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四章 坑爹

October 17, 2019

 金州的夏天太短暂了,皇宫的围墙刚刚做到一半,里面只建成了一间三层木楼,树叶就开始变红变黄了,不过风景的确很美丽,到处是松树、桦树和枫树,城外林间草丛里的野鹿野牛都很多很肥,金州人身体里的蛋白质一直不缺,就是蔬菜太缺乏了。要不是赵大娘及其族人带了些秋葵、韭菜和白菜种子,种了几亩菜地,石头还真呆不下去。

    吃贯了肉的大部分女真人和党项人倒不太稀罕那几亩蔬菜,不过皇帝和皇后老两口却口味清淡,更喜欢赵大娘送去的蔬菜。赵大娘偶尔还包些饺子送过去,两位老人都很高兴。

    石头也逞能做了一顿类似后世的牛肉面,请孛儿只斤和完颜蒲剌两口子来吃。可惜没有辣椒,将就着吃吧。

    正好金兀术也带着自己新收的高昌妻子罗珊娜来看石头。四个客人吃,石头两口子做,忙得满头大汗,前面吃的人还喊再添来,可是又没有准备那么多面团,石头一家只喝了些汤水。

    金兀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想赏点什么,可这里金银珠宝没啥用处,这些东西几乎几家都不少,尤其是金子,最不稀罕。

    这里稀罕的是粮食,是水果蔬菜,可是这些,兀术没有。

    “该出去打秋草了,”罗珊娜对兀术说,“东面太远,去难面和西面吧!”

    兀术点头赞成,“石头贤侄,赏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吧!”

    第二天,石头接到一个任务:大将阿里为帅,剑虹为副将,石头为军师,率领一万金兵,攻取镇州。队伍中还包括兵娃和黑蛋,他们现在已经升为谋克。

    石头理解的军师差不多就是后世的参谋长,一万人差不多就是后世一个师的兵力。

    出兵之前的点兵相当重要,石头首先需要与主帅整天泡在一起,了解主帅的个性,知道主帅的优缺点。与此同时,还要与几个孟安熟悉,在这方面,爱江和赵大娘帮了不少忙,她们平日与这些人的家属都混得很熟,将每家的情况都几乎了如指掌。最后,作为参谋长,还要与相当于后世连长的谋克们时常见面,至少一见面就能喊出人家的名字。

    虽然是金军中数一数二的猛将勇士,阿里却是一个跟随和的人,有过多年作副将的经历,与副将李剑虹很投缘,同时,在十几个孟安中间威望也很高,其实石头的威望也不错。

    笼络谋克这一级,兵娃和黑蛋俩兄弟也帮了不少忙,主要手段是吹牛,现在谁都知道,石头是个福星,谁挨着谁好运。

    但是,石头并不敢大意。虽然情报显示镇洲守军很弱,但还是轻敌不得。石头着实地做起了参谋长的工作:查看战马,盔甲,武器,车辆,帐篷等物资的状况,估算此行的距离和路上的消耗,判断镇州城辽军的实力,推演镇洲守军可能采取的若干对策,等等。

    自从接了这个差事,石头连着十来天没睡好,每时每刻都在算计,连金兀术都不耐烦了:“打仗哪有十拿九稳的事情,冒险总是难免的,大军三日之内必须出发!”

    石头向兀术要了在夹山俘虏的假天祚帝,这个人名叫耶律多富盐,现在已经彻底归顺大金,从来不缺女人的金国给她两个女人做妻子,而且都已经怀孕,一家人小日子过得很惬意很踏实,再也不想回去做天祚帝的死士替身。

    部队行进了五天的时间,距离镇州五里的山前,在这里,阿里听取了石头的建议,利用两山加一沟的地形,埋伏了八千人。石头自己,带着兵娃,黑蛋和耶律富盐,率两千装扮成辽军的金兵,前往镇州。

