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六章 废除死刑

October 17, 2019

 来者正是李健虹的堂弟。石头让他与师团护卫中李剑虹昔日的手下多尔古达走在一起,多尔古达明白石头的意思,边走边说关于李剑虹这些年的事情,尤其这半年多发生的变化。
  使团浩浩荡荡,两日后到达兴庆府,这一次夏国吸取上次的教训,提前做了准备,薛大学士夫妇也没出城迎接,三百多人很快进城。
  突然,成西传来一声炮响,石头问李剑濠为什么放炮,李剑濠说很可能在杀人。石头让李剑濠快去阻止,说在等一等,一切责任,都推到箫都御史身上。
  李剑濠不太情愿地离开。其实,只要使团进了兴庆府,李剑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可是他还想尽可能与师团多相处一段时间,听听那些世间奇闻。
  薛元礼老两口在皇宫等到了日思夜想的孙女箫忠夏和女儿女婿,也不怕失态,当着皇帝皇后太子晋王等夏国贵胄的面,嚎啕大哭。皇帝一家也有些动容,但是强忍着没有落泪,晋王轻轻拍打石头和爱江的的后背,示意两个年轻人不必阻止长辈哭嚎。
  哭过之后,所有人都轻松释然。
  石头向夏国权贵们介绍了赵大娘一家,赵大娘要行大礼,被皇帝制止了:“大姐乃上国贵胄,巾帼英雄,不必客气。”
  然后,石头和赵大娘大致说了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夏国上层十天前就接到石头打发快马送来的书信,对石头汇报的内容心中有数,但觉的其中还是有不少有趣的地方,譬如在北方发现金矿的事。
  作为整个大中华区的金融界后台老板和操盘手们,夏国君臣对金银铜锡等贵金属很敏感。当听到那里金矿采掘之容易,矿脉之丰富,不觉艳羡起来。
  石头又让人把那一千两黄金全部搬进皇宫。
  看着侍卫打开木箱,拿起一块金锭,每一个在场的夏国人的表情都很奇怪,这金子,一千两,看账面上的数字倒也不多,可实实在在握在手里,感觉还是很不一样。如果不是故及体面,每一个夏国贵族都可能会用牙齿咬一咬,感觉感觉。
  “臣等回来,目的就是为了使夏国能在北方开矿事业中有所作为。”石头说,于是将金国邀请夏国入股开采金州矿产的事情挑明摊开。
  “如果事成,这一千两黄金就先存入中华银行夏国皇家账户,作为头几年夏国的股息。”赵大娘补充说。
  “还是先给金国开个账户,存入金国账户比较稳妥。”薛元礼比较认死理,头脑也清醒,觉得无功受禄太无义,必定会潜伏灾祸。
  夏国君臣点头赞成。
  “朕同意金国的合作建议,具体事宜,我们需要整体评估之后再商议。不过,在大雪封山之前,夏国可以派专家使团去金州走个来回,顺便送过去第一批工匠。”皇帝表明态度。
  “你为罪犯求的情,朕也准了,就不杀他们了。”皇帝不忘给石头送一个人情。
  “陛下,臣提议夏国永世废除死刑,具体方案,待臣与晋王千岁和大学士等前辈商议出个章程,然后在朝堂上正式提出来。”石头已经习惯了直来直去,说话不做铺垫。
  “那干脆现在就商议吧,我们大家今天就蹭一顿皇家御宴吧。”晋王更是豪爽痛快。
  “这事,在泉州的时候,春兰也和我说起来过,她说辽国皇后讲给她的,”宽松的气氛也消除了赵大娘的拘谨,侃侃而谈起来:“春兰说,她那大辽箫淑贤皇后干娘认为,整个华夏各国各族都应该废除死刑,实施司法改革,将司法与行政剥离开来,司法官员不再由州县行政命长官兼任,而由皇帝直接任命。这样做,国库虽然多出一套人员的开支,但却可以为行政长官腾出时间来发展生产,促进公益事业,同时减少徇私舞弊的机会。在叛决之前,先以无罪推定嫌疑人只是有涉案嫌疑,判案时允许嫌疑人自辩或请专人辩护,判案官员可邀请只愿国民组成陪审团在后堂全程参与,是否有罪由陪审团来定,具体罪名由司法官员来判......“赵大娘记性真好,这么多超出这个时代的专业名词和概念,被她讲得条理清清楚楚。
