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出的社区Griffintown

March 10, 2014

 在蒙特利尔,有两个已经不复存在的老社区——Griffintown and Goose Village。这两个社区曾经位于蒙特利尔市中心西南部,老港的西面。现在,这里成了蒙特利尔市西南区Pointe-Saint-Charles社区的一部分。

但是,在19世纪,这里曾经是几千爱尔兰移民(大部分信奉天主教)的安家之所,其中大部分人用他们的双手建成了今天的维多利亚大桥、市内外铁路线、北电大厦等建筑物。

今天,这里的居民已经与19世纪的情况大不一样,Griffintown and Goose Village完全成为了一个多族裔社区。尽管如此,爱尔兰社区还是诉求将这里作为北美爱尔兰人的故乡之一加以保护。

如果没有早期移民的艰苦劳动,就没有蒙特利尔今天的繁华。Griffintown and Goose Village这两个老社区正是前辈移民打拼的见证。因为食物缺乏,环境恶劣,疾病流行等原因,很多爱尔兰裔天主教徒都死于非命,幸存下来的主要定居在魁北克城和Griffintown and Goose Village。

今天,在维克多利亚大桥附近的一块黑色岩石,就是人们纪念这些前辈的寄托。战后重工业的崩溃与Lachine 运河的断航,都使得这两个社区成为本地最贫穷的社区。到今天为止,这里还是低收入人群的主要聚集区。

政府和社会各界也在努力改变这个社区的现状,对这里进行改造和建设。但是,拆迁、土地平整、环境规划等成本费用都不是在短时间内解决的,所以,一些重要工程和大型项目一直延误不决。现在,让我们先对Griffintown做一个大致的了解。Griffintown曾经是蒙特利尔市中心偏西南一带居民区的俗称。

从1820年到1960年期间,这里的主要居民是爱尔兰移民和他们的子孙。在地理位置上,这里曾经是Lachine运河北部St.Ann小区的一部分,这个小区北部以Notre-Dame街为界,东面是McGill街。在1840年建设城市轨道交通之前,这里曾经是蒙特利尔老城最早最大的延伸社区。词源Griffintown的名称来自人民Mary Griffin。

1799年,Griffin从Thomas McCord企业获得了这片土地。1804年,这位女士聘请测绘师Louis Charland将这片土地重新划分,并且规划了一些街道。Griffin的丈夫Robert先生是一家肥皂厂的业主。在经营自己产业的同时,1817年 ,他又加盟蒙特利尔银行,成为该银行第一位雇员。

 

历史

Griffintown最早的居民是十九世纪爱尔兰裔普通移民劳工,他们大多没有一技之长。这些移民前辈来这里开凿运河,建设工厂,建造维克多利亚大桥,铺设铁路,还参与了蒙特利尔港口的建设。这个爱尔兰裔社区主要集中在St. Ann天主教教堂附近居住。这座教堂是1854年建成开放的,位于当时的McCord (现在的 Mountain Street)大街与Basin大街的街角。这里有一处叫Gallery Square的地方,这个地名取自Gallery兄弟:本地最大的面包商John Daniel Gallery及其兄弟、蒙特利尔市议员Daniel Gallery,后者还是本地学校专员、国会自由党议员。

二十世纪初,这里的爱尔兰人逐渐被犹太人、意大利人、乌克兰人、法语族裔移民等替代。从1941年开始,爱尔兰人就成为这个社区的少数族裔。从1950年开始的战后经济萧条使这里的人口大量减少。

从1959年开始Lachine运河的航运地位也大大降低。1962年,Griffintown被称为“轻工业”社区。进入60年代之后,很多工厂被拆除,为Bonaventure Expressway(现在的10号高速公路)和停车场腾地方。1970年,St. Ann教堂也被拆除,变成了现在的Parc Griffintown-St-Ann公园。

在这个公园里面,有几段St. Ann教堂的地基仍然清晰可见。公园的长椅正式教堂内长椅的位置。到1971年,Griffintown的居民只有810人。1990年,这一带改名为“Faubourg des Recollets”,有一些老社区遗迹被保留下来,成为本地文化遗产的一部分。现在的Cité Multimédia和McCord Museum.就是建设在老社区废墟的地基上的。

 

文化

Michel Régnier曾经以这里1972年的社区生活为主题拍摄了一部电影。影片中使用了老Griffintown的档案照片,以及几位老居民的访谈录。这部影片主要表现了这个社区的全貌,历史沿革,以及居民的日常生活。

2003年,Richard Burman制作了一部名为Ghosts of Griffintown的纪录片。在这部片子里,开头先讲了一个妓女Mary Gallagher的故事。据说,这位妓女在1879年被虐杀之后,每七年都会来到William大街上寻找自己的头颅。接下来,以一种隐喻的方式,电影讲述了这个社区本身的命运:正如那位被害的妓女那样,Griffintown社区自己也只剩下灵魂还在而已。Alan Hustak还写过一本书,书名为《The Ghost of Griffintown》,详细地讲述了Mary Gallagher凶杀案的细枝末节。Lisa Gasior也曾经发起了一个名为Griffinsound Project的运动,通过步行的形式来纪念这个社区。

 

无头妓女Mary Gallagher的传说

蒙特利尔这座城市不仅仅一浪漫著称,同时也以灵异见长。除了一些都市传说故事之外,在曾经车水马龙的Griffintown,还流传着一个人尽皆知的故事——无头妓女Mary Gallagher鬼魂游街串乡。

故事可以追溯到1870年6月26日。两个女人Susan Kennedy与Mary Gallagher在一家酒吧内痛饮威士忌酒。这两个女人都靠卖身为业,Griffintown行政当局对她们都很了解。天逐渐黑了,一位名叫Michael Flanagan加入酒局。推杯换盏之间,Michael Flanagan对Mary Gallagher大献殷勤。酒后,三个人上楼,进入Susan Kennedy的公寓——William街242号。

在Susan Kennedy家里,三个人继续喝酒。Michael Flanagan一直和Mary Gallagher玩到第二天凌晨还没有离开。Susan Kennedy醋劲大发,同时对同伴独享客人极为不满。

也许因为钱财方面的原因,两个妓女激烈地争吵起来。酒醉而失去理智的Susan Kennedy随手抄起一把利斧,劈向Mary Gallagher,后者当场死亡。Susan Kennedy仍不解恨,继续狂劈Mary Gallagher的尸体,将Mary Gallagher肢解。楼下的住户感觉不正常,于是向警方报案。警察到达现场之后,震惊之余,逮捕了Susan Kennedy与Michael Flanagan,并且指控他们谋杀。

这个案子发展到最后,Michael Flanagan被无罪释放,而Susan Kennedy于1879年12月5日被判绞刑。之后,死刑又改判为16年监禁。奇怪的是,同年12月5日,人们在Lachine 运河发现了Michael Flanagan的尸体。在Mary Gallagher被杀七年之后的同一天,Griffintown本地居民报告说,在Murray 和William两条街的拐角处,有一位无头女子游荡。

很多人相信,这是Mary Gallagher的冤魂。又过了7个年头,人们在此报警说看到了无头女鬼。官方关于无头女的报告一直持续到1928年,而民间得传说一直流传至今:每隔7年,Mary Gallagher就会来这里游荡。

随着岁月的流逝,Griffintown的居民逐渐把每年的6月27日称为Mary Gallagher日。2005年6月27日,罗马天主教牧师Rev. Thomas McEntee做法,超度Mary Gallagher的灵魂。

本地居民和灵异学说爱好者们都等待着无头女重现在Murray 和William街角,但是,无头鬼魂并没有再次出现。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