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爪爷传奇 - 第十二章 - 送别

October 10, 2015

山城堡虽然名为城堡,但是,与河西走廊很多古堡并不一样,是不是人工建设而成,也无从考证。有人说是,这山头城堡形状是天然形成,也有人说,这是古代人的军事工程,是古长城的组成部分,更有人说,这是神仙福地......
  城堡所在的大土山为一个八岭八沟的独山,山顶塌陷,最中间有一个泥火山,从一个泉眼不停地往外喷涌泥浆,在离泉眼大约五丈的距离,积水成为直径为十丈左右的水潭,水潭里的水从来不会把整个山口涨满,也从来不曾干涸。
  无极道和毛爷的军队之间的这起事件,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战役,当然也算不上什么很大规模的屠杀。军队方面的牺牲,只有前往劝降的两位士兵;叛乱信徒方面,一排枪打过来,跑在前面的五六个人立刻倒地伤亡,紧跟在后面的十几个人就吓得尿裤子了,赶紧爬下装死,后面的干紧往回跑,相互踩踏,又死了十几个人,这时候,反应快一些的信徒立刻扔掉武器,跪在地上,举起双手……
  逃跑出包围圈的人也有,但是不算很多,而且很快就被群众控制了起来。真正漏网的,只有六一一个人。他是藏在一个狼洞里面,母狼被枪声吓跑了,剩下四个狼仔子,六一就是和这几只狼仔一起躲过了军队和群众的搜索,连惊吓带饥饿,晕了过去。
  这个家伙是被鸡爪爷和龙爷一顿耳刮子打醒来的,牙齿都被打掉了两颗。他们把这糊涂蛋找到,用毛驴驮回咸水河,藏在地窖里,藏了半个月才放出来。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了,狼爷,这个秦王川最刚强的爷们,被当作这次叛乱的头头,公开宣判处死刑,两个月之后,将被验明正身,枪毙,以震慑那些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反动分子。
  正好,去劝降这些叛匪的那两个士兵,也都是秦王川出来的娃娃,政府暗示,这两个娃娃的家里人可以亲手开枪打死狼爷。
  而这两家人,从来不曾受到过狼爷的恩惠,而且还因为争抢水源与狼爷家的人发生过械斗,但是,他们都不认为狼爷该死,更别说要亲自动手扣动扳机杀死狼爷。
  在高台县、平番县和邻近的几个县游街示众之后,在平番县城西郊庄浪河边的细沙滩上,狼爷被五花大绑,虽然蓬头垢面,但是目光并不呆滞。这位爷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走到河边。在感觉到战士要开枪的一刹那,猛然想起了什么,张开嘴,想说出来,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一颗子弹从后脑射入,从嘴里出来,带着狼爷的体温,落入沙石里面。狼爷脸朝下载倒,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双腿一蹬,憋了三天的一泡屎总算拉了出来。
  狼爷的尸体,是兆龙一个人收的。在距离刑场九里路远的西山嘴上,鸡爪爷和六一两个人已经挖好炉灶,准备好柴草,等了半天,才看见红彤彤的夕阳下,兆龙牵着一头瘦驴慢慢地走了过来,驴子身上驮着的正是狼爷的尸体。
  狼爷的尸体烧得还算顺利。那个晚上风很大,火借风势,加上狼爷身上油脂较多,两个时辰过后,这位爷便火化升天。
  六一一直是跪着干活的,他说这样好受一些。如果不是鸡爪爷告诉他说狼爷其实几个月前自己去绑架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死期,六一早就一头扎进火堆里去,在另一个世界里给狼爷道歉谢罪,求得宽恕。
  在最后一点火星熄灭后,三个人终于熬不住,都睡了过去。
  六一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从来不去见过的地方,蓝色的胡麻花开得漫山遍野,孤零零的狼爷穿过胡麻地,来到自己面前。
  “六一,你是一个好娃,”狼爷捋着胡须说,“我们大家都要听鸡爪爷的话,他是我们的活佛!”
  “可是,鸡爪爷说,我并没有害你,”六一不怕狼爷来勾命报仇,这几天,如果不是鸡爪爷不允许自己做个了断,六一肯定会抢在狼爷前面去过奈何桥,“这是为什么?”