  “另外,在司法中,还要将民事与刑事案件分开,军事案件与民间案件分开,各设法庭,各司其职。”石头补充道:“不论什么法庭,不管罪犯多么罪大恶极,都不要杀了他,可以发往各地开垦土地,开发矿藏,修筑道路。留着一条命,若事后发现真有冤情,翻案还来得及。”石头没有将父亲箫富贵给自己讲的关于限制公权力这头野兽,人的生存权不可剥夺等概念摆出来,只是拿最具体的冤案可悔来试图说服众人。
  “春兰还说,根据大辽箫皇后的说法,这样的司法改革,先要开启民智,要教化百姓,让百姓普遍关心公义。”赵大娘继续转述春兰的观点,实际上是石头母亲箫淑贤的观点:“让百姓消除仇恨和报复心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夏国君臣陷入沉思,这些思想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知识界限。
  不过,夏国人是当代学习能力最强,适应性很强,很容易变通的一群人。组建歌舞团南下,卖军火,组建中华银行,发行纸质货币,发展保险行业,哪一项曾经不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情?那一项改革没有为大夏国带来丰厚的回报?
  可以说,因为敢于尝试新事物,大夏国现在的影响力,已经快接近操控天下的能力了。夏国,再也不是夹缝求存的国家了。
  “这很好,我们也不必遵循先教化后实施的路线,可以先将死刑废除,将嫌疑与定罪剥离,最重刑罚可以到苦役为止。”皇帝还是皇帝,没说出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从来不拖泥带水。
  李承乾也给赵大娘一个夏国职务:刑部都御史,具体职能是具体组织实施司法改革。
  “生在当世,虽然多有磨难,但赵海英我知足了!”赵大娘从心底里感激夏国皇帝,倔强地跪下磕头谢恩。皇后赶紧过来扶起。
  “从今年开始,夏国开科取士,允许女子参加,朝堂议事,也设女臣参与!”又是一锤定音,石头开始怀疑这李承乾也是一位穿越着,藏得很深的穿越着,而且,后世很可能是一个女人!女强人!!女总统!!!
  不过,在上任之前,赵大娘提出去辽国将春兰请来,同时就司法改革的诸多细节,再咨询咨询箫富贵和箫淑贤。夏国皇帝点头同意。
  君臣几人讨论得热火朝天,不会之不觉天亮了。皇后和太子首先打起了哈欠,于是,皇帝让大家散会,各自回府休息。
  石头一家回到薛大学士的府邸,一家人热热乎乎,叙不尽离愁别恨,听到爱江受到惊吓,在刘家营断奶,忠夏吃百家奶水,甚至狼奶,老岳母心疼地抹眼泪,抱着小孙女不撒手。薛老先生也泪眼婆娑,声音哽咽,弄得气氛又开始沉重起来。
  爱江说矿山开采事宜落实之后,箫家会占有一成股份,老头老太太又喜笑颜开。
  现在老薛家虽然不是夏国首富,可每月各类股息,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原来想像的数字,大学士的俸禄已经几乎全部捐给夏国财政,贡献给了教育事业。但是,财富,尤其是正正当当的合法合理财富,薛大学士还是很乐意接受的,而且永远也不嫌多。
  不过,从金国来到夏国的这些人中间,石头并不是最得意的。最得意的,当然是赵大娘一家人,一品大员,而且是有实权的大官员,而且还借此给所有夏国女人开了参政先河,这种成就感,石头永远也难以体会。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