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拿大对乌克兰的去中心化,你也许想知道的更深层次的东东。

我在前几天整理发布了一篇关于乌克兰军事去中心化的文章,然后又把那篇文章读了一遍,做成视频。这一个视频,我自己在一些平台发布之后,一些朋友下载后在自己的号上发布,这令我非常高兴,谢谢朋友们捧场。

很多看了视频的朋友们到我这“安妮信息港”微信公众号来找那篇文章的原文,可是那文章已经被微信公众号平台下线了。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天,我都会在文章开头给朋友们说明一下:那篇文章现在发布在我自己网站的博客模块:https://www.accophoto.com/blog-community

有朋友在访问我的网站博客,读了那篇文章之后说:“很过瘾,很有深度,有点学术范儿!”这样的鼓励让我有点惶恐不安,因为那篇文章里的大部分新鲜玩意儿,并不是我的创意,我只是将一些加拿大知识精英们的一部分想法,比较通俗地介绍给大家而已。

后来,那位朋友提议我再把这方面的探讨深入一些,他说,即使微信不让发,也可以发在自己的网站博客,最好再做成视频,方便朋友们在自己的号上转发使用。

这位朋友说服了我,于是,我又坐在电脑前面,乖乖码字。等码完字,再读一读,配一些视频和图片素材,做成视频。


因为要深入讨论,所以,文章的篇幅可能比较长,需要分若干部分来发布出来,欢迎朋友们多多关注。

今天我们重点来聊聊乌克兰这个国家社区去中心化的背景,也就是他们这么做的必要性。

在2012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前,乌克兰人的思维其实是比较混乱的,这种混乱直接导致乌克兰这个国家各个方面应对危机事件时低效无能。克里米亚危机发生之后,痛定思痛,乌克兰的精英们终于下决心改革这个社会,于是,利用2014年的乌克兰尊严革命(Ukraine’s Revolution of Dignity),正式拉开了改革的序幕,而这次改革的核心就是乌克兰整个国家的去中心化。


那么,如何才能成功完成乌克兰整个国家所有社区的去中心化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弱化政府权威,强化社区建设。

去中心化之后的乌克兰,其实并非无中心,而是中心分散,多中心运作。

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政府和社区之间的相互信任,美国、加拿大等国家派专家前往乌克兰所做工作的重点,就是建立这种信任。

如何才能建立这种信任关系呢?就是鼓励社区的志愿互助,而且是长期的志愿互助。


当然,这个过程也需要在立法层面进行彻底的改革,政府要尽可能地向社区分享资源。

在制定国家层次的预算的时候,就要充分考虑对各类公共服务和公共设施建设的补贴。

在这种思维之下,乌克兰全国划分了1470个社区,这些社区都将成为乌克兰国家去中心化之后的1470个新的中心,这些社区之间都通过各种虚拟网络互联互通,资源共享。

当然,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相当大。即使乌克兰精英上层愿意瘦身,将大部分权力下放,但是这些下放的权力,虽然也是资源,但同时也是些相当专业的技术工作,社区吸收消化和培养这些专业人才是需要时间的,何况很多工作需要社区志愿者无偿提供服务。这对于曾经长期生活在前苏联高压之下,因为习惯缺乏安全感,习惯悲观失望的普通公民,也不是很容易就上手的工作。

另外,在一个社区内部,也要去中心化,将社区权力和义务很明确地交代给每一个社区成员,每一分钱的支出都公开,每一个决策过程都透明,让每一个人都习惯义务劳动,习惯主持公道,习惯为社区发展发声,做事情。


当然,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矛盾。去中心化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解决社区内外的矛盾冲突,以及整个国家的矛盾冲突。


譬如乌克兰东西部居民的价值观认同矛盾和冲突,如果基辅当局坚持原来的观念,不舍得下放权力和分享各种资源,不包容多元价值观,这些矛盾和冲突将永远无解。但是,在去中心化的国家,矛盾冲突就可以得到比较妥善的解决,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得到自己努力争取的一切,当然这一切都需要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来达成,需要很大的耐心。

对于社区之间矛盾冲突的解决,加拿大人为乌克兰人量身定做了一套系统,名为“地区自治管理系统(territorial self-governance arrangements)”,简称TSGs。

这套系统首先是从乌克兰的军方开始应用的,毕竟士兵具有高度的组织性,比较容易展开培训。

TSGs系统将乌克兰原来很完整的军事体系打碎,将战役措施决策权给到最小的作战单位,这些作战单位甚至有权决定是否参战,毕竟各个作战单位所拥有的战术资源是有差别的。

当然,更多的情况是,同一的作战目标,若干个作战单位同时申请执行,在这种情况之下,TSGs系统可能会将作战任务分解成各种碎片任务,让作战单位协作达成目标。这,也许是我们现在听说的、关于乌克兰作战小组用打网约车的形式攻击俄军这种最常见现象的源头。秘密,就藏在这简简单单的四个拉丁文字母:TSGs。


TSGs系统需要较长时间的培训,加拿大教官们用了将近8年的时间,才让他们的乌克兰学员完全适应了这个体系。

当然,这个体系中的第一目标是给乌克兰最有效的自卫能力。如果没有TSGs系统,很大的概率,两个星期之前,乌克兰就全境陷落了。所以,现在最恨这个体系的,很可能就是那个世界第二大军备强国了。

关于这个TSGs系统的具体运作方式,我准备在下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给朋友们,欢迎朋友们继续关注。

我觉得,我之所以花时间将TSGs系统这样复杂的理论整理成通俗的东东,实际上也是在参与去中心化,毕竟这样的工作,这份辛劳,应该属于社会科学院等智库里面的那些拿政府津贴的人们。我通过自己的义务劳动,做着对国家有用的、纯技术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受到打压,这一点,我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也不想弄明白,同时又可能几乎是所有我的读者们都明白的。

绕口令就不说了,让我们祈祷天下太平,人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