老师,在这次战争发生之前,不得不撤离。现在的乌克兰,没有一位加拿大现役军人,最近去参战的一些加拿大人,如世界狙击王Wali等,都已经退役多年。


当徒弟们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时候,远在加拿大的这些师傅们,心里是相当煎熬的。5年多的时间,如果和上大学相类比,第一批学员也都早就该毕业了,而最后一批学员不得不暂时停止培训,立刻投入保家卫国的战斗。


Sarah Heer中校就是这些师傅中的一员,她对媒体说,每天打开手机,满屏幕都是令人心碎的消息:孕妇在产科医院分娩时被炸、难民在排队领取面包时被轰、老人在担架上得知老伴和儿孙都被埋在废墟里。


当然,这些场景令人心碎,但是那些曾经同吃一锅饭的昔日战友加徒弟们,生死不知,也令这些老师们的心一直悬着。


这些勇敢的年轻人们,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与发动侵略战争的恶魔们战斗,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被埋入家乡的黑土地里面。


明年,如果乌克兰的向日葵还能在田野开花,花叶和花蕊上滚动的露珠,也许,正是这些烈士欣慰的泪水。


去年冬天,在离开乌克兰回到加拿大之前,Sarah Heer是加拿大军事教官们的指挥员。


她说:“在乌克兰的时候,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工作着,所有的一切都不轻松。我们需要帮助乌克兰战友们建立相互之间真正的信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之间的友谊形成并且加深了,现在,我们看到他们奋战的身影,就如看见多年的知己故交一般。”



这位女中校还说,每一个曾经在乌克兰工作过的加拿大军人,都在牵挂那些浴血奋战的兄弟们,大家看到这些勇敢的年轻人,即为他们感到骄傲,同时也为他们担心。


她说:“战争太残酷了,每一帧的画面都让人难过。但是,我想,所有加拿大的士兵们都会因为看到这些激发出旺盛的斗志。”


在很多外行人看来,加拿大军人在乌克兰的主要任务是教会当地军人使用一些新式单兵武器,如毒刺导弹和标枪导弹等装备。


而实际上,加拿大军人在乌克兰的主要工作并不是这些具体的事情,因为这些武器的操作并没有很多人想象得那么复杂。


加拿大教官们主要的工作,是努力提高乌克兰军队的专业化和去中心化,将他们从前苏联军队思维的窠臼中解放出来,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位战士的战斗力。


也就是说,这些学员们需要做的事情,主要并不是会捣鼓那些作战装备,而是相互之间的紧密协作。在去中心化的军队中,每个士兵都是司令官,每个司令官都是士兵。


那么,为什么说前苏联军队的军队思维是窠臼呢?这个问题,让现任威尔逊中心现代历史研究院的俄罗斯学者卡米尔-加列夫来回答吧。


这位俄罗斯学者说,前苏联治军的思维,与现代军事思维是格格不入的。



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两种思维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前苏联的军人之间一定不能有信任,所以必须尽可能地贯彻双首长或者多首长制;而现代军人之间一定不能缺少信任,几乎人人都在作战,不需要谁来盯着,不需要督战队这样的怪物。


因为这个话题太过于敏感,不方便进一步深入探讨,感兴趣的朋友们自己去找资源了解吧,在这里,我也只能点到为止。


可以说,如果没有如Sarah Heer中校等加拿大教管们的长期努力,就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乌克兰军人的战斗力,这一点,正是这些加拿大师傅们欣慰的一个方面。


Sarah Heer中校是2020年9月份被派到乌克兰工作的,她总共在那里工作了半年,和她一起工作的还有另外两百多名加拿大军人,大家都在抢时间,抢在战争到来之前,给乌克兰学员们多教一些当战士的精髓之所在(the finer points of soldiering)。


Melanie Lake中校也是加拿大派驻乌克兰的教官之一,她是2021年3月份到达乌克兰,一直工作到战争发生前夕。她说:“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给那些曾经的学员和他们的父老乡亲们最大的鼓励和帮助,哪怕在社交媒体的一句友好评论,捐出去一块钱,通过airbnb预订一处不可能去住的房屋,都会发生很大的作用。”


如果不是战争,这些加拿大教官们还将帮助自己的学生们逐渐改造自己的社区,将整个乌克兰国家去中心化,完成社区自治。


当行政去中心化之后,服务类型的政府就形成了,父母官一下子就成了儿女官或者孙子官,很多城市就成了美国和加拿大那样的单一长官协调制,管理团队全部是专业人士,一个副市长都不需要,更别说那么复杂的秘书和幕僚班子。



当所有的社区信任都建立之后,即使在太平岁月,枪支等武器都可以允许民间持有和使用。在一些信任程度比较高的社区,甚至不需要登记就可以买卖军队制式的枪玩,人人习武,全民皆兵,实现全民参与的大国防。


如果这个过程顺利完成,整个乌克兰社会将脱胎换骨。也许,这,才是弗拉基米尔大表哥最不喜欢看到的;他那所谓的 “去纳粹化、去军事化”,奥妙也许正在于此。


如果没有这次来自俄罗斯的军事入侵,乌克兰全国的去中心化之路可能还需要若干年的时间,很温和地完成。


一旦乌克兰完成这样的去中心化改革,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即使不加入北约,因为其自身的自然资源、人口规模、教育、科研等软硬实力,将入侵之敌拒于国门之外,还是能办到的。


如果乐观一点判断,还有可能产生很大的溢出效应,影响到大表哥自身,从而动摇甚至颠覆寡头们的地位。这一点,对于那些寡头们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事情啊!



于是,就有了两个星期前的所谓“特别军事行动”,就有了小丑变硬汉,硬汉变小丑的这么一出。


当然,这对于大表哥来说,是一出丑剧;对于全世界来说,是一出悲剧,尤其是对于只不过在努力奔向现代化、努力融入欧洲主流社会的乌克兰人民!


而经历了这次苦难之后,乌克兰各个大小社区的去中心化,在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


等战争结束,即使乌克兰政府表面承诺中立,承诺非军事化,但是,武器已经发到民间,社区尚武精神已经形成,实际的全民军事化,似乎已经不可逆转。


而这次乌克兰遭受侵略所导致的去中心化有没有溢出效应呢?看看最近哈萨克斯坦官方宣布的关于哈国政治改革的新措施,总统拿自己开刀,这一点,就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努力和尝试。相信会有更多的前苏联国家会跟进,因为只有如此,整个国家才能现代化。


而这一点,也许到今天,那位霸道的大表哥也还没有想到!同时,这一点,也是现在那位全世界最有威望的、最帅的总统的底气之所在!!


天佑乌克兰,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