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一章 噩耗

October 17, 2019

令春兰意外的是,已经承担起男子汉责任的早熟孩子石头对兵法军阵几乎没有一点儿兴趣,这家伙非铜非铁,不喜欢文,更不喜欢武。之所以愿意练习十三枪棍,只是觉得好玩而且容易学。当春兰努力将他打造成战士,要求他扎马步,举石锁,练推搡相扑之术等武艺基本功的时候,他直接拒绝。

    虽然有些失落,春兰还是决定暂时不找石头的麻烦。乱世已经来临,天翻地覆之际,无忧无虑牧歌田园的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石头,你这块好铁,我春兰一定要好好打造!

    春兰观察到,石头几乎没有特别的爱好,做什么都浅尝辄止,没一样精通的技艺。若果不是决断能力多求少还比其他人强一点点,耐心比其他人稍微好一点点之外,春兰还真看不出这家伙有什么长处。

    这家伙,怎么就和他的亲生父亲差别这么大呢?箫富贵可是当世不可多得的杰出人才,文武双全,还懂的做生意,做农牧之事也很有一套,顾家,就连哄女人开心,都是那么......唉,可是,为什么就不能分一点点给这个愣小子呢?

    石头仍然我行我素,独来独往,几天下来,春兰几乎收获了所有人的效忠之心,而他则完全似乎超然世外。不过,这家伙运气特好,干活不用心,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作用,所以,威望还是积攒了些。

    这三四十人,几乎全部步行,走走停停,走了五天,总算到了位于西京大同府近郊的刘家营。

    不过,村子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突然出现这么多陌生人,居然没有人出来观望,有些人家甚至空空的,人都去哪儿了?

    刘虎头家里人还都在,赵大娘还是那么开朗,梁子还是那么胆怯,召弟还是那么伶俐,黑蛋还是那么放肆。赵大妈说,这里已经过去了两拨逃难的,刘家营的人也开始害怕起来,有几家在宋朝或者西夏有亲戚的人家已经举家搬走了。刘家决定留下来,赵大娘说,女真人来了也没啥大不了,谁家皇帝来了不都需要老百姓养活吗?就大同这一带,这几百年,李唐之后,皇帝走马灯似换了那么多,后来过来契丹这个外来民族,也没有发生驱赶杀害汉人的情况,老百姓照常种地牧羊生娃,过得也不错。女真人,即使真如传说中那么野蛮,也比契丹人差不了很多吧?

    作为辽国贵胄的侯爷,就更不愿意在这国家危忘的时候逃往他乡,如果不是这一带实在没有壮丁可以招募,侯爷一定会倾尽家财,为大辽朝廷招兵买马的。

    难民们在刘家营废弃的院落里又修正了三天,买了一些粮食,打了些干净的井水,准备向西南方向继续前进。

    队伍刚出村子,梁子就急慌慌地跑来说,刘大叔疯了,赵大娘晕过去了。

    石头于是让春兰带大家先行,自己随梁子往回跑。

    跑到半路,就看见刘大树满身污秽,口中念念有词:”玉皇大帝,大萨满,救救我儿,救救我儿!”

    ”黑蛋出事了?”石头赶紧跑回家,看见赵大娘口吐白沫躺在院子里,召弟和黑蛋傻傻地站着,召弟自言自语;”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梁子,这是咋回事?”石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深深地呼出来,轻轻抱着梁子的肩膀,冷静地问。

    梁子也不说话,带石头进入主屋,从方桌上拿起一章盖着打印的粗纸,递到石头手里。

    这是辽国西京府衙门的公文,用汉文书写,大致内容是告诉家属,刘兵娃在北京保卫战中阵亡,为国捐躯......

    ”去你妈的为国捐躯!”石头骂除了声,“他妈的皇帝,他妈的国家,都下地狱吧,下地狱吧!”

