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二十二章 要钱要兵要老公

October 17, 2019

春兰和爱江两个人使了个眼色,过来将石头掀翻,脱掉衣服,好好地虐待了一番。

    寒冬腊月,三个人都满身是汗,石头自知不敌,不停地求告,两位姐姐这才饶了他。

    三个人穿好衣服,正准备牵着马儿回村子,却看见周围几只狼已经趴在黄土丘上,看他们刚才的表演许久了。

    石头、春兰和爱江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在这些被人类叫做畜生的家伙们眼睛里,这种事情虽然不能如吃肉喝水一样平常,虽然也只有那些在群体中地位很高的成员才能享有的权利,但是却不值得大惊小怪,在狼的世界里,没有“扫黄”这个概念。既然如此,大家何必那么虚伪呢?

    春兰和爱江都发出狼特有的呜呜声,几只最健壮的狼靠近了过来,石头从横搭在马鞍子后面的口袋里取出几片肉干,丢给那几只狼,然后坐下来等着这些即将成为好朋友的动物过来,相互熟悉气味。

    爱江已经完全学会了春兰与狼**流的所有诀窍,抚摸一只母狼耳朵的后面,用各种声音与狼交谈着,嘱咐它们注意保护自己的群体和领地。那些狼也告诉三个黑水人,这里有过陌生狼的气味,最近的一次是从东南方向来,不过入侵这很快就被驱逐出领地了。

    晚上回到村子里,房东说两位军爷来过,带口信说晋王千岁让他们尽快回兴庆府,但是没说是什么事情。

    于是,三个人又大炕同眠了一个晚上,诸多亲热,自不必过多描述。

    会兴庆府的一路上,石头,春兰和爱江三个人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驯着野狼,唱着高亢有力的军歌。

    三天之后,三个人都出现在老王妃面前,老太太看着又黑又瘦的两位女孩子,心疼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不停地埋怨石头不知道心疼人。

    石头又讲了一段《吹牛大王历险记》,将大家逗得大笑,晋王也回到家里。

    晋王心情很好,说皇帝陛下已经批准将“前进前进前进”那首歌作为西夏军队的军歌,各地夏军之将对应的军种名称稍微做一下调整就可以了,譬如将“铁鹞子”更换为“神臂弓”、“步跋子”、“六班直”、“泼喜军”、“擒生军”、“撞令郎”等。皇帝陛下要亲自学唱这首歌曲,要石头、春兰和爱江稍作准备,随晋王入宫见驾。

    晋王府的条件比乡下好多了,即使冬天,石头他们三个也可以好好泡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梳理好头发。

    石头喜欢夏国的发行,头发少一些,好打理。要不是为了融入这个时代,他更愿意后世的寸头或者光头。

    石头暗自想:如果找人给自己剃个标准的党项发式,穿上蓝色圆领窄袖袍,皮带束腰,在蹬上外套毛牛皮内衬毛毡的冬季靴子,耳垂上再烫眼,戴上巨大的耳环,变成正宗的党项男子,春兰和爱江会如何想呢?

    恶作剧还是算了吧,这两位骨子里都很在意男人的汉家衣冠发式,尽管口头上似乎并不在意所谓的节烈女德,事关民族大义,她们可不含糊。

    最后,三个人全部扮作儒生,两个女生觉得挺英俊潇洒,石头自己觉的滑稽,一点儿也不利索。算了,就这么着吧。

    因为在后世的电视上见过北京故宫博物院,石头并不觉得夏国皇帝的皇宫很巍峨豪华,甚至比不上后世那些山寨古迹景区的房子漂亮......算了,还是假装惊奇吧,不过可不能入戏太深,做过头,收不回来,会闯大祸的。

    因为不是朝会,夏国皇帝见石头,春兰和爱江的时候,也没有穿龙袍,坐龙床,也是汉族儒者打扮。石头暗自庆幸,幸亏没有剃发,要不然马屁就拍到马蹄子上了。

    爱江的父亲薛元礼也在皇帝身边,听了孩子们铿锵有力的合唱,也不禁击掌赞叹:“歌词直白简练,很适合军旅!”

