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九章 战狼

October 17, 2019

石头虽然大包大揽地从晋王爷手里抢过了驱逐外来入侵狼族的差事,可真的与这些本地狼打交道,训练它门遵守纪律,按照人思维中的战术行动,石头觉得几乎不可能。跟着春兰这么多天,所谓狼的语言,也就是将那些不太忙,而且饥肠辘辘的独狼叫来几个,通过给它们食物,让它们翻越障碍,匍匐隐蔽,坐下休息等几个简单的动作。至于那些在狼群中多少勉强能混个半饱的狼,以及正在组建自己狼群的狼,或者正在狩猎的狼,春兰的吼叫和哨音几乎是无用的。

    不过,春兰却很有信心,她说这就足够了。如果狼也能如人一般能够有意识地组建军队,通过大规模的外交和军事手段开疆拓土,人也就不会成为万物之灵了,人的生存一定会受到威胁。

    爱江也终于明白,组建狼群战队配合夏军抵御女真进犯,是不可能实现的。不过,她还是很喜欢和狼相处,每天都在本子上记录所见到的每一头浪的行为。

    石头在心里对自己悄悄说,真应该穿越回去,告诉那个名为战狼的电影的团队,人之外,只有马匹和大象可以训练成战马和战象,别的动物都不可能参与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没有战虎,战狮,战豹,更没有战狼!

    春兰说,现在侯家集周围有大约三十头可以召唤来的独狼,她打算尽快将这些狼带领到辽夏边境,看看这些狼的战斗力。

    说干就干,她让族人准备了十几个木头笼子,带几个族人在村外放好,里面放上酒浸泡过的肉块。果然,一天的功夫,就有二十七只狼进入木笼,醉翻在里面。

    族人们关闭木笼,将装着醉狼的木笼抬上马车,总共用了十驾马车,然后,用一天一夜的时间,来到兴庆府东百里之外的黄河边,打开木笼。

    春兰,石头和爱江带着侯家集的族人们在附近找了个被废弃的小村庄,解开拉车的牲口,大家利用白天好好睡觉休息。

    黄昏的时候,春兰,石头和爱江安排族人三个人一组,轮流站岗放哨,保护拉车的牲口,三个带头的在草堆上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春兰,石头和爱江三个头领早早出了村子,站在高处,三个人一起学狼嚎叫,招呼那些刚放出去一天的黑水独狼们聚集到这里来。

    很快就有了回应,狼嚎声慢慢靠近。一个时辰之后,二十七只狼都一个不少聚集了过来。

    三个人好好查看了没只狼的情况,发现几乎所有得狼牙齿缝隙里都有狼毛,身上都有被咬过抓过的痕迹。

    春来用肉块给这些狼一些物质奖赏,同时通过抚摸等方式对它们进行精神抚慰。

    爱江提议跟着这些由黑水独狼组成的狼群去巡视一下,春兰说应该再等三天,现在重要的是保护好车队,别的事情,教给这些狼就可以了。

    这些黑水侯家集人继续往前运动,在黄河边的一个被废弃不久的渡口停留了两个时辰,看到河面上已经上冻了,冰面上的薄薄积雪上面,还没有野兽的足迹,但是河对岸的狼嚎声已经隐约耳闻了。

    车队又回到那个荒村,发现五头黑水独狼已经带着新征服的本地狼群在村口等着大家了。于是,人和狼又是一番亲昵,相互认识,熟悉气味和外形。

    天气越来越寒冷,又下起沙子一样的雪粒子。

    每天都有黑水狼带来本地狼群报道,五天之后,只剩下四头狼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狼群,这四只狼要么不够勇猛,要么被春兰驯化得太过,总之,这四只狼似乎很安于现状,后面几天干脆就在村子里找破窝棚住下,饿了就来找石头他们讨要,连狩猎也懒得去了。

    就在这些黑水人来这个边境荒村驻扎的第十一天晚上,熟悉的狼嚎中夹杂着很多不太和谐的声音,村子里四头独狼聚在一起,再也不敢分开,牲口也紧张的蹄子乱刨。

    幸好这个大院子的围墙上的豁口和窟窿已经被族人们补上,尽管如此,石头春兰还是安排众人在院内布上刺猬阵,十架高箱大车围成一个圈,人在车内持弓箭和长矛受卫,牲口放在圈中间。

    外面那四只独狼并没有来这里寻求庇护,而是分散在村子的其它院子内,用嚎叫声回应远处熟悉和不熟悉的的嚎叫声。

    就这样闹了一个晚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天亮以后,三个头领带着弓箭等武器,骑马去河边巡视,一路上看见好十头陌生的独狼,这些狼看上去都比较瘦弱,但并不失狡猾。春兰通过狼语试图与这些独狼沟通,大致明白这些都是冒险从结着薄冰的河面上跑过来避难的辽国狼。

    来到老渡口,冰面上果然有不少狼爪印,冰面也有不少裂痕,但是冰没有破。根据这些脚印看,有二十多只狼从这里过了河。

    黄河在从黄土高原下来之前,沿岸大多是悬崖峭壁,所以,即使冬天河面结冰,来往与两岸的人和野兽都选择两岸都相对平缓的地形,而老渡口则最理想。

    三个人骑马又沿着河岸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再没有发现冰面上有野兽足迹,却发现两三个由四五头黑水狼控制的对三个人很恭敬的本地狼群在岸边转悠,用尿液,毛发,爪印,吼叫等标记着自己的领地范围,这些狼群里都增加了一些成员。春兰下吗向这些狼群的头狼询问情况,它们告诉春兰,昨天从对岸过来很多狼,它们接纳了一些避难独狼进入狼群家庭。

    这种小规模狼族移民又持续了两三天,这片和平的土地上终于出现了敢攻击人的独狼,当然,这些独狼很快就被春兰指挥的狼群咬死。

    奖励了前来救援的狼群之后,春兰给这一带臣服与黑水狼的狼群下了命令,只要对岸来的狼身上有人血的气味,全部杀死。

    当天晚上,村子周围狼嚎声更加密集凄厉,白天休息好了的族人们在院子外燃起十几处火堆,大部分人守在房内和车内,春兰石头爱江在屋顶用嚎叫与远近的狼群联络沟通了几次,便下去睡觉,恢复体力。

    半夜时分,狼的嚎叫已经很杂乱,不熟悉的嚎叫掩盖了熟悉的嚎叫。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三个头领已经起来,牵过马匹,出院子巡视。

    村头上发现十几头陌生狼的尸体,那四只黑水独狼统领着辽地刚过来的近二十只独狼,组成一个大家庭,在村头享用两只黄羊。那四只黑水狼已经吃饱,在狼群周围维持秩序,指挥其它成员按照等级位置先后用餐。

    通过狼语询问,春兰告诉石头和爱江,昨夜有十几个来自黄河对岸的狼群,追逐着一群黄羊进入它们的领地。这些狼身上几乎都有人血的气味,它们吃的黄羊,也都是那些狼杀死的,它们又与其它的狼群合力杀死了大部分的入侵狼,还有一小部分逃过冰面,回到对岸。

    春兰一行人继续巡视,又发现很多陌生狼的尸体,还看见几只雪豹和黑熊在吃着这些狼的尸体。

    荒村里剩余的粮食也快吃完了,众人身上的虱子也多了起来,于是,春兰,石头和爱江商量之后决定让族人们赶车回黑水侯家集,他们三个骑马去兴庆府。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