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三章 卖羊

October 17, 2019

赵大娘将摔刺枪棍的全套练法教授给春兰,石头和梁子。

    与兵娃临走前教给小哥几个的童棍风格相似,摔刺枪棍也没有固定套路,只是简单的七八个姿势,联系着可以自己侧重练习,也可以在棍头包上沙包对刺。其中有几个动作与后世二战期间日本士兵的刺杀技法有些近似,主旋律动作是弓步双手持枪从上斜方向劈刺,碰到可借之力立即反弹改变方向旋转击刺。赵大娘说,这套枪棍主要用于步战破甲,可单兵使用,也可以在军阵中使用,但不适合马战,因为马战所凭借的主要是马力,只要控制好战马,单手持长枪或者弯刀前冲就行了。

    看到石头总算开始认真习武,虽然不是自己在教,春兰也开始安心了。看来,这个倔强的弟弟,只有当妈的来调教了。春兰看得出来,石头已经将赵大娘当亲娘来对待了。

    不管怎么样,春兰自己也开始喜欢赵大娘了,为自己初次见到赵大娘时的轻慢态度感到羞愧,幸亏赵大娘没有看出来......

    葬礼过去七天之后,赵大娘与另外三家人结伴先行了。

    这次,赵大娘没有坐车,而是选择骑马,说要一路恢复骑术。

    看着大娘身背长弓,腰挎宝剑,从背后斜拎长枪的样子,石头觉得自己似乎变小了,这英姿飒爽的女子,无论如何,也与照顾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农家村妇联系不起来。

    谨慎小心得梁子是赵大娘的得力助手,这小哥打得一手好算盘,记忆里也是哥这支南迁队伍里最好的。

    刘虎头本来就残疾,加上丧子之痛,还是少言寡语,也只能操心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了。

    送走赵大娘一行人,侯爷的商队也已经准备好了:十五匹骆驼,三十匹骏马,八架马车。挑夫的角色就让难民众的青壮年扮演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直奔西夏而去。

    徐家营距离西夏也就两天的路程,现在的西夏皇帝,据说是大辽皇帝的妹夫,夏辽两国关系很亲密,边境互不设防,所以,侯爷,石头和春兰才放心带着这近百人的队伍前往西夏。

    这些假扮成商队的逃难者在黄河边又休息了一天,联系好摆渡大船,又用了两天的时间,一百多人以及所有的牲口物资都总算过了平安黄河,进入西夏,又走了一日,大家终于来到银州城外。

    侯爷让一百多辽国难民找一处平坦之地安营扎寨,维护车辆,圈好骆驼和羊群,伺弄好牲口,自己坐一辆车先进了银州城。半日之后,侯爷带着几个西夏人来到难民营,那些人点了一下来挑选了十来只羊,然后,带头的那个凸顶胖子将手伸进侯爷的袖筒里,两个人挤眉弄眼一番之后,侯爷摇头,那人也摇头,于是那十只羊回群,那些人悻悻而去。

    侯爷告诉大家,对方出价太低,这笔买卖没做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侯爷陆续又带来了几个客人,但对方报价越低,生意根本没得谈。

    这些羊必须尽快卖掉,不然,进入深冬就要掉膘,到时候每天消耗草料不说,还可能患病。

    春兰建议侯爷让她和石头进城看看,侯爷有点气馁,正好也想休息一天,便让春兰和石头带几个难民子弟进城。

    晚上回来的时候,这姐俩赶着一大群羊回来。侯爷觉得这些羊买贵了,但还是出了钱。

    在接下来几天里,春兰和石头每天都赶羊回来,侯爷越来越不放心:不是说好卖羊的吗,怎么反倒买回来这么多羊。不只买羊还买草料回来,而这钱都要侯爷出,谁让他老人家钱多呢?

