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六十章 复式薄计

October 17, 2019

在完颜昌的木屋中住了十来天,会宁府的女真官员就来找完颜昌说,需要抚恤的战士家属统计已经基本完成,各部落的头脑们却无法商议出分配方案,王爷回城主持具体抚恤金的发放工作。
  石头也应邀请参加了这次会议。当大家都拿不出除了将这笔巨款平均分掉之外的方法的时候,石头提出,分掉三百两,剩下的二百两作为各部落的入股,成立商队,从大宋南方买茶叶稻米,卖到金州会宁等北方城市,然后再去极北购买优质毛皮和药材贩运到南方,一来一往,获利至少翻倍,二百两黄金很快就会变成五百两。石头自己愿意出一百两黄金入股,另外可以拉箫春兰和李剑虹各入一百两黄金的股。
  完颜昌和部落首领们接受了这个方案,大家都分头去筹划和具体落实。
  石头于是告辞完颜昌,带着随从,骑着战马,向西而去。
  上次灵车经过的一路上,已经有不少土著部落住进了那些小木屋,这让石头很欣慰。因为这个原因,每个晚上都可以在人家里投宿,可以喝到热腾腾的汤饭,马匹也有人帮忙照料,一切似乎都在想着好的方向发展。
  半个多月之后,石头一行人到达了金州,蒙兀的煤矿已经开始勘探阶段的开采,闪亮着金属光泽的无烟碳是冶炼厂最理想的燃料,冶炼高炉也已经砌好。
  那些娶了老婆成了家的南国罪犯们,都在忙着建设家园,一座新的城池在距离金州不远的矿山脚下拔地而起。这是一整座单层木石混合建筑物,屋脊很陡,以防冬天积雪,夏天积水。地板悬空一人多高,防止山洪冲击。整个矿工村长度约五里,宽度约二里,高度约三丈,冬天全封闭,夏天按动机关打开各家院落。每家两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壁炉和暖炕,冬天取暖将直接用陶制管道引来冶炼厂的多余热量气。制陶作坊已经开工,管道已经做出了差不多一百根,硬度也已经测试过了。
  沙金矿开发比较简单,仍然用古老的水洗法,岩金矿和铜铁矿要等冶炼高炉全部建好才行。现在建的这座只是实验炉,工匠们仍然在用红色粘土烧制陶砖,测试耐火性能,为正式生产的冶金高炉做准备。
  找人的机制已经建立,以后不担心人力资源跟不上,石头又不懂冶金采矿,金国高层将他调到兀术军中,让他结合辽军体制帮助改革军队。
  完颜乌乞买上台之后,对原来的内政外交略微做了一些调整,让完颜宗翰主持内政,完颜宗弼(兀术)总领全国军队,外交则完全交给自己的嫂子,也就是石头的奶奶。
  石头的奶奶在大宋过得很惬意,每日看戏打牌,挥金如土,将宋朝君臣哄得恨不能立刻就去贝加尔湖畔看雪雁吃鹿肉去,矿山入股的事情也很快就敲定,第一批宋朝的工匠和劳工也穿过夏国,去了金州。老太太与李师师等文艺界大咖们也相处得极好,还创建了剧社,排演了若干部宋版话剧,如《梁祝》、《雷雨》、《悲惨世界》、《活着》等。
  宋朝人生活安逸,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事情,所以悲剧故事在那里很有市场,正如石头后世的美帝,左右两大洋,前后无强敌,土地丰饶,人民富足,国内几乎没有什么灾难,灾难和战乱类电影却有着很大的市场。
  老太太还改良了开封的演出剧场,将原来的高舞台低观众席改为低舞台高观众席,观众席呈半圆形围着舞台,越往后越高,还专门为贵宾设置了包厢。这样的剧场,声学效果极好,不论坐在哪个位置的观众,都能清楚地听到舞台上演员的台词。达官贵人尤其喜欢这样的布置,原来看戏仰视,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现在改为平视或者俯视,感觉好多了。
  离开宋朝的时候,皇帝带着群臣将老太太送出皇宫很远的距离,还亲自唱了首《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才洒泪而别。
