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三十八章 刺客

October 17, 2019

姐姐!”

    春兰瘦了一圈,皮肤黝黑,但是一双大眼睛还是那么清澈美丽,石头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往前扑去。

    “算你这个哥哥还有良心,没忘了冬梅。”

    拥抱的架势已经拉开,硬收回去会伤害冬梅的,石头只好抱住这位他也说不上来是姐姐还是妹妹,长得像极了春兰的姑娘。

    “石头哥哥,”夏青也跑了出来,两年不见,这小丫头也长大了,也长成了一个true copy的春兰。

    那箫府家人自然早就听春兰说起箫家大少爷在西夏混得风声水起,入大夏皇宫就跟进逛集市似的随便。这一年以来,虽然辽国国运越来越衰败,而箫家混得却越来好,不论再开封,兴庆,还是燕京,都能吃得开。在辽国人看来,这都是箫富贵大人的功劳,但这家人却知道,箫大人的富贵,一大半来自春兰大小姐,而大小姐的后面站着的,正是眼前这位衣衫褴褛,满脸黑泥的大王子箫石头。箫富贵现在也被封了王,与石头后世金爷的“天龙八部”里面那个名叫箫锋的大侠在辽国的官一样:南院大王。

    “管家叔叔,别傻愣着,快去通报夫人。”冬梅帮助那仆人从惊愕和不知所措中出来。

    其实,已经有别的仆人进去通报了,方若兰一身素白从里面走了出来,石头赶紧下跪,乖乖地叫了声“妈”,当然不是很自然,有点像后世女婿称呼丈母娘的味道。

    若兰也瘦了,老了,虽然皱纹不是很明显,可是却多了不少花白头发。

    虽然与这个后妈没有很深的感情,但是自从上次一家人齐心大战狼群之后,石头已经从心底里接受了这个长辈,所以此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我儿,让老娘等得好苦好苦!”抓着石头壮实的肩膀,方若兰的眼泪先流了下来,但还是控制住了情绪,“都娶了媳妇,还像小孩子一样搞恶作剧,人家叫你吹牛王子,倒也不无道理。”

    继母说起吹牛王子,石头才注意到夏青手里拿着一本“吹牛大王历险记”第二卷,这一卷讲述主角海上冒险的经历。

    石头开始不好意思起来,抬起右手抓挠起后脑勺来。

    突然,三个黑衣骑士如风驰电掣般到了冲萧府方向冲了过来,几个人跑到距离石头大约五十步远的地方,张弓就射。

    还是方若兰眼尖,将石头一把推倒,有踢飞了管家,俯身躲闪,一支箭呼啸着插入石头后妈的头发里面,扯下一片头皮,钉在门口的拴马桩上,冬梅也将夏青扑倒在地。

    主仆几人赶紧冲入院内,关上厚厚的大门,门上很快就叮叮咚咚地响起了箭头撞击门板的声音。

    仆人们上了门闩,拿起棍棒给自己壮胆,门外却又是一阵人喊马嘶,好像在厮杀。

    萧府的主母满脸血迹,叫人拿来一把弩机,安装好弩箭,顺着仆人搬过来的梯子爬上墙头,只看了一眼就射了出去,紧接着就听见有人从马上摔下来的声音。

    石头虽然很少见到死伤场面,自己家里人受伤,还是第一次亲眼见。看若兰如同魔鬼般的样子,石头被深深地震撼,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付。

    石头可真后悔了,真不该瞎胡闹,耍小屁孩游戏,让仇家钻了空子。

    仇家?谁是仇家?

    石头将穿越以来认识的所有的人都梳理了一遍,始终想不起来得罪过谁,好像自己不管到哪儿都在学**做好事,的确不应该有仇家呀。

    “这娃,现在身居高位,辽国又如此复杂,以后切莫如此,出门一定带上护卫随从。”枪尖上还在往下滴血,箫富贵大步流星进入家门,埋怨石头。

    石头本来就很愧疚,一边给继母裹头,一边向全家人道歉:“是石头不对,以后再也不敢了。”

