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八章 内战无英雄

October 17, 2019

箫富贵驱逐耶律延禧的行动,触动了以耶律大石为代表的契丹少壮派的反对。这些人虽然手地下没有多少有战斗力的兵马,却已经将除南京和西京之外的所有辽国土地视为自家后院。
  辽东饥民饿死冻死甚至扯旗造反他们都可以无动于衷,救济与否,都应该由他们这些地方官说了算。箫富贵却没有与他们商量,一下子就拉走了两万人,这些人再回去拉自家亲戚,辽东很快就没有多少人可以服劳役兵役和纳税,这不就是抢去人家的饭碗吗?
  另外,驱逐前皇帝出夹山也就罢了,人家走了,就该把土地交给地方官,而你箫富贵却自作主张安置饥民,这明明就是越权嘛。
  流言从辽国北方开始扩散,说辽国出了曹操,甚至连“清君侧”的口号都喊出来了......
  这种流言产生了一个令那些少壮派没有预料到的一个效果:他们的俸禄没有了着落,南京方面说中央财政紧张,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但是,南京中央却绕开这些地方官,由权臣箫富贵家人控制的所谓慈善组织对新光复地区百姓提供援助,帮助他们度过最艰难的一个冬天,这使得那些势力的怨气更重了,于是索性怠工,反正俸禄也没有着落。
  南京方面又派出若干队人员,拿着上方天子宝剑,捧着圣旨,以辽国巡回法庭的名义在北方来回走动,司法判案。审判过程中还邀请当地三老四少参与,对于重罪犯人则直接押到南方二京所辖之地,从来不判死刑。
  在流言和怨气之中,辽国皇权的触角已经触及光复区所有的角落,彻底架空了地方官少壮势力。少壮派们到处串联,筹集路费,准备去南京请愿。
  然而,就在此时,中央财政拨出款项,补齐所欠地方官俸禄,而且还加了一些津贴,少壮派开始分化,有人甚至感激涕零,请愿的事情不了了之。
  一个冬天,就这样吵吵闹闹地过去了。因为是暖冬,春天来得比往年早一些,三月份,夏国兴庆府的冰就开始化了。
  就在两个多月前,刚过完年,石头就带着三千来自夏国,辽国与宋国的工程技术人员,以及一万多同样来自这三个国家的重罪犯人,坐着马拉雪橇,到达了金州,然后再分流,分别安置在金州,镇州和蒙兀的矿山附近,给他们吃肉,安排异性配偶,让他们再当地安家。
  刑徒本来以为是来送死的,没想到还管吃管住管老婆,舒服得像大爷似的,一时半会弄不明白这是咋回事。
  就在犯人们稀里糊涂享受的时候,石头和工程技术人员们坐着狗拉雪橇围着贝加尔湖转悠,有时候女真贵族还陪着。
  矿产勘探地图终于绘制完毕。当完颜阿骨打看到自己新占领的这片土地下面竟然埋藏着那么多的宝贝,而且开采如此容易的时候,高兴地放声狂笑,结果给笑死了。石头判断,老人可能患有心脑血管疾病,自己又不知道,情绪过于激动,血压突然上升,导致心肌梗塞或者脑溢血而离世。
  金国新皇帝由完颜阿骨打的弟弟完颜乌乞买继承,丧事喜事一起办,所有人都忙得脚打屁股蛋。
  阿骨打的离世对奶奶的打击很大,整日茶饭不死,不跟任何人说话,金兀术兄弟俩不知道如何解劝,便让石头想办法。
  石头提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让老太太押着老皇帝的灵车回老家!