    突然,一只带脂粉香味的手蒙在石头口上。石头想摆脱,对方力气很大。

    石头抹掉眼泪,转过身,看见春兰站在自己面前,一把将自己拉入怀里,紧紧抱住说:“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

    石头于是立刻跑到刘大娘身边,擦去大娘嘴边的白沫,掐住人中穴,大声呼喊:”大娘,大娘!”

    刘大娘还是没有回应。

    春兰将黑蛋和召弟揽入怀中,轻轻安慰。

    石头想起在后世父亲抢救一个爬电线杆触电昏厥的男孩时人工呼吸的情景,将大娘的身体放平,捏住大娘鼻子,口对口吹入一口气,然后用力挤压大娘胸腔,然后再吹气,再挤压......

    “啊......”大娘终于睁开眼睛,痛苦地喊了一声。

    也没有流太多的眼泪,刘大娘轻轻叹了口气,”人已经死了,周围几个村的同龄孩子们都死了,这是打仗,早就想应该想到。”

    ”儿子,大娘能撑住,快去找找你刘叔,他心眼小,可别想不开......“大娘平静地说。

    石头于是看看春兰,春兰过来扶住赵大娘,催促石头;“快去!”

    石头转身拉了下梁子,两个人出来院子。

    在当初因为救两只从巢里掉落的雀儿吊在半空,兵娃赶来救下自己的悬崖边的歪脖树下,刘虎头站在那里,正准备将头伸入绳套。

    石头赶紧跑过去,抱住刘大叔,梁子也赶紧把绳子从树叉上解下来。

    这时候,侯爷来了。

    这位契丹贵胄,坐在刘虎头前面,打了刘虎头两个嘴巴,红着眼圈说:”你还我好徒儿!”

    石头和梁子都知道,当初兵娃实际上还没有满辽朝的兵役年龄,可兵娃喜欢从军,尤其听说女真作乱,更是跑到衙门里闹着要当兵。

    作为老师,侯爷恨严肃地赵兵娃谈过战争的危险以及个人在这种危险中的脆弱和渺小,兵娃也有些动摇。可是后来,当兵娃问刘老虎和赵大娘的时候,老两口觉得,出去,再辽军营里闯荡闯荡,说不定也能如侯爷祖上那样封侯拜将,为老刘家的祖先争口气......

    挨了两个耳光,刘大叔慢慢地恢复了正常,呜呜地哭嚎了起来。

    侯爷也在抹眼泪。

    大家都无言,只是默默地坐在冰冷的土地上,默默地流泪,伤心。

    战争,似乎是那么的遥远,可它已经实实在在地开始吞噬这些人的至亲之人了。

    兵娃虽然不是刘虎头的亲生儿子,却是刘虎头最疼爱的孩子。就在刘虎头刚刚收留沿街乞讨的赵大娘和兵娃母子的时候,这娃还有些倔,就是不叫爸爸。当时刘虎头也没有勉强,只是以后空就带着他去集市上玩,后来又送到侯爷张罗的私塾里读书,让侯爷交给他一些武艺和兵法,慢慢地,兵娃就成了加了半个顶梁柱,成了刘虎头的精神依靠。刘虎头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可能没什么大的出息了,而兵娃却在各方面表现出远超过他这个继父的禀赋,兵娃在乡亲们中间的威望,也远比父亲高。

    也许,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兵娃并不是唯一要被送到战场上去的孩子,接下来,石头、梁子、黑娃都可能紧跟这他们的大哥,自备兵器甲胄马匹,前往军中效力。也许其中的一个可能会名垂青史;然而,更大的可能,这些娃娃都给这个国家奉献出生命,而这个国家不论强盛还是衰败,人们都会将这些娃娃忘得一干二净......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石头后世看过的很多穿越中主角出将入相,甚至当了皇帝,而石头真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却没有一点动力和信心利用自己后世的见识来改变些什么。

    即使真的改变了,阻止住了女真的扩张,大辽再延续上一百年,华夏民族又会如何呢?更大的可能,没有岳飞、韩世忠、辛弃疾、李清照、陆游等等灿若星空的人物,有南宋瓷器远销欧洲,也就没有“China”这个后世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词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