  到夏国的老太太,在外交舞台上,更是如鱼得水。老奶奶后世也是上大学,丈夫还曾经在夹边沟农场与后世天朝最有智慧的一些人从饿死同伴的身上抢过衣服鞋帽......因为对自然科学,尤其是光学方面高深的造诣,老太太在兴庆府组建了华夏大地上第一个科学院,亲自担任院长,很快就研制出了玻璃烧制技术,将夏国的沙子变成了透明的建筑和装饰材料,后来为夏国皇帝建设了一座玻璃宫殿,轰动了所有华夏各国,成了各国都争抢的香饽饽。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改革金国军制动静太大,石头觉得自己和兀术大叔都还没有积累到足够的控制能力。金国现在还是全民皆兵体制,而后世的军制则是以募兵为主流,辽国和大宋都早就过度到了募兵制,改革起来也许难度小一些,但是如果不到不变革就要灭亡的地步,也不可能变革成功。辽国箫富贵改革军制,是在自己培养的军队的基础上进行的,与后世袁公保小站练兵是同一条路子,所以成了。金国现在这种体制本身的生命力不弱,一动不如一静,军制改革,等几年再说,以免伤害金国各方面势力在军中盘根错节的利益。
  兀术被石头说服,任命石头为金军军需总管,负责全军物资装备的制造,维护,保管和调配使用。
  石头觉得金军几乎没有账目登记制度,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自己工作无从开始,于是咬牙将春兰教授给他的复式计帐法引入金国的军需物资管理之中。各类物资的入库、出库、运输、折损等都有详细的等级与核查,提高了效率,避免了浪费,兀术大伯很满意。
  兀术大伯很满意,宗翰大伯就不太满意了。
  女真从原始鱼猎部落跳跃到主导管理一个国家,虽然创立了类似汉族保甲制度的猛安谋克制度,但更多的国家管理制度并没有形成,各类物资的管理基本上还依靠原始的诚信原则,而不是详细的统计,记录,以及核查。完颜宗望虽然感激箫氏父子放水让金国西迁延续国祚,但是看到这个外来户在女真人社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感觉总是怪怪的。现在又如此在军需物资上如此斤斤计较,很多女真元老们都去乌乞买那里诉过好几次苦了。
  宗翰觉得石头这个年轻人风头太盛,比自己遇到过所有的契丹人和汉人都难缠,这位大伯甚至开始相信一些亲信说得:“这小子在成心找茬!”
  “兀术想揽权,直接说就是了,何必在账目上给某找麻烦?”宗翰大伯喃喃自语。
  兀术体系的一些女真,契丹,党项和汉族新贵们,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石头的财务制度改革,很多人觉得,这实在是过于较真。只记账核账也就罢了,还要在各类器械物资上打上标记,编上号码,大家觉得很难适应。
  然而,看到完颜宗翰体系的官吏被石头的新章程弄得灰头土脸,完颜宗弼体系的官吏很开心,于是齐心支持石头,开始努力主动学习复式簿计法,越学越觉得有趣,越有趣越想深入学习,石头觉得自己肚子里那点货快不够用了,”春兰啊,快来帮帮我吧!”
  春兰还真来了。
  ”让金国向兵向东运动,进入辽国非军事区!”春兰没功夫教授兀术的手下会计知识,只对石头和兀术说了一句话,就连夜往回赶。
  兀术正在准备生发进攻西州回鹄,春兰的请求有些令他稍微有一点点为难。
  ”可以让蒲剌与孛儿只斤夫妇召集蒙兀族勇士攻打塔塔尔部,逼近威胁夹山。”石头建议。
  ”对,金军预备役全部跟上去,动静闹大点,金军主力偷偷快速西进突袭高昌回鹄部。”兀术指着地图,稍微犹豫了一下,对手下说,“或者,干脆先平了塔塔尔部,稳定后方,然后再西征?”
  “末将赞成先统一草原各部,然后再集中所有的资源,一举而下回鹘!”阿里支持后一种选择。
  “老朽也赞成此策!”是老将军银术的声音。
  石头不太懂行军打仗之事,还是坚持老办法:一切随大流!于是也表示赞成。
  剩下的就是找茬儿了,要做到师出有名,还真是个技术活。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