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六十一章 骆驼战争


找茬还不容易?游牧部落领地之间界限并不是很明显,有很多重合的地方。这个冬天,蒙兀族五十头骆驼进入与塔塔尔部落重合的领地后在也没回来,冰雪开始融化的时候,几个蒙兀族部落的人去塔塔尔部地去寻找,在一个塔塔尔部落的骆驼群里找到了那些骆驼,其中一多半还生了小骆驼羔子。塔塔尔部落只愿意让蒙兀族人赶走成年骆驼,而不愿意放弃骆驼羔子。   孛儿只斤和完颜蒲剌夫妻带着一百多族人,骑着快马,将扣留骆驼羔子的那个塔塔尔部落连人带牲畜全部抢了来,转手卖到女真部落。俘虏的塔塔尔牧民当了女真的矿工,牲畜成为金国军队的资产。   塔塔尔部落联盟首领乌兰喀台动员了五千武装人员进入蒙兀部落联盟领地,也抢劫了一些人口和牲畜,卖给了南边的党项人。虽然党项人很快就将那些蒙兀族人送到了他们的部落联盟首领那里,可这正是孛儿只斤和完颜蒲剌想要的机会。   蒙兀人纠结近万装备精良的女真人,杀气腾腾进入塔塔尔人的领地,漫不经心地一个一个扫荡塔塔尔人的部落,劫掠人口和牲畜,兼并领地。   塔塔尔人暂时不可能与如此庞大的军事力量抗衡,一边向东北方向退却,一边派人向宗主国----大辽国----求救,大辽国三个主力团在春兰的率领下向西进入塔塔尔人的领地,女真人和蒙兀人停止西进,敲诈勒索了塔塔尔人一番,抢掠了一些人畜,便回到自己的领地上去了。   派到辽国南京的间谍穿回来消息,春兰之所以亲自来金州请求金国出兵东进威胁辽国,就是为了应对辽国少壮派官员们呼吁裁军的请愿。只要金国展示有能力再次进攻辽国,军队就不能裁减,军方不容许箫家以外的人插手。再说,军费并不从大辽百姓的税收中支取,那些想剥夺箫家父女手里兵权的人,更加恼恨箫富贵一家人。   箫富贵家族与完颜家族血脉相连,辽国大权握在箫富贵家族的手里,完颜家族是放心的,不必担心西征的时候被人从背后袭击。   西征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出征的路线,一路上的物资耗费和补充都已经制定了好几套方案。   本来石头希望先学着后世袁老师说的那样,让金国首脑给回鹄首领毕勒哥写封信劝降,可是,这个建议被金兀术否绝了:“夺人家的牛羊,抢人家的土地,灭人家的社稷,这些,如何在信里写?”   金兀术虽然把石头当作亲信,但是对于石头的很多做法并不理解和赞成。譬如说优待那些抢来的或者买来的人,以及那些从辽夏宋三国“借”来的重刑犯人,给这些人婚配,让他们像牲口一样配种生娃,这勉强也算一个好主意;让那些人吃好住好,以免生病或者流行瘟疫,这也和养牲口差不多,防止牲口生病也是牧人应该做的。可是,这些人养这么长时间还不干活,这也太不像话了。   现在去攻打一个国家,要人家感恩戴德的将人民和土地双手奉上,这现实吗?还是直接带兵过去,打几个漂亮仗,打服了,那时候投降过来了也就安心了,反叛的可能性也就降低很多。   兀术指挥阿里率五千轻骑兵快速攻占西州回鹄的北庭城。北庭是一座几乎不设防的城池,阿里大兵一到,守将皮尔逊就带着金银财宝向高昌逃跑。阿里很顺利的进入北庭,清查府库,安抚百姓,让商家继续开门做生意。   于此同时,老将军完颜银术率领一万步兵带着攻城器械包围了回鹄国的西州城。   西州城距离金国比较近,回鹄将全国一多半的兵力放在那里,而且警戒比较严密。   间谍们早就将这些情报报告给了金兀术,金兀术让完颜银术在城外挖土修筑高台,利用缓坡上横铺的木头,将巨大的投石机推上去。   经过一天一夜的投石机进攻,西州的城墙被砸烂了好几断,城里距离城墙比较靠近的房舍也被砸坏了不少。   围攻西州的这些金兵很善于使用器械,又用投石机砸了三天,几乎摧毁了西州城所有的防御设施,守将查赖尔和很多回鹄兵卒也被巨大的石头砸死,城中军民放弃反抗,献城投降。   