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二章 五色光幕

October 17, 2019

突然出现的两万辽军骑兵,以整齐的队形走到金军老营前面,在距离金军老营一里距离,与列队等候的一万金军重装骑兵相遇。

    辽军是轻骑兵,机动能力优于重骑兵,缺点是防护能力不够,所以打突击战比较有利。

    现在这种情况,突击已经不可能,辽军只能换一种打法。

    辽军骑士催动战马,几百个骑士一组,在金军重骑兵队形周围疾驰,快速攻击金军,后立即跑开,意图诱使金军追击。

    看到金军不上圈套,辽军干脆不猛力攻击,而是慢慢退却,金军重骑兵缓缓跟进,很快就离开金军老营三里多。

    辽军突然向金军两侧散开,一部分绕到金军之后,从前后夹击金军,双方都开始出现伤亡,辽军死伤多一些,防护到位的金国重骑兵伤亡少一些,伤亡比例大约是辽军三金军一。

    辽军虽然虽然大量伤亡,但却成功地穿插分隔了金军的方阵,在一些局部地方对金军形成了优势,金军伤亡开始加速。

    尽管如此,重甲防护的进军优势并没有完全丧失。完颜宗望发信号让将士们控制节奏,不再运动,采用防守阵形,外围长枪狼牙棒,内核弓弩,从前排战马的缝隙近距离瞄准直射,这样很快就又完全夺去了主动权。

    辽军立即分散撤退,与金军保持五百步的距离,若即若离保持对峙。

    快到天黑的时候,身披重甲的金军将士人和马的体力都开始出现跟不上,辽军骑兵再次绕开这些重骑兵,朝金军老营冲去。

    辽军很快就到了金军老营,开始往金军老营射火箭,有些帐篷被点着了。虽然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失,却造成了一些混乱。

    不过,营寨内也早有准备,脚弩朝天呈大约五十度的仰角射出的穿甲箭重重地插入辽军马匹或者骑士身上,射退了辽军。

    此时,金军重骑兵分开呈长长的三行压了过来,辽军不愿意硬碰硬,试图再次又从敌人两翼绕过去,可这次金军不是方阵,而是宽宽的硬硬的三堵铁墙,辽军根本无法绕开,所有辽军士卒都处于被前后夹击的困境。

    此时从金军老营射出的已经是轻便马弓箭了,几乎没有穿甲能力,却更加密集,中间还夹杂着飞石索投出的鹅卵石。

    这些飞箭与飞石时而也落到外围金军将人士身或者马身上,因为有重甲保护,几乎就和挠痒痒差不多,但是招呼到只有简单防护的轻骑兵人与马的身上,却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和混乱。

    半个时辰之后,所有辽军全部被杀死,金军将士们也用完了最后一点体力。

    营内军民帮助重骑兵人马卸去重甲,递上肉食,那些士卒已经没有力气大嚼,于是每人喝了三碗肉汤,咬了几口胡饼,便倒在草堆上睡去。

    这时,前面攻打桃花潭营寨的步兵也完全突入,据说抓住了耶律延禧,缴获好几百车的粮食和财宝。

    金兀术命令手下将那耶律延禧带到面前问话,言谈举止倒也很像传说中的天祚帝,于是命令先将这汉子关押起来,与父亲和叔父会师之后再做计较。

    此时,完颜阿骨打和完颜乌奇买率三万多老弱妇孺从东边进入夹山,与金军主力会师。

    两个女真大佬很快就识破那天祚帝是个假货,虽然很形似,但眼神里的一丝慌张和怯弱还是出卖了他。

    蒲刺找来几个女真寡妇,用了些许手段,那人很快就召人,天祚帝从地道里逃跑了,自己只是耶律延禧五个替身中的一个,名耶律猪耳,愿意为金国效力。

    石头给奶奶吹风,说应该找到真的耶律延禧,奶奶说她不管这事。石头又通过完颜蒲刺探金兀术的口风,金大伯说也留点活儿给箫富贵,石头的如意算盘终于没打对,这脏活儿还是要父亲来做。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五更准备拔营起寨,向北缓缓行进。

