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七章 吹牛王子

October 17, 2019

马车在晋王府门前停下,立刻就有人搬过来一把板凳,车较内下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奶奶。

    老奶奶向石头伸出手臂,石头顺势搀扶老人迈过们槛。

    “老人家,您已经到王府,晚辈也正好忙生意,就此别过,您不介意吧?”石头恭敬地问,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不急,不急。”虽然有丫鬟过来接过老太太的手臂,老太太似乎还是不太愿意石头离开。

    “年轻人是哪国王子?”老人家看着石头,停住脚步。

    “那是族人戏言,老人家不必当真。”于是,石头便缰自己“吹牛大王”的来历大概解释了一下。

    当听到石头说道辽国西京大同府的侯爷,老太太问侯爷的名字。石头说只知道在辽国的姓是耶律,不知道侯爷的名。

    老太太又问了关于辽国难民的情况,当听到难民被变了性情的狼群围攻伤害,不仅凄然泪下。

    石头自己也有些难过起来,这一群难民被自己一家人就到了夏国,更多的难民在逃难的路上就在饥寒和饿狼伤害只下,无助地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为了从悲情中走出来,石头于是开始给老人讲吹牛大王的故事。

    石头还真会讲故事的,讲到暴风雪的天气,一个士兵冒着如沙子般的雪粒艰难前行,模仿被冷风隐面吹袭,喘不过气的情景,不仅又想到了那些在风雪中行进的辽国难民。

    稍微沉默了片刻,石头继续讲述故事:“我将战马拴在尖木桩上,在积雪里睡着。第二天发现马儿吊在高高的塔尖,才发现先前积雪融化埋了整个城市,现在自己在地面,而战马则还在空中......“

    沉闷的气氛被一扫而光,老太太哈哈大笑,周围的奴仆也笑得前仰后合。这也许是因为石头讲的绘声绘色,也许是因为古人娱乐比较单调,笑点比较低。

    ”哈哈,吹牛王子,名副其实也!“一个女声从石头身后发出,这声音听上去很舒服。

    石头回头看去,一位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点地小女生,穿过膝小袖衣,长统靴子,佩豹皮弓囊,虽然没有春兰那么粗犷,却也英武逼人。

    石头还没有做出反应,大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石头感觉到似乎有大人物要进来,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

    ”王子莫要慌张,晋王叔叔不会吃人的!“那女孩似乎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却对这里很熟悉。

    王府里的奴仆有的半跪,有的躬上半身,看上去非常恭敬。

    那女孩子则跑着向门口迎上去,边跑边喊:”晋王叔叔,家里来了个王子!“

    来者身材高大,双目如炬,鹰勾鼻子,颌下钢针一样的红色胡须;穿团花锦袍,戴毡帽,腰间束唐式带子,上挂小刀、小火石等用物。这个汉字迈着坚实的步伐,进入大门,来到老太太面前,就要行跪拜之礼,石头赶紧躲开。

    ”算了算了,别把王子吓着了。“老太太赶紧阻止,那汉子也不执拗,直起身,拉着迎接他的小女生的手,看着石头,浑厚的男中音:”你就是控制住我那花斑马的王子?“

    石头硬着头皮答话:”回禀王爷,小人不是什么王子,只是会讲述吹牛大王的故事,族人给小人取了个吹牛王子的诨号而已。“

    此时,奴仆们也给王爷搬来一把椅子,那王爷在老太太左侧坐了下来:”好,那你就继续吹牛吧!“

    石头于是接着刚才的情节继续往下讲述:”事态的发展,完全不出我之所料,尽管我是不希望有这样的结局的:那头狼根本不把我这瘦小的身躯放在眼里,它四足一蹬,窜过了我的身子,向马儿疯狂地扑了过去,先是抓碎一层表皮,然后把那可怜畜生的整个臀部,一下子全都吞到了肚里,那畜生又是恐惧又是痛苦,拚命地奔跑。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活得了性命,然后悄悄地抬起头来,心惊肉跳地向前边一看,只见那头狼正在步步进逼,吞噬着马的内脏。等它恰好把身子钻到了马肚里,我就以我独特的敏捷,抡起手中的鞭子,狠狠抽打它的皮子。它蒙在马肚内,遭到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险些把魂灵都吓出了窍;它只好竭尽全力地向前奔去,而那马的尸骸,这时却好地一下,倒向路旁去了,看哪!目前在我的车辕下,那头狼,竟当上马的替身了。为了报仇雪恨,我的鞭子不停地抽打,我以流星般的速度直抵侯家集,路上既顺利又安全,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想不到围观的族人,脸上竟一点也没有惊诧的表情......“

    王爷一家主仆笑得前仰后合,老太太更是不住地用手帕擦眼泪,当然,那时笑出来的眼泪,那小女生笑得咳嗽了起来。

    石头停下来,等着大家平静下来。

    ”王子从大辽逃难至此,可曾遇到辽金边境那些嗜血狼群?“终于喘过气来的王爷,并没有要求石头接着往下讲,而说起了这个严肃的话题。

    石头说,族人们也说起过嗜血狼群,不过自己还不曾遇到,但是,在陪伴父亲和继母一家去南京的途中,却遭遇了野狼的围攻,差点送掉性命。

    然后,石头又说了侯家集准备善待夏国本土的虎狼,不开垦土地,不放养羊群,不与本土野兽争夺食物,希望本土野兽保持一定的数量,来抵御可能在冬季黄河结冰之后从辽地过来的食人狼的入侵。当然也说了春兰会与虎狼沟通的事情。

    ”食人狼已经过了黄河,“王爷摸了摸颌下钢针一样的胡须说,”兴庆府近郊已经收到有孩童被狼叼走的案子。“

    ”对,刚才我去城外慈恩寺上香,就遭到群狼攻击,几个随从到现在还生死不知,幸亏这花斑马跑得快,老身才幸免遇难。“老太太接国话茬。

    ”某一定调集军队,用我大夏神臂弓射杀这些孽畜!“晋王先是狠狠地说,然后由缓和语气道,”只不过,可惜,我大夏国本土狼群却要遭受池鱼之殃了!“

    ”王爷无须耗费国家资财调动军队灭狼,小人和族人一定可以消灭这些入侵的狼群而不伤害本地的狼群。“石头觉得,应该为收留族人们避难的这个国家做一点点事情了。

    ”小人?你不是王子吗?“那小姑娘吃吃地笑着,略带一点挑衅道,”这不是在吹牛吧?“

    ”在晋王千岁及老太君面前,萧石头不敢吹牛。”石头觉得,应该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人家,这吹牛王子的诨号对于自己做正经事情,的确不是很好。

    “你姓萧?是辽国贵胄?”那小女生问,态度有些恭敬起来。

    “我不是契丹人,我父母都是汉人。”石头诚实地回答。

    “好,你们侯家集出人出钱出力,我给你三张神臂弓,两把夏国剑,”晋王豪爽地说,“此战不可伤害我夏国本土狼群,就这么定了!”

    “不过,牛皮,还是要继续吹哟!”那小女生又调皮的说,“后来呢?接着讲!”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