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地十五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October 17, 2019

回到侯家集,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石头便早早起床,骑一个大叫驴去村子外面转悠。在一个高坡上面,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搭建了一个简易窝棚,在这个窝棚里面,有一窝小狼刚刚出生,这一窝小狼的母亲,就是这个狼家族的狼王。狼王正在给自己的狼崽子们喂奶,附近还有几只不同大小的狼,呲着牙,发出呜呜的威胁声音。

    石头在旁边稍微坐着看了一会儿,丢给那狼王一些肉骨头,可是那狼王不敢吃,但是眼神却温和了不少。

    石头离开着一窝狼,继续往前逛游,一群黄羊从警觉地跑开,几只旱獭探着头东张西望。

    沿着水边,又走了大约十几里路,日头已近升到头顶。

    冬天,晒着暖暖的太阳,石头感到很舒服;看着眼前还没有结冰的湖面,以及湖边白茫茫的芦花,石头觉得应该抒发点什么,于是高声唱起了在后世放羊时总唱的歌曲。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了她的帐房

    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

    好像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抛弃了财产

    跟她去放羊

    每天看着她动人的眼睛

    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愿做一只小羊

    坐在她身旁

    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

    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

    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石头将每段的最后两句都重复唱了两遍,最后那句最后两个字努力将提高了八度,洪亮而厚重的声音拉得很长,石头觉得这是自己穿越以来最放松,最舒坦的一天。

    “真好听!”熟悉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再唱一遍!”

    石头回头,看见春兰坐在自己身后的石头上,怀里抱着两只毛茸茸的狼崽,身边还蹲坐着十几头成年狼,其中一只还用石头舔春兰的耳朵。

    这个场景可把石头吓了一跳。

    同时,石头也不好意思起来。不过,既然有人喜欢听自己唱歌,石头感觉也很好,于是又唱了一遍,只是最后两个字怎么也唱不上去了。

    “我试试!”春兰将小狼崽教给身边的狼王,战起身,扬起头,高亢而柔美的声音响了起来。每句歌词头一个字加强了力度,后两个字的尾音稍微拐了几拐,没断后两句重复时又加了些起伏变化,全部歌曲最后两个字最后一次重复声调提得更高,拉得更长......石头觉得,春兰如果去参加星光大道,一定会大获成功,只是可惜老毕离开......

    “唱得还过得去吧?”春兰抚摸着一只狼的脖子,笑眯眯地问石头。

    “姐姐唱得比我好听多了!”石头由衷地赞叹。

    “今日你第一次叫姐姐,我还有点不适应,你还是直接叫春兰,这样更习惯一些。”春兰有些扭捏起来。

    “说说吧,这到底是咋回事?”石头指着旁边的狼群问。

    “这你不用知道。”这丫头拒绝得很干脆。

    也许觉得这样可能太伤石头的自尊心,春兰又补充了一句:“你很快就知道了。”

    这时候,水边的芦苇丛里飞起一大群鸟儿,狼群立刻竖起了耳朵,呲牙,呜呜地叫叫,围着春兰转圈儿,用身体推春兰,用嘴吊春兰的裤脚。

    石头的大叫驴也叫了起来,声音里满是惊恐。这头驴平时胆子很大,刚才见到两次狼群,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紧张。

    春兰立刻警觉起来,从腰间刀鞘内抽出弯刀。

    石头也感觉到危险,持张弓搭箭,向芦苇乱动的方向瞄准。

    伴随着一阵嘶哑难听得吼声,一头斑斓大虎从芦苇丛中跳出,直奔石头的驴子扑了过来。

    石头立刻发射了一箭,箭尾的羽毛擦着老虎得头皮飞过,飞入被老虎踩踏倒的芦苇丛里。

    没等石头第二箭射出,那老虎已经扑到大叫驴跟前,大叫驴张开大口咬向老虎,老虎往旁边纵身跃开,跳到驴子后面,驴子两条后腿同时跃起踢向老虎,又被老虎闪开。此时,春兰的刀也劈砍了过来,那老虎还是闪开了。

    老虎成功地闪避开了两个人加一头驴的攻击,却没有闪避开一群狼的进攻,头狼咬住老虎的脖子,另外几只狼咬住老虎的四肢和腹部,老虎上蹿下跳,好不容易才摆脱附着在身上的狼,回头看看大叫驴,不甘心地吼叫着,向芦苇村退却。石头的第二支箭已经搭好,只是没有发射出去。也许是因为引而不发更有威慑力,也许是因为怕再次射偏,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石头自己也说不上来。

    那老虎皮很厚,似乎没受什么伤,不紧不慢地穿过芦苇荡,趟过一片湖水,到了另外一边,抖了抖身,消失在远处的丘陵之后。

    “那丘陵后面有一窝小老虎。”春兰很肯定地说。

    石头走进芦苇丛,找回自己刚才射出去的箭,常常地出了一口气。

    狼王也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几个狼崽,安慰那几个小家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春兰豪气万丈,打了个唿哨,远处沙梁后面扬起一片尘土,一匹白底黑斑大马奋蹄而来。

    春兰跳上马背,沿着湖边奔跑而去。

    石头也爬上大叫驴,让大叫驴跑起来,可还是眼睁睁看着春来一人一马消失在沙丘后面。

    不过,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一些负责巡查领地的狼带着石头,还是绕道到了居延湖的对岸,顺路还射了两只野兔,一只野鸭子。找到了春兰的花斑马。

    石头也从大叫驴背上跳下来,再次搭好弓箭,慢慢向沙丘后面搜索前进。

    眼前这一幕,石头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疯丫头居然一手抱着老虎头,一手拿着一颗牙齿,回头对石头说:“这家伙得了蛀牙!”

    那大老虎似乎睡着了,几只小老虎还在吃奶。

    “天哪,”石头嘴张地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不告诉你!”春兰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走吧,它很快就会醒来。”

    然后,春兰抓过势头的皮囊,从里面拿出几片肉干和肉骨头,放在老虎嘴边。

    “入了虎穴,也不得虎子呀!”石头将刚刚从湖边射来的一只野兔也放下,向春兰开玩笑,“要不,带一个虎崽子回去养养玩玩?”

    “你敢?”春兰真冲石头瞪起了眼睛。

    石头过去抱住春兰:“你说我敢不敢?”

    春兰身体微微一动,轻轻掰了掰石头的拇指,很灵巧地摆脱了这愣小子:“我永远是你的姐姐!可以不这么称呼,但是不能不尊敬。”

    石头也为自己刚才的莽撞赶紧找台阶,不过也是心里话:“我当然尊重姐姐,有时候,甚至当妈一样......”说完最后半句,石头如释重负。自打离开赵大娘,一直被春兰管着,心里还真多少把这位大姐姐当母亲了。

    “当真?”春兰却并不打算罢休。

    “当真!”石头只好顺破下驴。

    “冲你这后面这半句话,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过不是现在。”春兰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几只狼,两个人,一批马和一头驴,不慌不忙地回到狼王守护狼崽的地方,将一路上捕获的野兔和飞禽赠给这个狼群一大部分,然后,说说笑笑,慢慢往村子里走去。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