    现在的这个时候很适合女真人行动,不冷不热,到处都是肥美的猎物,队伍粮草充足,前无堵截,后无追兵。

    但是,金军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派斥候小分队搜索侦查至少二十里方圆的范围,行进时老弱妇孺在中间,前后左右都有金军主力部队保护。

    石头和抱着忠夏的爱江也被人家作为被保护的对象在队伍中间走,忠夏坐在母亲怀里,爱江坐在马车上,旁边坐着赵大娘和和几个孙子,赵大娘的儿媳妇赶车。

    兵娃现在又重新被编入金军主力部队,没有任何职务,只是普通士卒。一起被编入军队的还有黑蛋,不过他马术不是很好,只是暂时给一位谋克当马夫。

    石头的角色还是夏国使者,尽管那一百铁鹞子被分散补充到金军之中,李剑虹还是被允许成为石头的贴身跟班,骑马与薛爱江和赵大娘的马车一起走,算是这辆马车的随车护卫吧。

    出了夹山之后,完颜蒲刺再也来找过石头,可能忙着照顾老祖母,或者在前面探路,后者在后面戒备,反正两天多没见到她了,石头有点被冷落的感觉。

    通过观察日出日落,石头觉得,队伍好像在往西北方向走。大约走了两个多月时间,很多人身上都痒了又痒,几乎所有的人都蓬头垢面,破衣烂衫,队伍终于在一片还没有完全化冻的大海边缘停了下来,那海水一点儿也不咸。石头后世的知识储备已经几乎全部用完,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周围仍然长着高大的松柏,这里应该还没有过,这海也应该不是北冰洋的一部分,很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湖。

    实际上,这片水域就是汉朝人称为“翰海”、五胡十六国时北朝叫“于巳尼大水”、隋唐叫“小海”、18世纪初期的《异域录》称之为“柏海儿湖”、《大清一统志》称为“白哈儿湖”、蒙古称为“达赖诺尔”、17世纪20年代的沙皇俄国探索者亦称之为“圣海”的贝加尔湖,世界上最深、淡水储存最丰富的湖泊。

    在这里,女真人遇到一些当地土著部落,后世称为布利亚特人。这些人的生活习性与女真很相似,也都以渔猎为主业,兼营游牧。

    不用征服,布利亚特对这些外来骑士很友好,部落酋长们主动送来从刚刚融化的海里钓来的鲜鱼,奉上牛羊以及马奶酒,女真贵族们开会后决定在这里居住休整一段时间,让大家换洗衣服,修理马车,医治伤员。

    石头夫妻坐在湖边的一座石头山上,不远处有赵大娘一家也在玩耍,李剑虹也和他新收的女真老婆在山后面的空地上放马。

    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石头夫妇心情很好。爱江心灵手巧,已经学会弹奏类似后世蒙古冬不拉的乐器,也不知道弹得什么曲子,反正旋律很好听。石头又有了一种想唱歌的冲动,可是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新歌可以唱了。

    好像还有那么一首,中国好声音上两个小伙子唱过,很好听的,可是石头就是想不起来。

    “在我的怀里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那里绿草如茵

    月光把爱恋洒满了湖面

    两个人的篝火照亮整个夜晚

    多少年以后如云般游走

    那变换的脚步让我们难牵手

    这一生一世有多少你我

    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

    多想某一天往日又重现

    我们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

    多少年以后往事随云走

    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

    这一生一世这时间太少

    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

    就在某一天你忽然出现

    你清澈又神秘在贝加尔湖畔

    你清澈又神秘像贝加尔湖畔”

    是爱江的声音!爱江,你怎么会这首歌?

    爱江好像明白石头想问的问题,但是并不打算回答,只是继续弹着这把据说用整块桦木凿成的弦乐器,又从头唱了起来,石头也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太阳已经落下去很久了,这里还亮亮的,对面湖上的天空飘起一大片绿色的光,然后又慢慢散开,变化成紫色,红色,黄色等不同颜色交织的光幕,石头和爱江都不再唱歌,静静地观看着这大自然之造化,赵大娘索性跪倒膜拜起来,周围很多人都跪倒膜拜......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