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五章 他乡故知

October 17, 2019

 赵大娘和石头说服了金国贵胄,金州城修建成开放式的,城墙一丈高就行了,墙也不需要太厚,主要目的是阻挡熊和老虎,城内房舍全部不设围墙,只需移栽灌木,标出院落界限,以后勤加修剪即可。皇宫的围墙用木头栅栏替代,稍微高一些,约两丈高,皇宫内建设一座大型石头宫殿,作为这个国家文明的象征,同时作为大型仪式活动场地,类似后世的大礼堂。皇室成员的住所,暂时都是大小木屋。各管署衙门,兵营,学堂等公共设施全部为木屋。
  不过,在这些老壮完颜们心中,金州只是个临时避难所,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那白山黑水大平原与渤海之滨。
  金州当然也要经营,经过这几个月的勘察,这一带可能不只有金矿,铜矿和铁矿资源也可能有。而且,在南面不远处的蒙兀族领地上,还发现了一个露天煤矿,按照石头的说法,这里很可能就是个聚宝盆。
  但是,要知道这里到底埋藏着多少矿,如何开发这些资源,难度还相当大,主要是缺乏人才和劳动力,去哪里找呢?
  大家一起首先想到的是大夏国。
  是的,支撑大夏国强大军工业的基础,是强大的采矿业和冶金业!只要能从夏国挖来十分之一的工匠,这里的采矿和冶金就可以起步了,金国人东征西讨也就多了一分保障。
  不管完颜氏是不是完全信任石头,去夏国找人这件事,除了石头,没有更合适的人。
  这些女真贵族也很实在,还没有学来中原人斗心眼的毛病。既然选择了你,就百分之百信任你。这也许是人家能够兴盛的原因之一吧。
  石头一家三口,李剑虹一家两口,和赵大娘一家八口都被选入前往大夏国的使团。
  “虽然人家是真真实实的信任,但就这么三大家人都走了,也的确有点过意不去。”在大局方面,还是赵大娘照顾得全面,“兵娃一家留下,这个国家我喜欢,能去皇帝家随便串门,在当今天下,可能再也找不到大金这样的国家了。”
  兵娃自己也暂时不愿意离开金国。这个国家虽然不是自己的祖国,可是哪个记忆中的祖国已经有些淡了。娶了金国女子为妻,还生了三个娃儿,金国人都在努力学习汉语,交流也没问题。更重要的是,听说中原国家的人很热衷于斗心眼儿,自己骨子里就不善于察言观色,到那里去一定会遇到很多麻烦,还不如在金国人中间混光阴,直来直去,谁也不会感到受伤害。再说,这次攻占镇州,金兀术大叔将自己升为猛安,管理一千多户契丹人和汉人的混合部落,在这里,只要努力,少年时封侯的梦想一定会实现!一定会给子孙挣来大好的前程。最后一个理由,赵大娘走后,懂得营造规划设计的人就剩下兵娃了,赵大娘的筑城计划也需要人来收尾完成。
  李剑虹也说不急于回夏国与父母相见,现在刚刚接到镇州汉军猛安的认命,需要去与一千多新族人磨合,至少要一起度过这个艰难的严冬。
  完颜贵族们也很实诚,居然被赵大娘和石头两家人感动得不行,于是留下了兵娃和剑虹两家,在金州和镇州效力。
  在第一场雪到来的时候,与天空的人字形雁阵一道,石头一家和赵大娘一家,坐着马车,赶这一百头骆驼,押送十车银狐毛皮和一千多两黄金,带着两百多人,南方出发。
  金州一直往南,十日后车队到达镇州,凭着金兀术开具的官文,从那里的官库中又领取了三车粮食,作为这两百多人在这一路上的口粮。
  赵大娘一家曾经在海上讨生活,方向感很强,结合石头身上的辽国领土详图,使团几乎一点儿都没有绕道,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了石头老族人们聚居的黑水侯家集。
  一进入夏国,石头觉得有些什么地方怪怪的。不过,石头很快就发现这种感觉来自赵大娘。
  原来有说有笑的赵大娘,自从使团进入夏境,就开始寡言少语起来。而且,饭也不好好吃了,经常端着碗眼神发直,半天不动筷子。
  爱江尝试着安慰赵大娘,都没有什么效果,还时不时莫名奇妙地两个人一起落泪。
