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妻儿有情人有私生女的普京,身价数十万亿美元,威胁发动核大战,难道他真不怕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朋友们先别管我上面这莫名其妙的八个字,我们把时钟往回拨,把日历往回翻,穿越到1641年,看看300年前的世界。


那一年,加拿大这个国家还没有建立,当时这里被称为新法兰西。而当时的这座面积不到500平方公里的河心小岛,还没有蒙特利尔这个名称。


那一年,法国国王向这片新殖民地派了三艘不大不小的船。这些船从大西洋东岸的童话城堡拉罗歇尔(La Rochelle)出发,一路向西,跨过大西洋,进入圣劳伦斯河,逆流而上,来到这座河心小岛。


于是,男男女女金发碧眼的法国人登上这座小岛,披荆斩棘,修路盖房,开垦农田,下网捕鱼,建立了继魁北克城之后的又一个较大的定居点。




1642年,一座名为“玛丽城”的城堡矗立在这座小岛之上,这就是今天这个北美最大的双语城市蒙特利尔的源头。


然而,就在同一年,渤海之滨的锦州城被满洲攻破,大明朝蓟辽总督洪承畴被俘。


皇太极惜才,派人劝降,可是洪承畴坚持要绝食自杀。


说客的级别越来越高,当洪大总督得知这次送饭的是皇太极的宠妃,终于表现出一丝的动摇。


接下来,大Boss派最高级的汉族大臣范文程前来,洪承畴一如既往地嘴炮输出,大骂不止。


然而,范文程却从一个细节中看穿了这位洪大硬汉:屋顶上掉下来一点灰尘,落到这位硬汉的衣服上。


洪大总督抬起高贵的手掌,很优雅地拍去衣服上的灰尘。



于是,范文程结束沟通,出了监牢,向大Boss汇报:“承畴必不死,惜其衣,况其身乎?”


于是,大Boss皇太极亲自前往,脱下自己的貂皮大衣,披在洪大硬汉身上。


洪大硬汉落泪,叹曰:“真命世之主也!”乃叩头请降。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朋友们都已经知道,就不需要我Blabla了。


看完三百多年前欧亚和北美,我们再往回拨时钟,回翻日历,穿越回今天这个世界。


我们不说洪大硬汉的子子孙孙们封门闭户躲瘟神那些故事,只说被他们口诛笔伐的那个戏子和被他们顶礼膜拜的那个硬汉的故事。


按照我们的常识,从事演艺事业、靠脸吃饭的男男女女们,都很在乎自己的形象。偶尔被狗仔队偷拍到不修边幅的形象,都要花重金赎回原始拷贝销毁。


而被洪大硬汉的子孙们吐口水的这位戏子,最近的形象也太不像话了。



给欧洲议会、美国议会、德国议会演讲,面对达官显贵,这戏子小哥声音嘶哑,须发凌乱,衣衫不整......


奇怪的是,这是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军力和最富国力的贵人们,面对这位戏子,他们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如众心捧月般,用万分崇敬的眼神看着这个戏子。


当然,仅仅这些还不算什么,在戏子演讲之后,这些强人富人贵人们,赶紧打开库房,将各种珍宝装上飞机,毫不犹豫地赠送给戏子。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也不是所有的强人都在追捧这位戏子,他的大表哥,弗拉基米尔,就很讨厌他。


至于这哥俩是如何结下的梁子,这个梁子如何发展到拆房子和杀孩子的地步。


洪大硬汉的子孙们如何指责那个戏子,如何追捧弗拉基米尔大表哥,我们就暂时不说了。


我想和朋友们探讨的是,那位威胁用nuke毁了整个世界的大表哥,他自己当真不怕死吗?他老人家当真舍得那几万亿美元的家业,舍得那伙辣妹子克里沃诺吉克?舍得亲生娇女罗佐娃?





我怎么就不觉得呢?


另外,坊间传闻,美国和欧洲将很多戏子和名媛们视若珍宝,据说能使人返老还童的肉毒杆菌加入制裁出口商品名单,为什么要对这玩意儿下手呢?


我想啊想啊,还是找不到答案,希望我的朋友们能多少给我一点点提示。


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位大表哥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多年前就做了拉皮手术,好像还割过眼皮,这一点,倒是和300多年前那位拂去衣服尘土、披上貂皮大衣跪拜的洪大硬汉的脾性有些相通之处。


反正,我觉得,洪大硬汉子孙们口中的这位普硬汉,大概率而言,他比我们更怕死。


所以,nuke冬天,不会来的;天下太平的那一天,也不用等太久太久。


所以,看惯了秋月春风的我们,该遛娃遛娃,该跳舞跳舞,该置办房子置办房子。


顺便交代一下,我本人就住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叫做蒙特利尔的500平方公里的河心小岛上,每天忙忙碌碌,做该做的事情,写该写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