    这皇帝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用一把连毛笔字压纸用镇尺拍打着节奏,随着几个孩子一起唱,土词清楚,节奏明快,声音也很快就盖过了石头他们。

    很显然,这是一位学习能力非常强的皇帝,记忆力也超乎寻常。自己唱还觉得不够尽兴,举手招呼周围的大臣和卫士们一起唱。

    晋王唱得最为卖力,但是此人也是个戏精,将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既显得洪亮有力,又不至于多了皇帝的风头。

    唱了十几遍之后,皇帝拿镇尺猛地拍打自己面前的书桌,声音很大,众人停下来,不知所措。

    “好让人激情澎湃的军歌!”皇帝说,“能否再献两首军歌?”

    石头于是又唱了父亲箫富贵教给自己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只是临时将“革命军人”改为“大夏军人”。

    “军人遵守纪律,不欺压百姓,善待战俘,的确应该时刻牢记,同时也让百姓放心......的确也是一首好军歌。”皇帝又很快学会唱好,立刻给出评语,然后又看三个年轻人问“接下来呢?”

    石头和爱江微笑不语,春兰抬头挺胸引吭高歌: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心上人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心上人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心上人的问候传达。

    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心上人的问候传达。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心上人情爱永远属于他。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心上人情爱永远属于他。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心上人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心上人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春兰本来就天生一副好嗓子,加上她有意为这首歌增加了几分力量,没一句开头着重强调,使得这首歌曲更加具有阳刚之力。

    最后一句重复的时候,春兰将最后两个字的音调突然拔高,剧烈的穿透力似乎要刺穿所有人的心肺......

    皇帝记忆里太不一般,这么长的歌曲又一遍就唱得和音和律,节奏清楚有力,要知道,节奏是华夏音乐最欠缺的地方,受华夏文化影响很深的夏国贵族,在学习南方邻居的先进文化的同时,逐渐失去了游牧部落原有的许多很珍贵的东西。

    “这首歌居然有诗经的味道,”皇帝似乎看到排着整齐队形的军队开赴远方的情景,“情歌也可做军歌,很有新意!”

    “献了三首好军歌,可使我大夏军威倍增,你们三个娃娃立此大功,直接告诉朕,希望什么赏赐?”皇帝兴致很高。

    “皇帝陛下,小人是辽国难民,族人生活困难,石头希望能够跟陛下借些铜钱,做些生意,尽力使皇帝陛下和族人同利。”石头不想做官,那就只有要钱了,要钱最安全,这一点石头早就算计好了。

    “要钱,爽快,好!”皇帝笑着,“不过没什么新意,朕有些意外。”

    将眼睛转向春兰,皇帝道:“你这百兽之王,要钱还是要官?“

    “弟弟向陛下借钱,如果可以,我想陛下借兵!”春兰也早就算计好,不过,借兵,可不是春兰这种身份的人该提的要求。

    皇帝并没有吃惊,也没有回答,将眼睛转向爱江:“你呢,要钱,要官,还是要兵?”

    “我要石头做夫婿!”爱江大方地说。

    皇帝哈哈大笑:“要得好!赐婚!”

    然后又将目光转想春兰:“你借多少兵?”

    “五十名泼喜军士卒,”春兰似乎看到了希望,抬起头,美丽的大眼睛天真地看着皇帝。

    “好,给你一百泼喜军士卒,”皇帝也不问这孩子要借兵做什么。

    泼喜军是大夏国的机动炮兵部队,总共才两千人规模,是皇帝王牌中的王牌。主要作战方式是将小型投石机安装在骆驼背上,远程投射,杀伤敌人的同时,又能快速转移阵地,具有高度的机动性能。

    “朕答应了你们的所有事情,你们没人也要答应朕一件事情,这样才算公平,君王与百姓互不相欺。”皇帝用威严而不失亲和力的语气说,“至于具体什么事情,我先想想......春兰,朕要你无论如何都好好活着!石头和爱江,朕要你们都活得好好的!哈哈,好好地活着,活得好好的,有趣!有趣啊!”皇帝像个孩子似的,笑得天真烂漫。

    召见快结束的时候,皇帝说:“皇后很想念故乡人,回王府准备准备,去看看国母,故乡人和她说说话,宽宽心吧。”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