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第六十四章 盲井

October 17, 2019

   完颜兀术决定分三个行动小组完成这次下井任务:成鳞带一组,春兰带第二组,石头第三组。
  看到石头和春兰要争抢第一组,兀术立刻说,这是皇帝的旨意,大家只能遵守执行。
  因为所有的金国人都不愿意下矿井,春兰决定使用自己带来的辽国使团人员执行任务。这些人虽然不是萧家的死士,但是对萧家父女非常信任。
  春兰找来使团中的木匠,做了一个大风轮和十来个小风轮。大风轮在洞口转动了两个小时之后,兀术让所有的人每个人带着十几个吹大的猪羊尿脬,开始进入矿洞。
  春兰有拿出两副眼镜,分别交给兀术父子,告诉他们这是老奶奶亲手制作,专为探索地下设计。
  这个矿洞是沿着最富的矿脉斜着往下挖掘的。洞壁上还有不少黄金颗粒。完颜成麟携带一个小型风轮,带着二十个人先进去,每五步留一个人,很快二十一个人就全部进入矿洞,传出话来,说一切平安。
  春兰让他们守在原地不动,自己带着一个小型风轮,带领二十多个人进入矿洞。
  在洞内大约一百米的位置,春兰与成麟相遇,两个人短暂交流了几句,春兰让成麟转动风轮。然后,春兰带着二十多人继续往前走,仍然每隔五步固定一个人,又行进了一百多米,还是没有到洞底。春兰驾起风轮,开始往里面吹风,同时往外带话,让石头的第三队人进来。
  石头进来之后,春兰并没有遵守在洞口的约定,而是安排了一个亲信操纵风轮,自己和石头一起带着第三组继续深入。
  又前进了一百多米,矿洞还是没有到底的意思。春兰让人将第三个风轮安放好,向里面吹风,自己和石头继续往里面走。
  “阿姐,你不觉得奇怪吗?”石头突然发现一种比较反常的现象,“这个矿洞越往里面深入,光线越好,看东西越清楚。”
  “早就注意到了,”春兰说,“而且,空气也越来越好。”
  “戴上这个。”春兰拿出两幅矿工眼镜,命令石头戴上一副。
  石头乖乖戴上,“奶奶对阿姐真好!”
  “是,奶奶说,必须戴上这护具才可以下矿井探查。”春兰自己戴好后,好好检查了石头眼镜,两个人往前走去。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石头和春兰的面前豁然开朗,好像走出了矿洞,来到一片空旷之地。
  这一片空旷之地,上空居然有星星,地面上也有山有河。
  他们也看到了好几百金国装束的人,在朝着一个地方观看。一边看,一边还大呼小叫。
  石头看到前面似乎是宋朝的开封城,百万大军正在围攻这座中原大都市,而守卫这座城市的人,并不是宋国人的打扮,更似金国人的打扮。
  进攻这座城市的大军装束很像蒙兀人,那面金黄色大旗下面的骑马将军,有点像完颜蒲剌的丈夫。
  城市很快被攻破,攻城方开始屠城。到处血肉横飞,火光冲天。
  石头觉得自己的眼球在往外冲,下意识地想抬手去掉眼镜揉揉。
  “别!”春兰抓住石头的手,“不然会变成瞎子!”
  醒过神来的石头左顾右盼,看到几乎所有围观的那些人眼眶里面都空空的,眼眶里面的血已经干了,眼珠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完颜成鳞也带着眼镜进来了。不过,他似乎没有很强烈的好奇心。确认这些无眼人正是先前被派入洞内的囚徒,工匠和士兵之后,立刻催促石头和春兰组织众人回洞口。
  春兰赶紧将一个如行尸走肉般的无眼人的手塞到完颜成鳞的手里,成鳞拉着那人慢慢往回走。
  接下来,春兰又将所有这些无眼人的手拉在一起,由完颜成鳞牵引着往矿洞外面走。
  如同后世电影中湘西赶尸一样,这些麻木的人相互手牵手慢慢向洞外走,行动是那么的僵硬,石头不由得开始害怕起来。
  还是春兰心理素质好,体力也比石头强健,一直很沉着地安排众人撤退,还抽空给在洞口守候的兀术大叔写了张纸条:“一切安好,撤出”。
  等最后一个无眼人出去之后,春兰取出一面小铜镜,对着前面的战场照了几下,很多带血的小球体慢慢飘了过来。
  春兰用眼神命令石头往回走,拉着石头的一只手,也开始挪动脚步。
  两个人跟着最后一个无眼人往外走,飘来的球体中间有一对自动嵌入那个无眼人的眼眶,又有陆续几对球体嵌入前面几个无眼人的眼眶内。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等石头和春兰走出洞口的时候,他们看见,几乎所有无眼人的眼眶内都不再那么空洞了,虽然仍然有血迹,但是并不那么令人恐怖了。
  等所有人都从矿洞里出来,春兰命令手下填死洞口,又栽种了一棵枫树。
  “金州所有的山河草地都应该封为金国圣地,可以只可以放牧和鱼猎,不可以修路,不可以架桥,更不可以开凿矿山!”春兰严肃地说,“否则,大金国将万劫不复!”
  然后,春兰又命令夏国使团成员给这些被引导出矿洞的人眼镜上蒙纱布,然后才让守卫的金兵交给警戒线外面等着的那些女人们,嘱咐他们不要着急拆除亲人的眼罩,等三天,在弱光下慢慢拆除,然后再慢慢适应自然光线。
  看到几乎所有下矿井的人都基本平安出来,兀术大叔终于松了一口气,告诉手下人:“一切都遵照箫春兰将军的指示办!”
  第二天,金国皇帝就下诏:停止所有的建设,将众人曾经失踪矿洞所在的那一大片区域设为禁地,任何人不许进入。整个金州地区不允许开矿,不允许修路,不允许使用土石建设。矿工们一律迁移到回鹄和东喀喇地区与当地人混居,在西域寻找新矿山开采。
  这个诏书稳定了所有人的情绪,逃亡的女真和蒙兀部落都开始回迁,逃亡工匠和矿工也慢慢回到各自女人的炕头。
  女真贵族们自然知道那些人在矿洞里面看到了什么。那些人虽然一直神智不清,言语混乱,但是他们所看到的,都被完颜阿骨打的遗孀用文字和图画描述了下来,兀术看完立刻就烧毁了。
  兀术这个白战名将,以前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可是,母亲描绘的这些景象,的确令他汗毛都直立了起来:金国灭亡辽国,攻占山东山西陕西河南,赵宋南迁......数十年之后,蒙兀统一草原,灭西夏,灭金国,然后灭宋国......中原文化一蹶不振,永远不再有宋朝的繁荣与自信!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得没错!”兀术叹了一口气说道。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女真加速与蒙兀人,契丹人,喀喇人,回鹄人和党项人的混合,很快将金国这几个大一些的民族熔为一体,在各自保留信仰和民族个性的基础上,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民族:金族。
  金族所有部落都形成了一个共识:南方遥远的开封,是金族的好运之城。金族可以去那里经商,留学和和定居,一定要努力保护那座城市,万不可刀兵相向!
  石头辞别金国君臣,与春兰率领的辽国使团一起,前往夏国,准备接上爱江母子,去辽国南京与父亲箫富和两位母亲团聚,然后一家人去开封玩耍,为夏国和辽国的鞠球队呐喊,坐在奶奶亲自督建的剧场里看歌舞和喜剧演出,再去春兰和候爷创立的股票交易所炒炒股,那才是神仙生活啊!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