    “若兰,很疼吧?”富贵接过仆人递过来的湿棉布擦巾,轻轻擦拭妻子脸上的血迹,很关切地问。

    “这点伤,与儿郎们在战场上的死伤比较起来,不会算什么,为妻没那么娇气。”方若兰硬气地说。

    “石头,为父的义兄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和太师耶律大石亲自去馆驿找你而不得,就猜到你可能便装出行了,太师手下今日抓了一个西域刺客团成员,通过各种手段得知,这些任行动的目标竟然是我儿石头......“箫富贵大概介绍了一下情况。

    箫富贵让石头赶紧随他回馆驿准备一下,带上薛元礼和李剑虹,去太师府,有紧急军务要事相商。

    方若兰赶紧催促仆人将饭食端上来,商量军国大事,很可能又是一个通宵。在那个氛围下,可能大家连喝水都顾不上。

    这箫家团圆饭,吃的是方若兰和两个女儿亲自包的饺子,上午就已经包好,等着衣锦还家的石头。这种面皮包肉馅和蔬菜的食品,在大辽国,会做的人并不多。

    石头吃得很快,吃了三大碗,满嘴流油。方若兰看着儿子如此能吃,似乎忘记了伤痛,满足地笑着。

    吃完饭,方妈妈让石头沐浴更衣,这位妈妈可不能接受自己儿子如此狼狈落魄地去见辽国做高长官,说不定还要觐见皇帝陛下,那就更不能失仪了。

    进了洗浴室,进入了一个安静的环境,石头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

    待会去见的那些大辽国的大佬们,能说什么呢?会像方妈妈这样问自己吃了没有,媳妇儿属什么的,啥时候抱孙子这些事吗?

    如果不问这些,那只能问军国大事了。

    “军国大事,就凭我这个小屁孩,能怎么样呢?按照后世穿越里的男主们一样,献上大计大策,制造火绳枪燧发枪,用火枪方阵破金国骑兵?切,开什么玩笑!”虽然没有上念过很多学,没读过很多书,可是脑子并不糊涂。

    现在,女真兴起,金国处于上升时期,金国灭亡辽国,几乎占领辽国全境,谁能当得住?穿越者?

    也许吧。亲生父亲箫富贵不就是个穿越者吗?而且,后世的箫富贵还差点考上大学,有当过特种兵的特殊经历,还亲自在血与火的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文武全才,来到大辽之后,虽然也遇到贵人,也受到重用,也忠肝义胆,可是面对大辽的衰落,起到作用了吗?

    春兰曾经给石头讲过箫富贵训练的梨花枪阵,实际就是几百年后西洋火绳枪的雏形,弄根铁管,后端封死,绑在短矛头部,管子上面开个小孔,放根捻子,从管子前端添装火药和铁砂,让士兵在长枪刺猬阵的保护下对骑兵发射弹幕,就像后世八国联军对付僧格林心的蒙古铁骑一样。

    可是,后世的火枪战法,是在西方哲学,科学和艺术等启蒙之后兴起的工业革命的基础上,在君权专*制被削弱,民*权成为共识的条件下,才主见成了气候的。现在,没有这些基础和条件,热兵器替代冷兵器,不是痴人说梦,还能是什么?

    不错,父亲箫富贵,得到了辽国高层的支持,初步试制出了类似火绳枪的大杀器,火神枪兵的规模也勉强达到了五千人,可是这五千人能挡得住几十万训练有素,战将如云,战法灵活多变,而且后勤供应充足的金国军队吗?能避免辽国灭亡和北宋灭亡吗?

    “不能!”石头对自己说。

    既然不能,何必再去见这些辽国大佬呢?

    既然没必要见,又以什么理由拒绝呢?父母姊妹可都在人家手上,自己也投入了人家的罗网,人家又把自己当作救星......

    石头这时候可真在埋怨春兰这个IBM(International Big Mouth“了,干嘛告诉这些大佬那些事情呢?

    “埋怨有啥用,还得想辄!”泡在温暖的水里,石头无意识地拨弄着水花。

    “对,就这么干!”石头突然想起后世一部宫斗剧中,四爷为了辞掉皇帝老子的一个差事,大冬天洗冷水澡的事。现在虽然还没到冬天,可是天气已经不暖和了,洗冷水澡一定会没病找病。

    对,没病找病!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