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二章 隐者

October 17, 2019

几个人将刘虎头搀扶回家,石头发现,春兰正在指挥那些本来已经出了村子的难民搭建灵棚,制作花圈。难民里有一个萨满教巫师,附近的阴阳先生和尚道士已经被别人请去了,要知道,这附近方圆十几里村子所有去投军服役的青年家里都接到了子弟阵亡通知书,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小半家庭在办丧事。

    侯爷提议,大家在几个村子交叉路口搭建一个大灵棚,将附近三十多个后生的葬礼合并举办,和尚道士巫师一起来,丧礼可以再隆重一些,时间和费用也可以再节约一些。

    刘虎头一直打不起精神,赵大妈说一切由石头做主,石头点头同意。

    于是,侯爷,石头,春兰,梁子分头联络附近村子的族长开会,商量合办丧事的事情。

    会议上,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所有人都同意一切由侯爷做主。于是,侯爷拿来算盘大概计算了一下,然后,分配给各村任务:灵棚,花圈,丧服,死者生前遗物收集,墓地选址,墓穴挖掘,超度,祭祀,伙食,茅厕等,全部分配下去。这些东西几乎都不需要花钱去买,附近村民和外来难民里,有不少能工巧匠,一切都进展顺利。

    也幸亏这些原道而来的难民中有几个青壮年,要不然,这前后各村都没有人能够做挖墓穴、抬棺木、起坟头等重体力劳动。这些青壮年,都是因为东北方向辽军败得太快而来不及征发他们,才逃过在乱军中被铁蹄踩如淤泥的命运。

    石头虽然不是至亲,但也带了孝,这样做,心里稍微好过一些。

    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些人之中,张罗丧礼民俗一类的事情,侯爷并不是最在行的。最在,这方面最厉害的明白人反倒是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出头露面的女孩子——春兰。她似乎什么都懂,在和尚、道士、萨满大巫师、各家族长面前都能吃的开,三五句话就能说得这些人点头称是。死者生前物品如何归类、如何包裹、如何摆放、墓穴朝向和深度,都被春兰解释得一套一的,大致都符合西京这一带汉族和西夏族混居区的习俗。

    “赫赫拉呲拉姐姐,所有纸人纸马的头部七窍都用针扎开,屁股后面两个眼也得开,别忘了还有肚脐!”春兰指挥难民里手最巧的一位契丹女人。

    “张二狗伯伯,要给每个衣冠墓里放入五色谷物,每种谷物七钱七分,一定要称好。”春兰又嘱咐刘家营一位老汉。

    “给每一个殉国者献一只大肥羊,将酒水洒满羊身,让羊在灵位前抖身,然后剪破羊耳朵放回羊群......“这回是对着侯爷说话了,侯爷家羊最多最肥大,也不知春兰是如何得知的。

    “梁子,你负责举引魂幡,黑蛋摔碗。”摔碗当然要至亲去做,黑蛋虽然小,但也只有他还算勉强适合。毕竟,这些死难者都太年轻,没有子嗣,如果不是因为殉国,通常也就草草火葬或者土葬,没有任何尊严。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也惊动了衙门里的人,几位公家人来,也行了跪拜大礼,还送来一些粮食慰问家属。

    这些衙门里的人还专门去侯爷庄园走了一趟,嘱咐侯爷看好族人,不要外逃。

    正在大家忙葬礼的事情的时候,侯爷庄园的管家从中京赶来,对侯爷说,在皇帝讨伐女真最关键的时候,侯爷的多噢年不往来的堂兄耶律章奴发动叛乱,导致辽军遭受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天祚帝龙颜大怒,暂时没有抓住逃走的耶律章奴,已经杀了耶律章奴的直系亲属,报复可能会扩大,赋闲在乡下的侯爷很可能受到株连。于是,侯爷觉得,自己也不得不离开了。

