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九章 老爸背锅

October 17, 2019

 萧富贵一辈子就怕三个人:母亲和两仁妻子,现在,他最怕的是母亲。
  完颜阿骨打丧礼办完,逝者被深埋入冻土,春兰率军保护金国使团南下,去与辽国皇帝见面。
  因为怕与老太太见面,萧富贵早先一步离开了,连石头也没见着他。
  看见春兰总是一个人,石头很想问问关于孩子的事,可春兰不给他机会,一直与他保持距离。
  完颜宗翰与自己的妻儿相聚,得知辽国没有为难自己家里人,很欣慰。
  女真人没有守孝的传统,孝的观念也是不久前才开始接受的。萨满教信徒很环保,相信万物有灵,埋葬亲人不立坟头,现在按照汉地皇帝的规制安葬完颜阿骨打,已经是破例。
  完颜宗翰听从了母亲的劝告,带着妻儿和一些愿意去西边生活的女真族人,与李剑虹带来的先遣队一起,坐着马拉雪橇回金州去了。
  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的奶奶,将从金州带来的一千两黄金的一半交给儿子完颜昌,让他抚恤曾经为大金立国牺牲和伤残者的家属。
  然后,奶奶几乎走遍了女真人的每个部落,告诉他们不用害怕被契丹人追杀报复,金国和辽国很快就会议和,契丹高层也不希望仇恨延续下去。
  一个多月之后,冰雪开始融化,奶奶带着石头和一百多使团成员,拿着石头金国存在中华银行一千多两黄金的汇票,以及从金州带开的五百多两黄金,来到了辽国的南京城里。
  箫富贵无法再逃避,将石头与奶奶接到自己府里,面对老太太跪倒:“妈,请你原谅儿子!”
  “你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老太太用拐杖敲打着南院王府正房的木地板,情绪有些激动。
  “孩儿虽然导致金国皇帝客死他乡,可这是战争,儿子保得是辽国,儿子不觉得为辽国做事有什么不对。”箫富贵倔强地说。
  “那我问你,金国占领辽国的土地上,到底是不是做过你发下去的那些小册子里说的那些龌龊事?到底有没有烧杀抢掠?”
  “没有。”
  “有没有强暴女人?”
  “没有。”
  “有没有虐待俘虏?”
  “没有。”
  “你说,你对着全辽国的人撒谎,算不算过错?”
  “算过错。”
  “好,你再出版一些小册子,向辽国百姓说明真相,老婆子就原谅你。”
  “儿子做不到。”
  “好,既然做不到,那就公事公办。石头,我们一起去馆驿居住,明日求见辽国皇帝,谈判议和之事。”老太太拉上石头,走出了南院王府。
  石头回头,歉疚地看了一眼替自己背黑锅的父亲,跨出了门槛。
  第二日,奶奶和石头一起去皇宫见耶律淳和箫淑贤,很不客气地提出:金国已经在西面继续国祚,希望与辽国结为兄弟之帮,辽国镇洲往西的所有领土,已经在金国的控制,希望得到辽国认可。
  耶律淳说此事还需要与太师,六院司大王,南院大王等大臣商议,他本人同意这个建议。
  “我们甚至可以将西京北,夹山以西一直到镇州规定为非军事区,只要金国不进犯,辽国不会派驻军队。”箫淑贤比两任丈夫都沉着。
  着其实是一种暗示:辽国皇室需要金国。
  十天之后,辽国全面接受了金国的要求,金国代表又提出,金国愿意提供黄金,作为对受到战火伤害的辽国百姓的赔偿,具体发放过程,金国代表要全程主导,辽国官府可以参与,但是经受哪怕一个铜钱。
  当着很多辽国大臣的面,老太太让人抬进一个大木箱,打开木箱,里面是黄澄澄的大今锭。
  “这是今年的五百两黄金,我们将存入中华银行南京分行,开出小额汇票,兑换成铜钱,与辽国百姓代表商量个章程,分发给各家也行,集中办大事也可。以后每年五百两黄金,共计发放十年。”
