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到窒息的乌克兰的Motyzhyn村,一千多村民和他们选出来的村长Olga Sukhenko

天堂里的乌克兰莫季任村(Motyzhyn)女村长苏肯科,你会原谅那些人吗?

与我们前面介绍的布查(Bucha)相比较,常住居民仅有1000多人的莫季任村(Motyzhyn)太小太小了,小得几乎连乌克兰人都不知道这个村子到底在哪里,小到连维基百科上的配图都是错误的。

然而,这又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村子,大到几乎全世界哪怕有一点点良知的人们都在为这个村子流泪哭泣。

人们为什么要流泪哭泣呢?因为这个村子的村长Olga Sukhenko被入侵的俄国军人灭门,Olga的丈夫被蒙上眼睛后处决,然后被丢入下水井;Olga自己和儿子双手被捆绑在背后,刽子手近距离“行刑式”开枪,被丢弃在村头的乱坟岗。


Olga Sukhenko是1971年10月19日出生在莫季任村的,曾在基辅第127中学就读。

1992-1994年期间,在基辅商学院攻读市场营销,毕业后去基辅水运学院深造,三年之后,获得会计师资格证书。


Olga是一个相当勤劳能干的女士,曾经当过面包师、推销员和幼儿教师。

2002年,Olga被村民选举为村议会书记,2006年被选举为村长。

2017年,Olga以村长的身份,前往俄罗斯Gruzskoe长期护理中心,和两位来自莫季任村的二战老兵联欢,听这两位老战士讲述他们和纳粹作战的往事。

也许侵略者来得太突然,也许并没能预料到侵略者能如此泯灭人性,莫季任村的大部分村民们并没有来得及逃难。消息灵通的Olga也许本来可以全家逃亡的,然而,她们一家人却选择留下来,与村民一起共度时艰。

在俄军完全占领村子之前,Olga利用自己懂英语的优势,不断在社交媒体表达自己对国际局势的看法。

2022年2月23日,她在自己的脸书页面转发了闺蜜Tetiana Mokridi的长帖子,帖子中写道:“我不曾为泽连斯基投票,但是他现在是我国总统。”


这个帖子很长,您如果感兴趣,就在脸书里搜索Olga Sukhenko。如果看到好几位同名的博主,你就选那位胖胖的乌克兰大妈。

在这则帖子里,这位闺蜜Tetiana Mokridi对泽连斯基提出了大篇幅的批评,但是到最后,她说:“当我们的祖国承受攻击的时候,我们只能站起来,一起作战,一同获得胜利......我们一定会迎来和平!”


2022年2月24日,Olga转发了另外一位乌克兰政治家塔基亚娜-谢门诺娃的帖子,那个帖子是号召人们献血救人的内容。

2022年2月25日,Olga发了一段关于难民的两分钟视频,然后又转发了三则关于时政的帖子。

2022年2月27日,Olga发布了最后一则消息:“亲爱的村民们,我们村子里出现了陌生人,大家一定要小心,不要离开自家房屋,保持冷静!”

接下来,这位和蔼可亲的女人再也不曾更新Facebook内容。

侵略者退出去之后,2022年4月2日,乌克兰军警重新进入Motyzhyn村子,找到了Olga一家人的遗体。


据调查,2022年3月23日,俄军士兵绑走了Olga一家,在经过一番酷刑折磨,然后,与其他几位村民一起,被这些战争罪犯枪杀。

然后,已经遇难的Olga Sukhenko一家,以及他们深爱着的Motyzhyn村子,就成了全球各大媒体和自媒体的头条。当然,有些地方仍然习惯性地保持沉默,不过这也完全在预料之中。

关于Olga Sukhenko一家的遭遇,我需要稍微平静一下,回头再接着聊。

毕竟,这一家人是全乌克兰被屠杀的成千上万平民中很具体的案例,我们永远也不该忘记。

我们来聊聊莫季任村(Motyzhyn)。

这是一个相当美丽的村子,如果不曾经历战火,现在正是遍地花开的时候。

村子里里外外都有大量的花田,基辅大都市很多花店都从这个村子进货。


这个村子属于大基辅地区的布查社区(Raion),在基辅西面45公里处。

村子很小,占地面积4.43平方公里,人口1011人,邮政编码是08060,电话区号是+380 4578。


村子呈现辐射形状,有点像中国古代武器中的方天画戟。

朋友们还记得我前面聊布查的时候提到的布查河吗?莫季任村就是布查河的源头。

村子里有4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村子中间是莫季任村公交车站,车站的东边是一所学校。

这个村子里还有两处户外运动中心、一家体育馆、一家加油站,一家便利店,一家科教中心。

村民主要通过种地或者提供各种服务来养家糊口,也有些居民仅在这个村子里居住,开车去邻近城市上班。

这个村子属于大基辅地区的布查社区(Raion),在基辅西面45公里处。

现在我们回头聊聊Olga Sukhenko一家。

这一家人的不幸遭遇,当然不会触动那些人形动物们。那些家伙,不是凶手,就是帮凶,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占多数。

侵略者的暴行,还是激起了国际社会的愤怒。在利用各种场合严厉谴责战争罪犯的同时,很多国家的人民敦促自己的政府为乌克兰受难的人们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当大大小小的凶手们被绳之以法的时候,他们会忏悔吗?

我想不会的。

我就用Olga的闺蜜Tetiana Mokridi2022年4月4日发布在脸书上的一则长长帖子最后的两句话,结束这篇短短的文章:

Eternal memory to the heroes! Death to the enemies!

We will not forg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