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八章 绿光

October 17, 2019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一块好料,”方若兰对箫富贵说,“说好了,由我来调教,你不能插手。”

    “那就辛苦夫人了,箫王爷练兵的事情不敢耽误。”箫富贵巴不得妻子替自己管教孩子。

    人类近万年文明史,写在石头、龟甲、竹简、丝帛、或者纸张上的女性很少很少,好像世界一直由男人主导。然而,在家庭生活中,父亲总显得可有可无,很多著名人物似乎全是单亲家庭成长。

    譬如:孔子(2岁丧父),孟子(早年丧父),张衡(幼年丧父),王充(少年丧父),嵇康(早年丧父),陶渊明(7岁丧父),惠能(2岁丧父),(14岁丧父),韩愈(二岁丧父)、欧阳修(早年丧父),周敦颐(少年丧父),范仲淹(两岁丧父)成吉思汗(8岁丧父)。石头知道的后世名家中,出身于单亲家庭的也不少,如鲁迅、胡适、郁达夫、巴金、老舍、茅盾、丁玲、田汉、夏衍、沙汀、庐隐、路翎等,钱穆,都是从小丧父,寡母将其拉扯大。萧红则是七岁丧母,祖父把她带大;朱湘从小父母双亡,由其兄抚养;冯至九岁丧母,萧军七个月丧母,吃百家奶长大。

    在所谓的中华文明之外,也有很多名人似乎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耶稣、亚里斯托德、哥白尼(10岁丧父)、牛顿(遗腹子)、马丁-路德(早年丧父),麦克斯韦(9岁丧父)、叔本华(17岁丧父)、拜伦(3岁丧父)、安徒生(早年丧父)、格林兄弟(早年丧父)、马克吐温(12岁丧父)、爱默生(幼年丧父)、莫泊桑(10岁父母婚,随母)、尼采(早年丧父)、纪德(11岁丧父)、霍桑(早年丧父)、高尔基(4岁丧父)、卓别林(1岁父母离婚)、门捷列夫(13岁丧父)、加缪(1岁丧父)、萨特(2岁丧父)、川端康成(2岁丧父3岁丧母)、大江健三郎(9岁丧父)。

    就连石头后世最喜欢看的网络中的穿越题材作品的男主角,大多都有一个母亲,而几乎所有的男主都没有父亲,即使由父亲,对男主的影响也几乎没有。

    这样想着,自己后世和今生的这个名叫萧富贵的父亲,在家庭里面,也只能一切听老婆的话,将一切交给老婆管了,就如同刘老虎家里,几乎全部由赵大娘一个人管着一样......男主人真的可有可无?男人真得很没用?

    方若兰对石头越来越有兴趣,看石头的眼神也越来越不一样。而石头很不喜欢这个后妈,想到将来不仅仅要一口锅里吃饭,还要接受人家的调教,有些头疼起来。

    黄昏时分,方若兰让丈夫在前面比较宽敞的路边小树林旁边停住车,全家找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准备露营。

    石头帮着父亲从车上卸下一些木棍和油布,很快搭起一个不小的帐篷。马也卸了套,石头牵着它到旁边的小河边喝了水,箫富贵拿过一木盆,往里面倒了些碾得半碎的豆子,马儿吃得很想。

    方兰若带着三个女儿用弹弓射击河边的南归的大雁和野鸭子,很快就捡回来六只肥大的野禽。然后,娘儿们剖开这些野禽的肚皮,取出内脏,放进去一些调料,然后用盐水和泥巴,将这些鸟儿都厚厚地包裹起来,放在篝火里面。

    ”石头,可学习过武艺?”方若兰问。

    “没,耍武艺费粮食,再说也没人教,石头不曾耍过。”石头漫不经心。

    有道是“穷文福武”,练武的确不是刘虎头那样的人家可以承担的活动,就是原来计划好的私塾开蒙,因为侯爷家里出事而耽搁了。如果不是去偷书,石头和小伙伴们连字都可能识不了几个。

    “想学习武艺吗?”方若兰热情丝毫不受石头冷淡态度的影响。

    “不想,”石头很干脆地拒绝了。耍武艺,每天都要吃肉,父亲只不过是这没落帝国军队的一个教头,要养活这一家五口人,还要经常帮衬刘老虎家,怎么可能顿顿吃肉?

