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三十五章 人呢?

October 17, 2019

 歌舞团成员分三批去了开封,侯爷的经商收支账本和催促石头快来的信,随着押运大夏国皇家歌舞团从大宋所赚取金银以及所的购买铜铁金属的商队,呈送到晋王的案头。

    “这才去了三个月,就他娘的赚了五千两银子,大宋真他娘的富有啊!”晋王那杀人如麻的粗糙大手颤抖了起来,也许是帕金森综合症的早期表现吧,不过,高兴是真真实实的。

    晋王赶紧进皇宫,将账本呈送到大夏皇帝的案头。

    皇帝还比较能够沉得住气,皇后则很明显地表现出惊喜来:“春兰单干了?还派遣演出团去镇江,建康,苏州,杭州,扬州,甚至泉州?”

    “即便如此,大夏皇家歌舞团收入中属于辽国的那一份,还是应该给她。”皇帝慢条斯理地说,“兵部呈报说,辽国一千两黄金的付款已经收到,第三批军备物资什么时候起运?”

    晋王说,大夏库存的武器铠甲等物资已经消耗了差不多四分之一,这一次就先派人赶过去五百匹战马和三千副马鞍以及六十车粮食。

    “这样以来,大辽武器装备补给充足,只是,能打仗的后备青壮却不是很多啊。”皇后幽幽地叹气。

    “是啊,人呢?”晋王也发起愁来,辽国现在可不仅仅是夏国的舅舅国,还是夏国两个最大的钱爸爸之一,这战争可一定要持续下去啊。

    “石头和爱江一定努力为我大夏国的人丁兴旺努力奋斗!”对于解决辽国兵源匮乏的难题,石头和爱江已经讨论过几次,也想出了办法,可是,石头不愿意将这个办法献给夏国,不能什么便宜全让一家得去。

    “对,为我大夏国的人丁兴旺努力奋斗!”晋王的思维跳跃跨度很大,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用力挥动了一下手臂,做了个砸拳动作。

    几天之后,夏国皇帝颁发了一道旨意,要求夏国境内年满十四岁的男女必须婚配,不然就要支付单身税。女子生养有奖励,不论是婚生还是非婚生,一视同仁。国家扩建居养院(孤儿院),加大拨款,招聘老师给他们教授识字以及各类技能。

    差不多十五岁的石头,自然也是皇帝催婚的人群中的一位,于是找了个良辰吉日,将新娘子爱江迎娶到了居延湖边的别墅内。婚礼场面不是很盛大,不过来参与的人很多,而且来了很多达官显贵,连皇帝陛下都来主持,算是给足了侯家集脸面。

    侯爷放下身段,好说歹说,春兰才勉强接过大夏国歌舞团,将大辽国演艺团留在开封的一部分合并过来,两国演员和各类似技术人员混合,按照每个人的特点,重新分组:欢歌组,悲歌组,离歌组,愁歌组,恐歌组,惊歌组,静歌组,动歌组,病歌组,疗歌组,舞台组,乐器组,服装租,道具组,灯光组,化妆组,财务组,伙食组,联络租,医疗组,创作租,接待组等。

    因为工作量增大,春兰也吸收了大量开封本地勾栏瓦舍的艺人,以及青楼和妓馆的大腕明星,其中就包括李师师。

    李师师的加盟,最直接的效益,就是将大宋皇帝陛下邀特殊贵宾包厢,促成了大宋皇族的入股加盟,歌舞团也改了名:“春江歌舞团”,大宋皇帝说这名儿好,有唐风。

    歌舞团运作越来越好,赚来的真金白银一车一车往西北方向运,虽然有宋辽夏三国官方的庇护,但是毕竟路途遥远,还是发生了几次意外,损失了好几车的金银,虽然大夏国皇帝没说什么,晋王千岁可就差点拔刀杀人,要知道这位王爷已经嗜财如命了,这可是正正当当,干干净净的钱啊!

    偏在这个时候,薛元礼来说,箫石头不愿意接受礼部侍郎的任命,理由是:本人不适合处理同僚关系和来往公文。

    “告诉那个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头,这官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接受这个职位,他不需要来衙门里打卡上班,不需要处理同僚关系,更不需要处理来往公文,他还继续做逍遥吹牛王子!”晋王,还补充说,夏国皇帝和皇后比他石头自己还了解他,不想将他埋没于文山会海之中。晋王还转述皇帝和皇后的话说:“做了夏国的官,甚至不妨碍箫石头一家随时离开大夏国,甚至不妨碍箫石头薛爱江接受大宋大辽甚至金国皇帝的封官赏赐!”

    听老丈人痛哭流涕地讲完这些,石头狠狠地抽打自己的脸,骂自己混账。薛元礼父女俩赶紧拉住,老丈人说:“娃娃,不可打呀,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脸,是我整个大夏国的脸啊!”

    丈母娘也被皇帝感动地泪流不止。这位纯朴善良的大妈,虽然不是爱江的亲生母亲,却从小将这个失去母亲的女儿拉扯大。日子过得苦的时候,经常自己挨饿受冻,却让女儿吃饱穿暖。

    石头和爱江说要觐见皇帝皇后陛下谢恩,于是,薛元礼和李察哥带着小两口进了皇宫。

    此时,石头越发觉得,大夏国皇帝的宫殿如此简陋。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兴庆府里建一座与后世北京故宫一样的宏伟宫殿建筑群,让大夏国的影响力不输于大宋和大辽。

    “王子可是有了新的富国方略?”这位皇帝陛下现在可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皇帝了,刚刚还给辽国使者承诺了一万辆银子的无偿援助......可是,谁会嫌钱多呢?

    晋王和大学士都愣了一下,不是说好来谢罪吗,怎么又扯到发财上来了?

    石头也没想到皇帝会有这一问,看来,如果不再拿出点私货,今天这一关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了。

    是啊,人家是皇帝,每天从早忙到晚,吃不好睡不安,图啥?一个吹牛小屁孩的道歉,人家贵为天子,完全可以当作放屁。再说,按照后世宫斗剧的设计,人家不见你,让你一直觉得心亏,不是更好吗?

    “我没啥大的主意,倒是我老婆想了一个解决金银安全运输的办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行。”石头本来与老丈人商量好用“下臣”“拙谨”,“策”等文言词藻,现在觉得那样太假,连皇帝陛下都在说近似后世的大白话,也许是受那些偷自后世的流行歌曲影响吧?

    于是,爱江娓娓道来:大夏皇家向全天下募集基金,发起成立一个名为“中华银行”的机构,在大夏,大辽,大宋,西域各国,甚至大金,朝鲜,安南等境内广设分行,总行内设大金库,分行设小设金库,利用西夏高超的印刷术,印刷连大宋和大辽皇家都无法复制的纸钞,同时设计印刷大额金银汇票......

    李察哥和薛元礼都是当世顶尖理财高手,但此时思维却跟不上爱江的解说。然而,皇帝陛下却似乎完全理解了其中的奥妙,等爱江说了放贷,担保,保险等措施,皇帝陛下尽然向石头夫妇鞠躬作揖道:“此一揖某代全天下商旅官民谢尔,箫侍郎伉俪万不可辞!”

    这皇帝太真诚,胸怀太宽广......

    石头太感动:真是知音啊!

    如果不是爱江用脚尖轻轻踢了一下,石头差点就把本来只给春兰的好主意也倒腾出来给了这位当世最精明的皇帝。

    不过皇帝李承乾还是注意到了石头夫妻脚底下的小动作,只是装作没看到而已。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