  完颜宗翰说这绝对不行,完颜宗弼(金兀术)说应该问问母亲和叔叔。
  “我看,这事可行。要走就趁早,做一个专用雪橇,八匹马拉,先皇遗体用冰棺入殓,这既有利于保存遗体,还符合我们萨满教的规矩。”完颜乌乞买首先表态。
  “就按照皇上安排的去做吧。”奶奶擦掉浑浊的眼泪,缓缓说道。
  又经过一番商议,完颜乌乞买下旨,让石头和完颜宗翰一起扶灵东归,五百士卒白衣护送。
  就在大家准备制作巨型冰棺的时候,在石头的建议下,乌乞买让剑虹带一百人先行打前站,给辽国皇帝和权臣箫富贵打招呼,让辽国提供方便。
  冰棺是用贝加尔湖里取来的整块的冰雕刻而成,雕刻的工匠就是石头刚从南边动员来的那些人中间的几个。
  贝加尔湖冰很透,如后世的玻璃一样。几天前,石头在湖心爬着往下看,都很清晰地看到了湖底的石头。冰中有放射状的小气泡,在阳光照射下让人产生一种如同进入仙境的感觉。
  冰棺的制作很快,只用了三天时间。这个四方透明棺材,棺盖上雕刻有日月星辰,两侧有高山河流,后部有云纹,前面有一条巨龙,棺底是花鸟虫鱼。整个冰棺如同一个缩小了的宫殿,阿骨打嘴角含笑,安详地躺在冰里面。
  这是一个送葬的队伍,同时也是一个外交使团,团长自然是石头的奶奶。坐在五匹马拉的雪橇上的奶奶,和所有的人一样,穿着很保暖的驯鹿皮大袍,雪橇上还生着一个小火炉。
  还好,这几天不是很冷,撒尿立刻结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女真人很耐严寒,这点冷对送葬队伍中的大多数都不算什么,可是石头却觉得有些受不了,一些来自南方的侍卫也感到冬天赶路不适应。
  石头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尽快适应严寒的气候,一定要学会在冰天雪地里如何鼓舞士气,团队合作。
  好在那些来自夏国的侍卫们也都明白,为了能够在以女真族为主的社区站稳脚跟,就要比他们更加勇敢,更加吃苦耐劳。
  十几天前,李剑虹带一百人过去的时候,一路留下了不少痕迹,还搭建了不少尖顶小木屋,有些木屋里还留下了一些食物。
  石头他们也照样学样,搭建木屋,留些食物,以方便当地游牧部落遇到大风雪的时候避难。
  在此过程中,石头突发奇想:用一根根的木头并拢成一个大箱子,里面放入食物,外面放入冰块,上面用冰雪覆盖之后,再横压一层木头,纵压一根重一些的木头,重木头两端穿孔,插入竖立的木头,这样就做成了一个冰箱,熊和老虎等大型野兽也不会偷走食物。
  奶奶也逐渐参与到这些新鲜玩意的制作工作之中,指挥大家工作,心情慢慢地调整了过来。
  奶奶的心情好了起来,大家的干劲就更足了,队伍的士气更加高昂,行进的速度也就快了起来。
  一个月之后,伴随着又一股西伯利亚强冷空气送来的一场大雪,大家还是在雪中护送老皇帝的遗体安全运到了会宁府,完颜昌带着一群女真伤残老弱,在二十里外的管道上跪迎,春兰带着父亲的特种作战团在周围警戒。
  在对待完颜阿骨打灵柩东归这件事情上,耶律淳,耶律大石,萧斡里剌,箫富贵等辽国君臣几乎没有分歧,都说应该给于国葬的礼遇。要让所有远方的游子明白,他们的根,永远在东方;那一片土地,永远在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箫富贵也在迎灵的人群之中,远远地看着那个晶莹剔透的冰棺,看着母亲瘦弱佝偻的身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身边的春兰也在流泪,转身紧紧地抱住父亲......
  耶律大石和萧斡里剌也在远处看着,心中也充满敬意。虽然辽金战争造成了很多伤亡,契丹和女真很多部落几乎成了女儿国,可女真需要自己的生存空间,需要登上历史舞台,如同一百多年前契丹先祖们所做的一样,那时候也曾经杀得血流成河啊。
  大家都是这片土地的儿女,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既然西边的女真朝廷将老皇帝送到这片土地上归葬,就说明他们还认同大中华这个共同的家园,发生在这一大片土地上的战争,都是内战。既然是内战,就不应该永远敌视,不应该有是非对错,正如皇后箫淑贤所说:“内战,无英雄,无战犯”......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