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二十章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October 17, 2019

石头一行三人,骑着马,带着三头愿意继续跟随的黑水独狼,向西南方向缓缓而去。

    三个人来到兴庆府南郊孩子被狼叼走的村子里询问,村子里的人说这里就发生了这一次狼袭击人的案子,村民们为此在周围布置了一些陷进,但是只抓住两头瘦弱的母狼。

    三个人向村民买了那两头母狼,春兰和那三只黑水独狼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收服那两头母狼加入己方团队。

    三个人又去了不远处的大佛寺询问,那寺庙就是前不久晋王母妃来礼拜,在回归路上遭遇狼群围攻的寺庙。寺里僧人说,狼群攻击香客的麻烦在这里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并不是很频繁,而且,这些狼紧紧追逐香客戏耍。但是上次攻击老王妃的那几只狼的确咬死咬伤人,现在,那几只狼已经被一小队军士在猎户的帮助下全部搜索射杀。几个本来不攻击人的本地狼群也遭到灭族,现在这里很少见到狼了,狐狸却比以前更多了,不过这些狐狸并没有给这里的百姓带来很大的麻烦。

    三个人在寺庙里住了一夜,偶尔听到他们自己带来的河边独狼的几声嚎叫,反倒感觉夜更加安静。

    醒来后,三个人又发信号集合狼群,向南方又行进了一百多里路,在一孔被废弃的窑洞里凑合了一个晚上,让一头黑水狼守在洞口,其它狼撒出去,三个人喂好马,便穿着衣服睡着了。

    睡到后半夜,窑洞外面狼的嚎叫杂乱起来,又传来很多陌生的狼嚎,守卫窑洞门口的老公狼冲着窑洞里面嚎叫,春兰他们三个赶紧冲出洞口,接过发现,十几头自己从河边带来的狼集中在窑洞前面,呈半圆形护住窑洞和牲口,不远处是数不清的蓝绿光点。借着月光,石头看到,那是不下于五十头的狼群,正在对着自己的十几头狼示威。

    石头,春兰和爱江于是取出神臂弓瞄准射击,一个时辰之后,那狼群损失了差不多一半的成员,终于撤围离去,估计几只最凶悍的头领都被三个人射杀了。黑水独狼带领这一路收服的独狼们追击出很远,在远处找了几孔窑洞钻进去避寒休息。

    第二天,三个人检查窑洞周围,清点死狼,与自家狼**流,发现这些狼似乎并不是辽国和金国方向来的,而是来自大夏和大宋的边境地带。

    三个人终于明白,这些吃人狼实际上并不是外来品种,就是夏国本土狼群,因为吃宋夏战争中死伤士卒而变了性情。很可能,距离两国交战地越近,攻击人的狼群越凶恶。

    那个晚上,骤然便得出奇的冷。因为怀疑前世烧煤取暖而煤气中毒,所以,石头不同意在窑洞里生火,三个人于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相互暖和身体,石头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与平时不一样,也许俩傻丫头也都感觉到了吧。

    其实,这三孩子都早熟,都知道这是咋回事,但是谁也不敢跨出第一步。

    不过,这样胡思乱想也有好处,每个人都觉得不那么冷了。门口那头狼也很冷吧,春兰轻轻将那畜生叫进来,三人都抱着狼的身体,果然很暖和,而且还睡着了。

    次日,石头提议春兰将所有的狼都招呼来,交代一番,然后让它们留在这里,作为好狼种子,撒着这里的土地上,影响那些攻击人类的狼回归理智,以免被人类的军队和猎人赶净杀绝。

    于是,那些从北边来的狼大部分聚集在摇动周围,春兰用吼声和动作告诉它们,留在这里,征服这里的狼群,管住狼群与人类和人类的牲畜保持距离。

    别的狼都表示愿意留在这里,那三只黑水狼却很犹豫,石头和爱江也过去劝说,三头狼才勉强表示愿意留下来帮助北方独狼们征服并且改造本地狼群,但表示将来它们还是要回到居延海边生活,三个人只能表示同意。

    看着那些狼离开村子,三个人在窑洞里放了些食物,骑上马,快步向兴庆府方向急奔而去。

    不能让那三只老狼犹豫,既然说好分手,就要果断一些!

    石头觉得自己有些心硬,却发现自己在擦拭眼泪的时候,那俩野丫头却在傻笑,泪珠子却不停地从面颊上滚落,爱江说:“流泪,并不是怯弱!”

    石头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不吐不快,于是唱起了后世在电视上看到不知哪位歌手原唱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虽然没有乐器伴奏,但是因为发自内心,石头觉得,堵在心头的那些东西终于被吐了出来,浑身酣畅淋漓。

    其实,唱这首歌根本不需要乐器,嗓音也不需要修饰变化,只要唱出一种崇尚自由的意境就足够了。

    那俩野丫头听就得如痴如醉,泪水流得更急更汹涌。听完最后一句,沉默片刻,然后,常常地出气。

    远处传来熟悉的狼嚎,那声音里面,有不舍、埋怨,更有决心和鼓励,三个人都用狼嚎来回应,然后,天地间一篇寂静,三个人放慢马步,不急不慢地向兴庆府进发。

    “王子,你嗓子真好!”薛爱江满脑子都是石头的歌声,“可否教我?”

    石头又变得腼腆起来,用手挠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来教你!”春兰的音乐细胞出奇得发达,这种曲调单一的歌,她听一遍就能唱得比石头在中国好声音节目上听到的更专业,更动情,更割舍不下。

    春兰连着唱了三遍,一遍比一遍唱得苍凉而有力,又把薛大学士的千金小姐唱得泪流满面。

    这时候,薛爱江也学会了这首歌,跟着春兰唱了起来,石头也加如了进来,高亢而有力的男女合唱,响彻在空旷的天地之间,连太阳都似乎比昨天更暖和了,唱得远处地上的黄土都飞上了天空。

    七八位骑士驱战马奔驰而来,将石头春兰和爱江包围住,其中一位个头最高,最健壮的骑士在马上拱手:“三位唱得人心扉通透,无限畅快!”

    爱江看到这群人马全身披铁甲,河西马与河套马杂交优化的特殊马,腰细腿粗,薛爱江却很熟悉。

    “铁鹞子军同袍,大家一起唱吧!”薛爱江大方地说。

    “这首歌太抒情,不太适合军人,我给大家再唱一首歌,然后我们一起唱,一直唱到兴庆府去!”一股豪气占据了石头的身体,由变得无所顾忌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