  石头觉得心头好像压了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
  看到安全归来的部落酋长,候家集人杀猪宰羊,张灯结彩,比过年还高兴。
  侯家集还住着一百多赵大娘从江南带来的商队成员,大家也都很高兴再次看到商队大东家。
  可是,这些喜气洋洋的族人们,并没有使赵大娘的状况有一点点的改善。
  使团在侯家集休整了五天,然后,前往黑水城拜见黑水都督李良驹。
  李都督已经把石头当作自己的乡党,一见面就来了一个熊抱,抱得石头喘不过气来,赶紧咯吱李都督的腋窝,李都督才笑着松开了手,说石头还那么顽皮。
  当石头向李都督介绍赵大娘的时候,赵大娘反应很冷淡,说早就认出李大都督了。
  见到赵大娘的李良驹不觉一愣,然后脸红......然后,二话没说,上马就跑。
  石头和爱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召弟和黑蛋更是一脸地懵圈,大张着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有赵大娘仍然不冷不热地站在那里。
  石头从那一双眼镜里看到了怨恨。
  正当大家进退两难之际,前面传来凌乱的马蹄声:李良驹光着上身,背着一捆柳条。
  在距离赵大娘一行人二十步的距离,李良驹下得马来,双膝跪倒,爬到赵大娘前面,哽咽着说:“海英,良驹负你,这一捆柳条,你全用来抽打良驹,只要你能好受一些,怎么样都行。”
  赵大娘并没有被李良驹满身的伤疤有所触动,拿起三根柳条,狠狠地抽打了三下,每一下都抽断柳条。
  “第一打,打你三十年前不听族人警告改道,导致十几个族人身死;第二打,打当年我去夏国找你,你却贪图驸马富贵,不认妻儿;第三打,打你南下攻宋,杀死许多汉家儿郎......“
  赵大娘是练武之人,每一次抽打都用尽全力,三次打完,堂堂李都督已经趴在地上晕死过去。
  这时,又是一阵凌乱,一辆马车拉着一个贵妇人跑来,那妇人趴在李良驹身上,哇哇直哭。
  又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骑马跑来。
  这少年很沉着地下马,双膝跪倒在赵大娘面前:“大妈妈,儿李玉军愿替父亲受柳条之罚!”
  赵大娘终于再也无法压抑自己,转身抱住召弟和黑蛋,发出了凄惨的哭嚎声。
  石头和爱江这才明白,这黑水都督原来是赵大娘的前夫,兵娃的亲身父亲。
  石头又终于解开了赵大娘当初逃难舍近求远,不与自己一起来夏国的谜团。原来,赵大娘心里埋藏着这么大的秘密,也难怪赵大娘一入夏国就话很少,有时候甚至眼睛发直。
  “李良驹,赵海英今日原谅了你以往所有的罪过,从今以后,你我形同路人,两不相欠。”赵大娘对着已经清醒过来的李良驹说道。
  “海英妹子,还至少差一抽:兵娃,为我那可怜的儿痛痛快快抽吧,让我能好好闭上眼睛,就像刚才那样。”李都督强忍疼痛,牙齿打颤,艰难地说。
  “兵娃那一抽,让他自己来了结吧,”赵大娘恨意没有全部消去,“你也不必太难过,兵娃活得很好,还为你生了三个可爱的孙儿。”
  说到孙儿,赵大娘心情好了起来,语气缓和了许多。
  “好,痛快,我儿还活着,还为老夫生了三个孙儿......海英,李良驹领情,一定会努力弥补亏欠你们母子的。”李都督挣扎着起来,向石头和赵大娘躬身作揖,然后上马,招呼那贵妇人和公子离开。
  赵大娘如同泻了气的鞠球,软软地倒在召弟和黑蛋的怀里,爱江和另外几个贴身族人也上前拥抱安慰。
  这时,从远处来了一队一百人规模的夏国骑兵,为首的将军下马参拜:“末将李剑濠,奉大夏皇帝之命,迎接并护送都御史回兴庆府!”
  石头看这李将军似乎很眼熟,眉宇之间,与李剑虹有很多神似之处。不同之处仅仅是,这少年将军皮肤白净,不似剑虹那样满脸伤疤。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