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三十九章 为什么

October 17, 2019

石头终于病倒了,这是穿越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病得最重的一次,浑身时而烫得如烙铁,时而冷得如冰棍。辽国皇室派太医来过,萨满大巫师也来过,从开封高价请的杏林高手来过,连夏国快马送来的西域名医都来过,可是,石头的病还是不见好转,整日昏迷不醒。

    昏迷中,石头梦见了自己的后世母亲箫淑贤。

    箫淑贤与箫富贵是同一个村子里一起长大的。据说,五百年前好像还是一家人,两个人的先人都是在明朝从江浙一带经山西大槐树辗转到了甘肃,先定居在红城子一带,后来一支迁入甜水溪开荒繁衍,一直到石头他们这一代。然后,村子逐年萧条破落,直到石头出发去宁波谋生那一年,村子里只剩下了两家人,而且都是老人......

    梦里,石头感觉到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已经小学四年级了,有一个秋天,病得起不了床,那时候还不禁止村医输液,母亲不停地搓手脚,父亲给端屎端尿,连输液的村医都说,娃娃,真羡慕你有一对好爹妈呀!

    爷爷说,对待娃娃,要有一颗菩萨之心!

    石头觉得,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菩萨,他们肚子里装着的,都是菩萨之心......

    病中的箫石头,感觉到身体似乎慢慢变得越来越重,重得似乎要压破地面,沉到地下去,沉入万丈深渊。

    于是伸出双手,大声叫喊:妈妈,妈妈,救我......

    终于抓住了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这双手将自己从深渊中拉了出来,为自己擦去满脸的泥土,石头很想睁开眼睛看看。

    眼睛,睁开了,可是眼前的一切都模模糊糊地,而且没有颜色。石头有些失望,又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头觉得身体似乎变轻了,眼皮也有力了,于是睁开眼睛。

    “我的妈!”石头真的看见了自己后世的妈妈:深眼窝,蓝眼睛,长而翘起的睫毛,高高的鼻梁.自来卷头发......

    看着坐在床边,慈祥地看着自己的这位四十多岁女人,石头怀疑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来到了阴曹地府,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这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亲生母亲箫淑贤!

    “石头,醒来啦!”箫淑贤温柔地说,“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挺过来的。”

    “妈,这是哪儿呀,阴曹第府吗?”

    “不是阴间,是大辽国的皇宫。”

    “大辽国的皇宫?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就只有你这娃娃会穿越吗?”

    “你也穿越了?也到了辽国?”

    ”对,我和箫富贵都穿越到了辽国,我还比他早到一年多。”

    石头想问母亲,既然都在辽国,而且就在同一座城市里,为什么父亲箫富贵的夫人却是方若兰,而不是你箫淑贤?

    为什么你箫淑贤会在辽国皇宫?

    为什么我也会在辽国皇宫?

    为什么?

    ......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随着一个有些沙哑的嗓音,一个高大的身躯走进这个房屋。

    “淳,这是何必呢?”箫淑贤想组织那个男子。

    “淑贤,你说过,明年我就要死去,后年你就要被耶律延禧杀害,现在不说,就没机会说了。”那人很坚持。

    箫淑贤沉默不语。

    “石头,听你妈妈说,你们原来的那个世界,人们都拿一个类似这个时代大臣们上朝所持的笏板一样的东西,用两根拇指敲击便可以著书立说,是不是真的?”

    石头点点头。

    那人拿出一块木板,上面从左向右横排写着几行简体字:

    “姓名:耶律淳

    庙号:宣宗

    谥号:孝章皇帝

    陵墓:永安陵

    政权:北辽

    在位: 1122年三月—六月

    年号:建福, 1122年三月—六月”

    石头惊愕地看着母亲和这个男人。

    “这就是我,大辽当今皇帝耶律淳,如果不是淑贤闯入我的生活,几个月前,我就已经死了。”那男子不紧不慢地说。

    “你母亲穿越重生,魂魄附着于我那病逝的妻子身上,在林中巨木中醒了过来,被一位萨满巫师救回府上。那时候,虽然捡了半条命,可也卧床不起长达半年,她只能继续住在我的王府,由我亲自医治照料......”

    耶律淳说,箫淑贤病愈后便坦诚自己不是以前的王妃箫淑贤女,而是一千年后的农妇箫淑贤,尽管相隔一千年的两位箫姓女人音容笑貌一模一样。

    石头还没有忘记,后世的箫淑贤甚至上过一所三流大学的专科政史系,还当过中学教师。有一年,学校军训,箫淑贤班上三个男孩子与教官打架,挨了一顿打的学生在被逼退出军训跑去兰州失踪,其中两个人的尸体在下游被人打捞上来。

    从那之后,箫淑贤便开始精神失常,不适合再上讲台了,丢了工作,回老家务农,照顾一家老小。

    母亲也还喜欢讲课,学生只有四个人:石头的爷爷,奶奶,爸爸和石头自己。母亲最喜欢讲的就是两宋历史,尤其擅讲长辽金史。

    耶律淳说,听了来自一千年后那个世界的这位箫淑贤的女子的经历,的确很长时间不能适应,后来看到王妃画出很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尤其那些奇谈怪论,自己才开始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

    再往后,箫富贵带着从南方得来的妻子和三个女儿,当着耶律淳的面与箫淑女相认,这对后世的夫妻,表现得都很平静,接受了这个有限尴尬的身份,各自融入了新的家庭。

    因为富贵和春兰的努力,大辽国北方土地沦陷推迟了一年,金军也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占领区又遭到很多起义契丹人和辽国雇佣军游击战困扰,已经暂时没有能力继续南进了。

    在石头生病期间,在西京大同府方向的那支金军,遭到了打着辽国旗号的夏国军队从侧后方的突袭,夹山方向又出兵截断了金兵后路,大同守军又出城会战,那两万多金兵全部战死,夏国援军也损失大半,进入大同府休整待命。

    耶律淳还说,春兰领导的春江艺术团,吸收了很多来自辽沦陷区的灾民。那些灾民用一种叫做话剧的形式,向大宋君臣讲述金兵的残暴与凶悍。春兰甚至在大宋各地散布留言:辽亡,宋比亡!两任大宋皇帝必将为金军所掳,押往黄龙府,受尽折磨与屈辱,坐井观天。

    现在,大宋权臣童贯已经查出留言的来源,将所有春江艺术团成员抓捕入狱,只有李师师还比较自由,春兰不知所踪,吉凶未卜。

    尽管如此,流言并非但没有被制止,反而越传越广,内容也越来越离奇:大宋被金国灭亡,只有一位皇子得以逃脱,被金国四皇子搜山捡海追击,甚是狼狈......

    也许因为这留言,宋朝集结在宋辽边境的宋军没有一点战心,统帅们甚至偷偷与辽国边军沟通,向辽国军民赠送粮食帐篷等物资。现在看来,南方可望暂时的太平......

    石头静静地听着,没说一句话。

    信息量太大太大,变局太多太多,石头的思维跟随不上去。

    这么说,父亲箫富贵和母亲箫淑贤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穿越重生人士,还是有希望稍微改变一下历史的走向?

    石头的信心开始慢慢恢复。

    但是,打仗的事情,石头还是没有兴趣。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赶紧养好身体,回夏国,带领夏国使团,去大宋捞人,那些被童贯关进牢狱的人中间,有很多侯家集的族人。

    “妈,我是怎么来到皇宫的?”石头的精神恢复了一些,轻声问母亲。

    “是你父亲和你方妈妈送来的,他们说,只有淑贤可以将你救活。”皇帝耶律淳抓着石头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慈爱和期许。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