    不过,几天下来,候爷的钱也消耗去了一大半。第六天的时候,候爷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为了转移候爷的注意力,石头开始给候爷讲故事,将“吹牛大王历险记”差不多讲完的时候,候爷钱袋里的金叶子也差不多消耗完了。

    第十天的时候,银州一带可以上市的羊都卖完了,羊价上涨了两倍。

    候爷总算有了些笑容,急慌慌地就要开始卖羊,说按照这个价格出手,一定狠狠地赚一笔。

    春兰和石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羊分了类:怀孕的母羊单独一圈,驱使的羯羊单独一圈,体弱的羊又单独一圈,用低于市场行情一成的价格卖掉所有体弱的羊,然后以高于市场价格五成的价格卖掉一半羯羊。

    这时候,有人从夏州方向赶来近百只羊,银州的羊市恢复了平衡,价格又开始回落。

    然而这时候,候爷、春兰和石头他们这一百多人已经赶着羊群和牲口来到了夏州。

    此时的夏州城已经满是残垣断壁,但是周围还有不少居民,各种贸易还是比较红火,

    因为夏州本地的很多羊被吸引去了银州,这里羊只的供应出现了暂时的短缺,加上这个地方又很大,所以,羊的价格比银州羊价最高的时候还高一倍,但是,在石头和春兰坚持下,候爷又买了一些羊,当然都是大肥羊。

    离开夏州之后,商队又慢慢地走了五天,到了西夏最大的城市西平府。

    西平府的消费能力很高,同时受到其它地方羊价上涨引发的连锁反应,羊价比夏州又高出五成,石头让候爷将所有的羯羊都出手。

    赚了一大笔钱的候爷心情非常好,给石头和春兰分了红,将所有的生意都交给这姐弟俩打理。

    姐弟俩粗算了一下,觉得候爷还是有些小气,赚了那么多,才给了一成的红利。不过,成为候爷所有生意的大掌柜,这种感觉也不错。再说,这一路走来,也没少消费人家,人家也没有计较。

    石头和春兰叶不客气,又在市场上高价买了些怀胎的母羊,又买了几车饲料,这群辽国难民离开西平,顺着黄河水流向北,走走停停,边走边放牧,十天后到达黑水城附近的居延海边,从当地的西夏人那里买了一大片土地,开始搭建茅草屋,储存粮食和饲料,收集羊群和牲口过冬用的甘草,这一百多人总算安顿了下来。

    经过这一路的行走,逃难也罢,经商也罢,大家同舟共济,相互之间已经建立了很好的信任,有几个失去丈夫的寡妇甚至开始对一路帮助过他们的契丹难民青年有了好感,有些甚至已经在偷偷野合,这么冷的天,也不怕冻屁股。

    大家都公推候爷为所有人的族长,候爷也当仁不让,很高兴的接受了大家的好意。当然,作为这一群人里面最大的学问家,他还是更愿意教一些愿意识字的新旧族人认字读书算账,至于族里的俗务,还是交给石头和春兰这两个喜欢折腾的年轻人去玩吧。

    石头的心里,也已经接纳春兰为自己的姐姐了,于是不再抗拒春兰给自己教授武艺和兵法。

    武艺到不用再教什么了,只要把以前学的那些都再练练,在积累些实战经验,石头那点东西也就够用了。

    兵法,当然要从最基本的开始学习。

    于是,春兰给石头讲解当时南北各国弓箭铠甲的制造工艺和使用特点,女真枪械与宋辽同类武器的优劣对比、大规模会战所用的人员和自重的配给、行军和扎营所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

    石头的确在认真学,还做笔记,也经常提问,但是心里却在嘀咕:这些要素自然重要,但是,当一个民族整体没落,如先贤们所说的“人相食”,再好的武器、再好的战士和将领、再好的战略战术,又有什么用处呢?无非就是多牺牲一些人而已......

    新族人们开始主动与周围的党项人和汉人交往,努力融入当地人的社区。

    不过这个地方还是很荒凉,地广人稀,虽然自然条件非常好:有适合于耕作的肥沃土地、鱼虾乱跳的清清大河、宽阔的湖面、和肥美的牧场......

    这一带人口最集中的地方,就是五六十里外的黑水城了。等过完这个冬天,侯爷准备组织几个小型的商队,去黑水城里贸易。赚钱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通过生意与这一带的居民建立友谊和相互之间的信任!当然,有钱赚,也不能不赚!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