    隆重的葬礼之后,逃难的话题又被提了起来。

    “我们去大送,去我老家杭州!”赵大娘已经恨上了女真,发誓不做女真的百姓,不让孩子们再被女真忍征去与大宋打仗。

    “现在这时候,地是卖不掉了,凑几家人一起走,赶上羊群和牲口,马车拉上家里的存粮,工具,被褥,锅碗瓢盆,衣商队的身份走。”春兰建议,赵大娘点头同意。

    侯爷建议春兰和石头与赵大妈一起去大宋,自己带着族人和难民一起去西夏,两队人都以商队的身份入境,一路作生意。等安置下来,大家再相互联络,商定下一步的行动。

    如此一来,刘家营附近五个村子要出走差不多一半人,也不知道官府会不会派人追赶。

    不过这个季节挺好,羊肥马壮,正是北方畜牧贩子们行动的好时候,所以,商队倒还真是最好的掩护。

    隆重而繁琐的葬礼,使得很多失去儿子的家庭在极短的时间内治愈了心里的伤痛,刘虎头也能够打起精神,帮着加固马车,登记羊群骡马和粮食等物资。赵大娘虽然自始至终没有因为悲痛失去理智,但作为母亲,她的全面恢复却比刘虎头更漫长一些。但是,刚强还是属于这位母亲。

    考虑了两三天,赵大妈让梁子把侯爷,石头和春兰请来,说,宋朝人多翩翩文士,性格温和,对从他们口中幽云十六州的人很友好,以前兵娃和邻村长辈和后生们结伙南下经商,宋朝人都未曾刁难,这次去宋朝,最起码没有语言障碍,也应该很安全。西夏虽然对辽称臣,对辽人也比较友好,但这么多难民,加上语言沟通困难,如果不好好约束,可能会与好勇斗狠的西夏人发生冲突。所以,她建议还是不要改变计划,石头和春兰与侯爷一起去西夏,安顿好难民,帮助他们与西夏人友好相处,然后看局势发展,派人回辽国和宋国联络。

    这一番话,使得石头觉得赵大娘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在这个家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一直以兵娃为依靠,赵大娘与刘大叔都似乎无足轻重,而今天才知道,这位农妇的见识,已经超过了参与商议的所有人。

    赵大娘最后说,自己的远祖,是宋朝开国皇帝的祖父。兵娃兄弟几个练习的盲三棍,童棍和摔刺棍法,与宋朝流行的太祖棍发同出一源。兵娃的父亲当年在刘家营追击盗贼受伤,在赵大娘家养伤期间,也将赵家家传武艺学去了一大半,箫富贵耍得最拿手的就是摔刺枪棍,正摔刺,腾空击打敌兵器借力摔刺,双侧摔刺,跪摔刺,躺摔刺等,都耍得炉火纯青。

    赵大娘还说了自己来到刘家营的过程:南迁之后的赵家主要经商,赵大娘父亲这一支主要与北方的大辽国贸易,贩运丝绸和茶叶到大辽,换取骡马牲口回南方。那年,商队遭遇西夏铁鹞子游骑越境掠夺,赵大娘父亲,前夫和商队男子全部被杀,赵大娘带兵娃藏在草垛里面,才幸存了下来。一路乞讨,流落到南京,被刘虎头救济,才得以活命,于是嫁给刘虎头,留在刘家营。再后来,刘虎头又带来了石头和箫富贵父子,看大男人带孩子半公差的确很危险,于是将石头留了下来。

    为了让侯爷石头春兰放心,赵大娘还表演了骑马射箭和棍棒之术,还当场邀请春兰比试拳脚,两三个汇合便用用头巾蒙住春兰双眼,控制住春兰的双臂,就差没将这不可一世的高傲丫头摔在草垛里了。

    “赵大娘,隐士也!”侯爷叹到,“有如此厉害的身手和见识,的确不需要石头和春兰保护啊。”

    石头也终于明白后世说书人常说的“真人不露相”是啥意思了。与赵大娘生活那么长时间,几乎每天都见面,原来只觉得这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心地善良,有时候也偶尔表现出一点点豪侠仗义,可是,石头从来就不曾想到人家还是南朝贵族出身,琴棋书画,刀枪弓箭,几乎样样精通。难怪兵娃哥有那么好的文武底子和经商能力。

    刘虎头也吃惊地差点疯病又犯了,这个女人与自己同床共枕十几年,还给自己生了一对儿女,原来有着如此厉害的拳脚功夫,以及如此复杂的家族背景!早知道如此,给自己十倍的胆量,也不敢招惹人家啊。

    卸下伪装的赵大娘不在隐藏自己的感情,抓着丈夫的一只大手,轻轻地抚摸安慰。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