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加入乌克兰政府军和加拿大、美国等军队,图啥?

今年这个斋月,对于乌克兰穆斯林来说,可能是最难以释怀的。每天都有各种各样令人揪心的画面,就不用我来码字叙述了。马里乌波尔被炸成废墟的房屋中,就有不少是乌克兰穆斯林的资产。被各种冲击波、子弹、弹片、倒塌的墙壁、飞舞的石块伤害的人中,就有太多太多的穆斯林。

在这次危机中,乌克兰近二十五万穆斯林很齐心地站在乌克兰政府一边,将妇孺送到比较安全的地方避难的同时,他们中的年轻人,或者拿起武器上前线战斗,或者在社区起早贪黑做义工,照顾伤员,维修器械,清理道路。

战争一开始,乌克兰数位著名穆斯林宗教长老就通过自己的Facebook账号号召全部穆斯林为乌克兰的主权和自由而战。这些长老们说,在乌克兰,穆斯林受到的尊重,远比在俄国好太多了,乌克兰政府从来不曾把穆斯林当外人,从来不曾做过伤害穆斯林的事情。


关于乌克兰的穆斯林战士的故事,等局势稍微缓和缓和,我再系统向朋友们介绍,今天,我还是聊聊加拿大和美国军队中的穆斯林战士吧。

首先,我们来聊聊穆斯林在加拿大社会的融入。

总体来说,穆斯林在加拿大社区的融入程度比华人更高,他们几乎没有如华人这样集中居住,形成比较封闭的、如唐人街这样的小区的现象。在选举中,他们活跃于各种党派,似乎没有很明显的派别倾向,而我们华人社区则普遍比较偏爱保守党。

加拿大总共有一百多万穆斯林,占全国人口的3.2%,其中参军入伍的有不到一千人,占加拿大军人总人数的1%,与华人战士人数差不多,但是华人却占加拿大全国人口的5%。

虽然穆斯林士兵在加拿大军中属于少数族裔,但他们参军的历史却很悠久,在军队中较高军衔的军官也比较多。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就有22名加拿大穆斯林士兵参战,其中,祖籍新加坡的在Battle of Hill 70战役中牺牲的23岁下士Hasan Amat最为出名。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只要有加拿大人参与,就有穆斯林军人慷慨前往。他们在历次战争中的表现都相当好,每一位穆斯林战士的名字都记录在加拿大军事档案中,作为军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永久保留。


在中东和中亚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中,加拿大穆斯林都有所参与,而且表现相当英勇。

与华人社区相似的是,现在的加拿大穆斯林从军,主要走的是入读各类军事院校,也有很多人先以后备役的身份入读普通高校,毕业后成为正式军人,在军队中从事各类专业技术工作。要知道,加拿大军队是全球专业化程度最高的军队。

当然,在被派往乌克兰从事军事教官工作的加拿大军人中,也不乏穆斯林的身影。

与华人社区的另外一个相似之处是:加拿大的穆斯林社区也很热衷将孩子送去参加童子军训练。

在穆斯林军人比较集中的部队,加拿大军方也专门配有伊斯兰教神职人员(Imam),主持穆斯林军人的正常宗教活动。


加拿大政府和民间也毫不怀疑这些穆斯林战士的忠诚,当然,这种信任也是他们自己挣来的,是用一百多年的时间证明给加拿大这个大社区的。

加拿大这个高度去中心化的多元社会,也正是这些穆斯林兄弟最珍视的。这种高度多元、高度包容和高度自由的社会,其实对所有少数族裔来说,都是他们值得用生命来捍卫的。

与华人社区的另外一个相似之处是,作为少数族裔的穆斯林各民族,其实参军入伍的比例还是偏低,与人口占比有着较大的差距。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加拿大政府一直在鼓励穆斯林参军,让穆斯林老战士利用各种场合现身说法,推动穆斯林兄弟加入加拿大军队。


其次,我们来聊聊美军中的穆斯林战士。

穆斯林加入美军的历史,比他们加入加拿大军队的历史要早一百多年。

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就有穆斯林加入华盛顿将军麾下军队的记录。

后来的美国南北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的所有美军参与的战争,包括两次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国穆斯林都是军中作战最英勇的战士。

现在,美国各军事单位中服务的穆斯林总人数大约有六千多人,大部分是作战人员,也有一些后勤服务和专业技术人员。

相对于在加拿大参军服役的穆斯林,美军中涌现的作战典型人物更多一些,譬如2004年在伊拉克战死的巴基斯坦裔战士Humayun Khan。


正式因为Humayun Khan地穆斯林身份,后来特朗普推行针对穆斯林国家移民限制的政策的时候,很多穆斯林站出来激烈反对,其中就包括Humayun Khan的父母亲。他们说,尽管歧视仍然存在,但是,穆斯林还是愿意为捍卫美国价值观流血牺牲。也正是因为Humayun Khan的影响,特朗普的那个政策很快就草草收场。

虽然美国社会政治理念的多元对这个国家各种思潮和政策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但是,总体来说,对穆斯林的信任还是精英们的政治正确,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教育机构创建以Humayun Khan等穆斯林战士命名的奖学金。去年,美国华人Eric Jang就获得了弗吉尼亚大学Humayun Khan奖学金。在获得一大笔现金资助的同时,这也将成为这位华人学生未来深造或者求职过程中的亮点。


在军官阶层,美军中的穆斯林表现也相当突出,比较典型的是Douglas Burpee。这位上校是南加州大学的高才生,长期在海军服役,连续开了27年的武装直升机。

因为穆斯林战士的突出贡献,美军专门为穆斯林战士设计了新月形徽标,用不同的颜色标注各个军种,以便于军中同袍在饮食等风俗习惯上给予最大程度的尊重和方便。

最后,我们回头再接着聊乌克兰的穆斯林战士们。

对于这次乌克兰危机,为什么乌克兰穆斯林站在了犹太裔总统泽连斯基一边呢?


源头,还是在十年前俄国吞并克里米亚时对穆斯林宗教上层的排斥和隔离,从那时候开始,就有大批穆斯林逃离克里米亚、顿涅斯科和卢甘斯克。

作为少数族裔的穆斯林,对于乌克兰人为主体的国家能将少数族裔人士扶上总统宝座,对于这样一个共同体,他们的好感度一定会高很多。


另外,乌克兰融入欧洲,其实也符合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穆斯林的利益,毕竟,更安全的政治环境,更发展的社会经济,更包容的社区氛围,对于任何一个少数族裔,都是极具吸引力的。

等战争结束,乌克兰穆斯林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毕竟人家也为这份自由流过血,是有功于这个国家的。

我们以前说过,乌克兰战争最重要的结果,是全社会的去中心化,也就是强化了的社区自治,一千多个社区的自主权力会更大,这个胜利果实,也一定少不了穆斯林社区。

到那个时候,蓬勃发展的乌克兰穆斯林社区一定会产生很强烈的溢出效应,对俄国控制或者影响地区的穆斯林社区产生很大的影响,毕竟,得到尊重,努力过好日子,几乎是全人类的共同努力方向。

在本文的最后,请允许我与穆斯林兄弟姊妹们一起祈祷,愿明天太阳升起之前,一切战争结束,愿和平早日降临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