    “吃肉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方若兰变得豪爽起来,“你只要好好习文练武就行,白天习文,晚上练武。文武皆由老娘来教导。”

    火堆里飘来一丝的肉香味,箫富贵徒手从火堆里取出一个大泥疙瘩,往地上摔下。

    “行了,别显摆了,就怕人家不知道官人练铁砂掌不成?”方若兰抱起那只手,吹了吹,似乎很心疼自家男人。这个动作使得石头心头一暖。

    说着话,方若兰将一根细细的木棍往火里面一扔,那木棍将两个包裹着野秦的泥土疙瘩扎上串起,夏青飞快攥起那木棍,挑出那两个干泥土疙瘩,摔在火堆旁边。

    三个大野禽,羽毛全部被泥土粘去,光光的皮略微有些发黄,空气里的香味更弄了。

    石头和两位姐姐拿出小刀,将这些野禽切成若干块,大家吃得很香,很开心。

    而就在此时,树桩上的马突然打起响鼻,一家人离开警觉起来。

    十多个绿色的光点由远而近,不紧不慢地逼来。

    石头解下拴在腰带上的出自己的飞石索,装上一个刚刚从野禽身上剥下来的坚硬土块,转个身,干泥土块飞了出去,落在那些绿点前面,发出很一声爆炸一样的响声,那些绿点不往前运动了。石头一鼓作气,将身边能发射的所有硬一些的泥土块喝鹅卵石都投掷了出去,那些绿光点稍微后退了一些,但是数量却多了起来,而且分散迂回,将石头一家的营地包围了起来。

    “好孩子,先休息一会,”方如兰轻轻将石头拉到后面,拿出弹弓和一大口袋铁弹丸。

    三个女儿也很沉着地往弹弓里面装铁弹丸,分左右后三个方向守住帐篷。箫富贵手持弓箭站在马一侧的马车车头,居高临下,先射出一箭。

    伴随着一声嚎叫,最近处的绿光点灭了两个。

    但是,更多绿光靠了上来,四个女人的铁弹丸也都发射了出去,更瘆人的嚎叫从四面八方传来。

    石头与夏青在一起,适合飞石索投掷的东西已经很难找到,他只好随手抓了一根木棍,警觉地守在这个可爱妹妹身边。

    夏青毕竟年纪小,虽然平时弹弓打得很准,但这时候心浮气燥,还是浪费了不少弹丸。

    好在父亲箫富贵的弓箭往这边支援得多一些,要不然,夏青和石头这个方向可能守卫不住了。

    绿点进攻得很急,到最后,石头都差点被绿点下面的獠牙和獠牙下面的利爪扑到。千万可不能让这些犬科动物咬伤或者抓伤,尤其是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狂犬病就是艾滋病,没药可治,更别说能使人体产生抗体的疫苗了。

    石头挥舞这大棒子,虽然没有几次打到这些野兽身上,但是这种气势,也使得那些野兽不敢太放肆,不敢太靠近。

    一阵又一阵疯狂的攻击被打退,那些残存的绿点在远处蹲守了起来,时远时近,好像在故意消耗被围者的体力和耐心。

    全家人谁也不敢进帐篷休息,背靠背守在帐篷周围,与那些绿光对峙。

    天慢慢放亮,石头看见帐篷周围到处都是血迹,十几头野兽以各种姿势僵硬地倒在雪地上。远处对峙的那些似狗非狗的野兽,还在嚎叫,没有离去的打算。

    父亲已经拆掉帐篷,套好马车,又去找回来一些羽箭。

    石头和四个女人一起,将附近四具被后妈叫做狼的野兽尸体抬上车,顺便拣回了一些鹅卵石和铁弹丸。

    石头也早就判断夜间的绿色光点是狼的眼睛。令天不解的是,西京大同府自己生活了很长时间的那个家乡,也偶尔会遇到狼,但那里的狼很少有攻击人的。不但不攻击,那儿的狼还有些怕人,连人庇护的家禽家畜都不敢攻击。现在这些凶猛攻击人类的狼群,石头还是第一次遇到。

    石头想起后世爷爷讲过那个时代爷爷曾经经历的狼灾:成群成群的狼,叼走敞院里玩耍的孩子,扑倒来救援的老人,后来发展到攻击落单的青年人......

    现在,这些恶狼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这里也出现了类似后世爷爷说得那种狼灾的的情况呢?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石头不敢多想,但是又忍不住不想,感觉到肌肉开始发紧,手脚开始出汗......

    夏青和冬梅上车,父亲箫富贵在前牵缰绳,后妈在后面,左右分别由石头和春华警戒,全家人缓缓往南京方向行进。

    那十几只狼跟在马车后面,始终保持着距离。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