攻破北庭和西州的金军在完成任务后,只留少许部队维持治安,主力立刻向中军靠拢,与金兀术亲自统帅的两万重骑兵会师后直逼高昌城。   兀术没有包围高昌城,在距城半里处安营扎寨,然后派人用床弩和投石机一起对着高昌城射击了两个时辰,便让将士们收拾器械回营休息。   此时,斥候来报,北庭被东卡拉汗国派来的三万援军占领,现在这股军队正在往高昌方向快速移动,估计晚上就能到达高昌西北面的大沙沟。   兀术立刻命令部队放弃营寨和所有的重型器械,全军轻装向大沙沟方向运动,两个时辰后到达大沙沟,让轻骑兵和步兵占领有利地形,重骑兵准备成十八个千人方阵迎着东喀喇汗国军队缓缓行进。   东喀喇汗国军队以骆驼重兵为主,轻骑兵为辅兵器以弓箭,长枪和弯刀为主。重骑兵机动都和防护能力都超过了金兵,轻骑兵这冲击力很强,也不弱。这些情报,石头向兀术大叔唠叨过很多,兀术大叔不放在心上。   兀术所依靠的,是进军重骑兵的近战能力和勇猛,这一点,两军一接触就显现出来了。   东喀喇汗军统帅尤苏夫让骆驼重骑兵居中,马队轻骑兵压住两侧,全队连接为一个整体前进,在距离金军一百步的时候朝天呈四十五度角仰射,箭雨落到金军中间,倒也造成了一些伤亡,但是金军并没有出现慌乱。   射完所有的箭,尤苏夫命令轻骑兵从两侧向金军两侧迂回,骆驼骑兵开始冲锋。   金军的箭是在两军相聚四五十步的距离平射过来的,很多箭是对着东喀喇汗国重骑兵人畜的眼睛瞄准发射的,很快就将冲在最前面一排中的骆驼重骑兵射倒。   两军在一瞬间就胶着在一起。东喀喇汗国将士们用长枪和弯刀等利刃攻击,这明显是重骑兵对付步兵和轻骑兵的打法,并没有对金军将士造成很大的损失。   金军大多用的是铁锏,巨斧,铁锤和狼牙棒等重打击武器,很快就将东喀喇汗国方阵前面两排勇士的护甲砸坏,造成不小的人员伤亡。   但金军这些重武器很消耗体力,这一点很快被东喀喇汗国统帅尤苏夫看出来,于是命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顶住,没多长时间,金军就有些体力跟不上了,挥舞起来重武器的冲击力量也小多了。   这时喀喇汗国的轻骑兵已经绕道金军后面,从后面三五成群沿着金军重骑兵方队的边缘疾驰,寻找战机同时给金国骑兵增加心里压力。   两军正在混战的时候,喀喇汗国军队后面突然一阵混乱:完颜蒲剌和孛儿只斤率领五千蒙兀健儿出现在尤苏夫不希望他们出现的地方。   但是,尤苏夫毕竟是百战名将,立刻指挥重骑兵放弃金国重骑兵,企图在轻骑兵的掩护下包围蒙兀牧民组成的半军事化武装。   蒙兀勇士们立刻向敌军两翼疾驰,绕过敌军两翼迂回到了金军重骑兵这边,配合金国重骑兵冲击东喀喇汗国迂回到金军后面的轻骑兵,一直降这支一万多人的轻骑兵逼进大沙沟边缘地带,杀伤了一大半后,残存的全部溃逃,埋伏在山里的石头抓了好几百俘虏。   东喀喇汗国重骑兵也不慌张,一部分人指挥骆驼前腿下跪,骑士从骆驼身上跳下来,很快将骆驼背上驼着的小型投石机安装好,以大约七十度的仰角向金军发射蘸了油的石球,然后又用脚弩向金军发射火箭。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You can place your order by telephone or e-mail.

Monday

12:00-17:00

Tuesday

10:30 - 17:00

Wednesday

10:30 - 17:00

Thursday

10:30 - 17:00

Friday

10:30 - 17:0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