    耶律富盐模仿天祚帝笔迹,用契丹语写了一封信给镇州守将耶律天星,说夹山被金军攻破,自己要经过镇州经营西域,以便将来灭金复仇。

    不过,这个办法还是没有用上,镇州城的主力放在了东边五十里外的红岭山口,因为上次他们得到的消息是,金军正在攻打南京和西京,这两京都在遥远的东方。

    镇州守军很懈怠,守将去视察红山口防线,石头他们几乎没有遇到盘查,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城,并且很快就控制了城防。

    城里留守的辽军有五千人,几乎都是老弱病残,一听天祚帝和南院大王亲临,赶紧将府库账册全部交了出来。

    留下黑蛋维持秩序,布置城防,石头立即派斥候去报告阿里,让阿里率兵向东运动。

    留下五百军士布置城防,在城内实施戒严,关闭城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然后,石头率一千五百多骑兵赶往红岭山口。

    刚走到一半,就看见迎面来了五千多打着辽国旗帜的军队,石头于是上前搭话。

    带领那支军队的正是镇州守将耶律天星。

    耶律天星很快就发现前面这支貌似辽军的军队可疑:如果这些人马从东面过来,至少还可以相信他们从辽国来,可这些人却从自己防守的背面来,而且用进攻队形......于是也赶紧组织战斗队形。

    看到对方严阵以待,石头知道再也瞒不住了,但还是打算和平解决问题。

    石头和兵娃带十几个亲兵上前,告诉耶律天星镇洲已经被金军占领,金军来了十万人马,劝耶律天星投降,享受高官厚禄。

    耶律天星当然不会相信,又欺对面金兵只有不到两千人,下达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两军对阵,石头有些胆怯,对方毕竟人数超过自己三倍还多,而且个个都人高马大,盔明甲亮,装备非常好。

    兵娃早已安奈不住,拿起狼牙棒,率领几个亲兵就冲了上去。

    毕竟年轻力壮,又多年在军中历练,加上金兀术的这几个月来的亲自调教,现在的兵娃,单兵特站能力已经在同时代勇士中数一数二,可以在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了。

    不过,兵娃的狠劲儿虽然被激发,但是并不嗜杀,更不打算取了对面这老将军的头颅。在二马相遇的一刻,举在空中的狼牙棒画了一个美丽的弧线,在对方长枪枪尖快插到自己肋骨的一刹那,磕飞了长枪,顺势砸烂过了耶律天星的马头,硬将天星活捉了过来。

    这时,石头也咬咬牙,装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与耶律富盐一起打马上前。

    耶律富盐喊道:“我乃前大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已经归顺金国,现在劝各位放下武器,免遭刀兵之苦。”

    石头也高喊:“我乃大辽南院大王萧富贵长子萧石头,我父子已经投降金国,尔等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那些军队立即混乱起来,正在此时,阿里和李剑虹率主力赶到,很快就解决了战斗。

    这次战役几乎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被俘虏的耶律天星誓死不降,石头也没多难为他,只是命令严加看管。

    一万金兵加快步伐,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红山口,从背后攻占了营寨,那些错愕的四万多辽军将士很配合地全放下武器,投降了金军。

    胜利后的石头不敢大意,继续认真履行参谋长的职责,安排人员盘问战俘,清点缴获物资,重新绘制地图,调查周围水土植被,以及各种野生动物。这些工作进行了十日,金州派来驻守这座草原大城市的官员已经到位,详细交接之后,阿里和石头押着战俘向北而去。

    这些战俘都有一个普遍的特点:面有菜色,身体瘦弱,而且比较胆小。而他们的最高长官耶律天星却是个大胖子。战俘们都说,耶律天星平日并不重视士卒饮食起居和训练,只是养着五万士卒做开垦荒地,所以镇洲城里存粮很多。

    石头对阿里说,这些战俘只要多给肉食,稍加训练,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一支强军,但是类似运送物资,修桥补路,囤田垦植等工作应该会很胜任的,这样至少可以将现在做这些工作的金国青壮年替换出来训练成为一线战士。

    这次攻取镇州,虽然未杀一人而攻城略地,几乎俘虏全部敌方将领和士卒,但还是有至少一千多辽国军民向东逃脱了,辽国高层一定会知道南院大王箫富贵之子箫石头叛辽事金。

    “坑爹是难免了!”石头自言自语。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