  “你狗日的,听鸡爪爷的,不会有错……”狼爷并没有直接回答他。
  然后,狼爷倒背双手,哼唱着《马五哥》,潇洒得离去,满地的蓝色的花瓣都飞离胡麻地,变成蓝色的蝶子,跟着狼爷远去,和蓝蓝的天空融在一起。
  “起来干活!”鸡爪爷将六一推醒来,“骨灰都凉透了,该看看去了。”
  龙爷还在睡,这位爷心特宽,哪怕天塌下来,也打饶不了他的好觉。
  “娃,看,这就是传说中的舍利子!”鸡爪爷从龙爷的脊梁骨中间摘下两大颗蓝色的、石头一样的东西,“龙爷的修为,不在我之下啊。”
  然后,两个人把骨灰和蓝色石头都装入一个坛子,就地埋了起来。墓穴挖的不是很深,只有三尺多一点点,也没有堆坟头,更没有立碑,因为鸡爪也说了,这样最好。
  鸡爪爷对六一说:“娃,我的寿命只剩下三年了,三年之后,我这七十二条命降同时离开这个臭皮囊。你娃要是信得过我,从现在开始,每年春天,你娃都要老这里栽树,不管能有几颗成活,你都来栽,一直坚持一辈子,然后让你的子孙后代接着栽;同时,每年秋收之后,你娃都要来这里埋粮食,每年都来埋,可以装在坛子里埋,也可以装在袋子里埋,我死之后第三年,老天要大批收人,到时候,你娃就知道你鸡爸让你娃娃做这些事情积德多深;我死四十年之后,你娃也就老了,到那时候,当成为老头的你六一娃看到自己栽种的树木成林,你娃回明白鸡爸的一片苦心的!到那个时候,你娃对狼爸的愧疚,也就完全可以消化掉了,然后,你娃就可以安心地到地下来找我们这些老辈人,我们等着你一起去投胎!”
  “爸,我听你的,你说啥就是啥!”六一诚恳地说,“我信你,就信你一个人!”
  “记住,你不是我的信徒,鸡爪爷从来就没有信徒!”鸡爪爷很严肃地交待,“不要做任何人的信徒,你的子子孙孙都一样,都不做信徒……这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才是毛爷提倡的,也是你鸡我最赞成的。”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龙爷也已经起来,蹲在远处的土坑里面拉屎。这老爷子身体特别硬朗,每天还能吃两碗饭,拉屎也很有规律,不像自己的表兄狼爷,生前经常拉不出屎来,憋得生不如死。
  三个人最后给火化埋葬在这三煞口的狼爷磕了个头,然后将菜刀放在装着半盆水的搪瓷盆里,用刀刃刮了刮手掌,就算和狼爷割断尘世缘分,以后的岁月,阴阳相隔,永不相会,直到大家都在阴曹地府
  鸡爪爷告诉六一,这个三煞口,一般鬼魂镇不住,只有吃了铜豆子的地狼爷能够镇得住。这个地方一旦能够镇住,就成了上上好的风水宝地,风通水畅,山舞云飞,子孙后代都将长命百岁,人丁兴旺,升官发财。
  不出鸡爪爷所料,在接下来的几场运动中,狼爷那几个善良的儿子偷偷照顾了几位被关进牛棚的老右派,以及被打倒下放的走*资*派,在运动结束之后,狼爷一家人都很快农转非,狼爷最小的孙子考上兰州大学法律系,后来又上了北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又去哈佛大学做了博士后研究,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学家,为新中国的民主宪政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狼爷的外孙考入清华大学,专攻艾滋病病毒,带领团队合成了一种新的蛋白质,进而研制成功了一种能够根治艾滋病的药物,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化学奖。这些后话,我们这本书就不讲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到平番县第二中学去问问教历史的脱老师陈老师王老师魏老师火老师张老师他们,他们会很生动得讲述这些掌故,比我写的这些东西有意思多了。
  话题扯得太远了,让我们还是回过头来,接着来听六十年前咸水河发生的那些事吧,虽然不如平番二中的那些历史老师讲的好,但也恳请打家听下去,我尽量讲的有趣些,给我的机会,好吗?!
  不过现在,鸡爪爷的确在找自己的传人。六一不合适,这娃虽然浪子回头金不换,但的确不是修道的料。鸡爪爷最看重的,其实是陈虎的儿子。
  而此时,肉千金(陈宝驹)已经升任团政委,媳妇白兔子(白玉珍)也调动到青海,在部队驻地附近的县继续当副县长,主要从事妇女工作,同时解决了夫妻俩地分居的问题。陈虎也娶了媳妇,两家来往密切,交情越来越深。
  要说陈虎的媳妇,其实就是李歪嘴的遗孀,那位红军婆。在歪嘴死后,这婆娘着实苦了不短的时间,不懂事的娃娃们甚至跑来骂她和孩子,说他们是反动派,应该被打倒然后再踩几脚,永世不得翻身。
  在陈虎回到咸水河老家看自己的几个弟弟的时候,由鸡爪爷做媒,龙爷下聘礼,陈虎娶了张翠翠,把这娘俩接到部队上做随军家属。陈虎对这个婆娘很好,除了因为同袍遗孀的因素之外,陈虎也是从心底里喜欢这婆娘。说句不要脸的话,在歪嘴哥没死之前,陈虎就已经惦记上这位当时还是嫂子的婆娘了。要知道,陈虎可是做贼的出身,惦记什么的毛病,可不是那么容易治好的啊……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