  老太太说得这些话,很多官员并没有听进去,他们贪婪的眼神,全部集中到那黄金微弱的反光上面。
  但是,太师耶律大石,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却认真听了,面上全是敬佩。
  老太太又说,这笔黄金全部是开矿所得,金国从来不曾抢掠百姓,辽国失陷地区官方府库的金银铜钱以及布匹粮食等物资,都被辽国官员在逃走过程中贪墨了,金州保留了全部的账目和审问记录,如果辽国想要查看,可以随时派遣使团前来。
  这可把辽国大臣们吓坏了,这些大臣中,几乎每个人都从那些逃跑官员手里得到过好处,有不少本人就曾经是发过国难财的地方官。
  就连耶律大石和萧斡里剌也收受过这样的好处,两个人羞愧地低下头去。
  “算了吧,辽国不希望追究了......战后要重建,需要大量金钱,金国开矿如果需要人手,辽国愿意合作。”箫淑贤说。
  老太太还打算去大宋访问,让石头回金州继续忙开矿的事情,大宋之行,老人点了春兰陪同。
  春兰正好也需要去大宋看刚满两岁的儿子,顺便打理一下生意。
  箫富贵虽然有些离不开春兰,但是老太太点将,他不能不放。耶律淳,箫淑贤和方若兰也都舍不得春兰离开,可大辽的财政又快揭不开锅了,还需要春兰去开封将中华银行的股份再卖出去一些,同时将辽国国债也推箫出去一些,再从大宋争取兑现一些拖欠多年的岁币等经济援助。
  临回金州之前,石头去会宁府与完颜昌聊了聊。
  这位大金国的和平将军,如今被传言为女真族人中间的怕死鬼,就连因他活命的伤残金兵心目中,也没有什么威信。完颜昌也破罐子破摔,每日几乎都不再会宁城里住,在城北的小木屋内看春秋左转周易什么的,做起了儒家的学问。
  石头最怕交往的就是这些知识分子,但是为了实现梦想,这一次只能硬着头皮去那小木屋了。
  在木屋前面,石头看见一个大胡子壮年人正在犁地,拉犁的是两头黄牛。
  “昌叔叔,”看到完颜昌干农活,石头一下子觉得没有了压力,赶紧过去牵牛,与完颜昌一起干活。
  “是你这家伙,我背上懦夫的黑锅,你也有份啊,”完颜昌开起了玩笑,“你这吹牛王子,会扶犁吗?”
  ”会,我还会扶耧”石头有些自豪地说。
  犁比耧容易操作,只要扶着别让犁倒了就可以,而扶耧却难度大很多,种子的密度,破开地皮的深度,庄稼的行距等,都掌握在这扶耧者的双手之中,另外还要吆喝指挥牲口......
  完颜昌一下子来了兴致,与石头聊起了农家之事,说了北方各类庄稼和蔬菜的生长习性,说要尝试把南方的稻米引种到这里来。
  “有一种庄稼,在大海的对面,种一亩地能养活的人口,比稻米至少多三倍,昌叔想不想种?”石头拉住完颜昌坐在埂子上,抓起黑色的泥土捏了一个疙瘩。
  “可是,隔着大海,没办法去引种啊。”完颜昌叹了口气说,“你奶奶也说起过,她老人家把那庄稼叫马铃薯。”
  “我家亲戚在南方航海,我想鼓动他们从赤道附近走海陆去探险。同时,在有生之年,我想走陆路,经过北极,从冰上到那一片大陆,然后南下,将是一大片沃土,比华夏大地大得多,富饶得多。那里的金银铜铁都不用费力提炼,直接从山中取来就可以直接打制各种器具!”
  完颜昌眼睛里放射出好奇神往之光:“我女真耐严寒,也许可以去那里生息繁衍,打下一大片天地来。”
  “那里居住着的,正是数千年前沿着海岸向北,跨过冰桥到达的商朝遗民,那里只有部落,没有国家,女真若能到了那里,将会建开天辟地之功!”
  “而我,完颜昌,将先行一步,用自己的脊梁骨,为后来者铺路搭桥!”勇士毕竟是勇士,豪气一旦激发,将一往无前。
  石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