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三十七章 几斤几两

October 17, 2019

不喜欢打仗的石头,看了父亲,继母和三个姊妹写来的求援信,还是忍不住与妻子薛爱江一起,求老丈人薛元礼,干爹李察哥带自己找皇帝李承乾,将家人书信呈上去。

    “王子有何打算?”等所有人都看完信,皇帝直接问石头。

    从这些信的格式和称谓来看,虽然与一般家信有些相似,但文气却更像中过进士的老儒。

    与箫石头不同的是,这些人的儒学修养都很高,很快就看出这是辽国权贵耶律大石的行文风格

    看来,这个锥子已经脱颖而出了,这个秘密武器藏不住了。想到这里,李承乾轻轻叹了一会一口气,然后又恢复了常态,沉默片刻汉字后,幽默地问石头:“吹牛王子此次东去,单人独骑?”

    石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可不想单人独骑去辽国,倒不是怕,重要的是,现在这个身价,丢不起这个人。

    “我大夏国的确丢不起这个脸面!”皇帝李承乾说,“但是,我们也不能与金国撕破脸面,这事可如何是好?”

    石头也知道,金国已经派遣使者与夏国接触了,许以重利,诱惑夏国坐山观虎斗,坐视辽国灭亡。

    “陛下可将萧石头削去官职,这件事情就好办了,”大学士薛元礼接过皇帝的话茬:“只要将夏军衣甲旗帜换作辽军的装备,问题就解决了。”

    “此计可行,兵部刚刚为辽军赶制了五万骑兵的兵器甲胄马具等装备,可以立即换装。”晋王捻着钢针一样的胡须说:“可让李良辅率领五万铁鹞子,自带粮秣,下月出发。”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李良辅就是石头、春兰和爱江上次南下处理狼灾回来的时候被裹入一个骑兵兵营里见到的那个满脸刀疤的大爆牙将官李剑虹的叔叔,是在宋夏战争中累计军功升为将军的。

    “打仗我外行......要不这么着,让李将军率部进入辽国,一切行动由李将军随机决断,进攻防守,对峙还是撤退,全由李将军做主。”石头心里清楚,与这些从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军人是不容易相处的,再说自己也不会带兵,尤其带成千上万的火爆脾气大头兵,管他们吃喝拉撒,亲眼看他们残肢乱飞,死在自己眼前,这个心理承受能力,石头自知还没有。

    “吹牛王子真打算单人独骑去会辽国太师耶律大石了?”晋王觉得这干儿子有些狂妄。“现在你的小命可不仅仅属于你自己了。”

    “陛下说得没错,咱们所有夏国人的性命都不只属于自己,石头不敢单人独骑,只要带百十位侯家集族人同去,去了也不为打仗,只是为了劝说我爹娘姊妹来夏国避难,摆脱金国人和辽国人的纠缠也就行了。辽国只能自救,我们救不了辽国。”石头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辽国的兴亡,虽然与夏国的利益密切相关,但自己几斤几两,石头心里还是有数的。

    “也只好如此了,将你家老丈人和新媳妇也都带去吧,也不要着急回来,慢慢想办法,实在不行就强行劫持,让铁鹞子接应。”皇帝的目光里充满了坚毅,“你不仅不能罢官,还要升官,暂为都兵部御史身份,以押运卖给辽国物资的理由,去燕京。”

    晋王还是不放心,也不征求任何人的意见,硬性安排李剑虹率领一百名铁鹞子直接听命于箫石头。

    就在皇帝和晋王调兵谴将准备东征的时候,石头回到侯家集,在热闹的牲口集市前面的广场上,将大部分在家里的族人着急在一起,说了要征募一百位族人与自己一同辽国,很可能要参与对金国的战争,有危险,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去。

    石头说完这些然后散会,回族长办公室等人来报名。

    结过,几乎所有没有出远门的族人们都来了,这怎么行?最后好不容易才说服大家回去等着,选找谁,雪山和阔海会通知他的。

    雪山和阔海很了解每个族人的特点。根据石头的吩咐,选出来由厨子,裁缝,屠夫,马车夫,铁匠,木匠,牧牛人,猎人等组成的一个百人队。

    正好,李剑虹也率领自己一百弟兄,每人配备了三匹马,其中一线战斗人员六十人,四十名后勤保障人员。

    石头也没客气,吩咐剑虹将族人编入队伍训练了二十多天,便将这些新兵编入队伍,吸收了二十人进入一线战斗,其余全部编入后勤保障部队。

    爱江怀孕了,石头这次远行不能带她一起去,便交给丈母娘操心照料,自己和老丈人爷俩,带领着二百卫队,押着一百驾装满盔甲,帐篷,衣服,粮食和饲料的大马车,缓缓向东,进入辽国境内。

    李良辅已经在大同城东北方向远处的大漠边缘的山谷里驻扎了下来,每天派出去大量的斥侯侦查,一些斥侯遇到了从大同西南方向进入辽国的石头的车队,远远陪同车队行进很长一段距离,然后才回去汇报。

    辽国在这里的统治已经差比较多完全瘫痪了,地方官和老百姓都大量逃亡,很多原来很热闹的村庄都成了狼窝。现在,大部分狼被春兰召唤到东北面的辽中京大定府,留下的狼都很胆小,嗅到人的气味便跑远藏匿起来。

    走了一个多月,车队总算到了南京。

    此时,金军已经攻占了中京大定府,来自北方的雇佣军,来自南方的梁山好汉和摩尼教徒掩护大定百姓南迁之后,进入北方大漠边缘,相互配合,与金军打起了游击战,发展了若干块根据地。

    春兰从夏国带来的一百骆驼砲兵扩编为一千人,也还完整驻扎在燕京西郊,与辽国最后的机动部队操练配合战法。

    这支机动不对由六千骑兵,六千长枪兵,六千弓奴兵,六千梨花枪兵组成。

    除了这两万多机动人的机动兵力,辽国在南京四周的咽喉要道和关塧分散驻扎了十几万多军队,其中包括天祚帝耶律延禧带入夹山的两万多人。

    宋朝皇帝和大臣们最后还是没有能够克制住贪婪虚荣之心,集结军队,囤积粮草,调遣将领,做着攻取他们心目中燕云十六州的准备。

    而此时的金国军队,一部分留在燕京东北方与辽国重兵防御营寨对峙,另外一部分,大约两万人,来到他们先前侦查和算计全辽国的兵力之后判断没有设防的辽西京大同府的城下,随时准备攻城。

    这样,本来兵力就捉襟见肘的辽国,不得不从北方抽调一大部分主力部队到南方边境,加强对大宋的防御。

    石头的车队进入燕京城的时候,刚好赶上耶律大石等拥立耶律淳登上辽国皇帝大位。于是,石头让随行队伍中的文士临时写了一份贺表,也不管是不是应该加上夏国皇帝的印玺,连同一百车物资的清单一起,递到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的衙门里,然后,将二百多随员安顿好,换上乡下人的装束,脸上抹了一把黑泥,一个人步行去父亲箫富贵的府邸。

    去箫富贵府邸道路,石头早就提前走过一遍,那个地方距离辽国新皇帝的皇宫很近,是一个三进的大院子,与侯爷在大同附近庄园的规模差不多,算是燕京城里的豪宅了。

    箫府的家人看到一个乡下小子来敲门,还以为是北方来的难民讨一口饭吃,拿了一个胡饼递到石头手里,让他到不远处的城隍庙凑合一个晚上。石头于是硬往里面闯,那家人还真拦不住他,只是把石头的袖子撕破了,石头正要大吵大闹,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闹够了没有?”

    “还没开始闹呢......“石头回答。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