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八章 神臂弓

October 17, 2019

晋王李察哥的母妃告诉萧石头,自己娘家也在辽国,也姓萧,远祖是辽太祖的皇后萧绰唐兄弟。同时还告诉这个来夏国逃难的孩子,自己身旁的这个女孩子名叫薛爱江,是大学士薛元礼的千金,是李察哥的干女儿。

    薛爱江提出自己也加入驱逐辽金疯狼的计划,想跟春兰姐姐学狼族的语言。

    晋王想了想,没表态。

    老王妃却很干脆地说没问题,还说,知书达理很重要,知兵善战也很重要。女人既然不能上阵厮杀,通过与狼打交道,学刚强一些,没有坏处。

    晋王派了一架牛车,将石头送到客舍,两位族人已经急得哭了起来。

    “王子跳上马车,半日不见踪影,我等很是担心。”侯阔水说。

    “王子以后切末自己单独行事。”侯雪山干脆命令起石头来。

    在侯家集,因为在家族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侯爷,春兰和石头地位很高,但是族人们并不怕这三位家族长老,只要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他们什么观点都敢于表达,因为他们都有安全感,不因言获罪是侯家集人内部最起码的信条。

    石头于是向两个族人讲述了自己在晋王府的经历。

    雪山与阔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复杂的局面,提不出任何建议。

    晋王府派来的牛车上,也顺便送来了不少烤熟和煮熟的羊肉,以及一大摞大锅盔,以及一小坛黄酒。

    酒,还有更重要的用途,三个人都不馋酒,于是没动它,而那些肉和干粮,却不能不吃。

    正当三个人大吃大嚼的时候,听见客栈外面伙计的叫骂声。

    “去去去,都是你们这些辽国来的难民,把好好的兴庆府糟蹋了。”那伙计说话真伤人。

    石头他们三个觉得心里堵得慌,便走出房门,来到大门口。

    门口跪着三个人,两个大人一个孩子,饥饿似乎已经在消耗他们最后一点生命力,他们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

    石头拉过伙计,给他二十文同钱让她安排给这三个人煮点热粥,让这三个人到自己房间里赖凑合一个晚上。

    那三个难民很虚弱地磕头,然后坐在冰冷的台阶上等。

    雪山脱下把自己的棉衣,披给那个孩子。阔水和石头也斗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了两个大人。

    喝完粥,看这三个人精神还没有恢复,但是已经可以勉强起来,石头和两个族人将他们搀扶到自己房间里。

    石头没有北这三个人锅盔和羊肉,久饿之人,很可能会爆饮爆食,持到肚子撑破都挺不下来。

    石头和两个族人将羊肉喝锅盔包起来,赵个地方藏了起来。然后,看着三个新难民睡着,又睁这眼睛守了一会儿夜才相继睡在大通铺上。

    第二天,薛爱江赶着一架驴车,车伤拉着四张弓弩,四壶铁头箭,四把包着油布的夏国剑。

    她说话,晋王爷和自己的父亲薛元礼大学士斗同意自己加入石头和春兰的打狼队。

    那三个难民还在睡觉,石头看到他们起起伏伏的胸部,知道他们斗活着。于是拿出刀子,将熟肉和干粮分了一些放在矮捉上,又留了二十几文铜钱,出门后又给客舍掌柜一百文铜钱嘱咐他嚷这三个可怜人尽可能多住几日。

    然后,两架车,一马一驴,外加三头牦牛,慢吞吞朝后家集的方向走去。

    黄昏的是回家时候,四个人远远看见了村子南门口高高的瞭望台。

    雪山和阔水正在为终于到了家园而高兴地唱石头教给他们的“小放牛”小曲,爱江听得入迷的时候,牦牛,马和驴斗惊恐地倒退,这到底是咋回事?

    前面的晚霞下面,三四十头狼坐在当街。

    突然,伴随着一声熟悉得口哨声,石头看见这些狼站起来,迎着石头他们不紧不慢第走了过来,然后散开,丛三个方向包围乐四人两车,还将三头牦牛分割再两架车的后面。

    石头示意薛爱江小姐不要放弩箭,跳下马车,蹲下身躯,嗓子眼里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几只狼撤围,摇这尾巴过来扑向石头。

    一只个头最大的狼呲牙向其它狼轻轻吼叫,其它狼都趴下,那大狼嗅嗅石头的气味,两只前爪搭在石头肩膀上,伸出舌头舔石头的面颊。

    “又破了我的战狼军阵,败了本姑娘的兴致。”旁边芦苇摇曳,从里面走出一个穿西夏猎户衣装的年轻女子。

    “莫非这就是春兰大姐?”薛爱江也下车,前行几步,学着石头,发出呜呜的狼叫,蹲下身体,也有狼过来嗅气味,虽然比较友善,但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亲热。

    “大姐,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不像有领地的狼群,你是怎么将它们收服后聚集在一起的?”石头看得出,这些狼曾经是一些本地狼群家族内被边缘化之后不的不离开群体的独狼。

    “姐会告诉你的,慢慢学吧。”春兰慢条斯理地说完,然后又打了一长一短两个呼哨,狼群慢慢散去,消失在不远处的芦苇荡后面。

    石头将春兰和爱江相互做了介绍,两个人都是自来熟,很快就如好了多年的闺蜜一般。

    一行人说说笑笑,坐着马车驴车,很快就进了村子。

    雪山和阔水牵着牦牛去安顿,有别色族人帮着卸下拉车的马和驴。

    石头又将薛爱江介绍给侯爷。

    侯爷刚刚完成吹牛大王历险记第一部的木板雕刻,纸张也已经买来,就等着出样本了,所以心情很好。他准备在黑水城里开一家书局,刊印这本奇书,狠狠地赚一笔钱,作者就是吹牛王子萧石头,当然,现在,这还是个秘密。

    薛爱江觉得有些惊讶,这位辽国侯爷,秃顶,衣服补丁摞补丁,眼屎也没擦干尽,简直就是向下粗鄙老头,哪有一点贵族气派。

    侯爷也不计较爱江的眼神,只是招呼族人给这西夏贵人准备一个宽敞干净的窝棚。

    爱江立刻拒绝了,他可不相信侯爷能给自己安排多好的房间。

    她说她就要与春兰在一起,白天晚上都在一起。她还说,这是晋王也和自己父亲薛元礼的意思:必须学会与狼沟通,成为西夏狼学创始人。

    石头说狼学可能太粗俗了,不如叫作动物学吧,还将后世听说来得动物学包括的范畴大概讲了讲,春兰和爱江不住地点头,她们都觉得,这个吹牛王子的学问好渊博。

    第二天,侯爷早早起来忙活自己的故事书刊印事宜,石头、春兰、爱江三个人骑马从村子里出来。爱江说,希望先将晋王爷交待第一件事情:教会石头和春兰使用夏国神臂弓。

    这神臂弓实际上是一种高强拉力弩机,据说,晋王曾经在三百步以外射穿了三层西夏国将士的铠甲。

    石头还记得,后世袁老师曾经讲过,西夏的兵器工业在当时是最先进的,弓、箭、刀、剑、矛、铠甲、马具制作工艺都远远超过同时代的大宋和大辽。单就铠甲而言,用的是冷锻技术,用耐磨而有韧性的材料,将带有凸起的甲片穿起来,能轻易改变箭头接触后的方向,使箭滑落。大宋的将领门一百步都不可能射穿哪怕一层夏国铠甲,而晋王却能在三百之外射穿三层,除了说明晋王的勇武之外,夏国的铠甲设计精良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大夏神臂弓用坚韧的山桑木为弩弓,奴工两端用牦牛角,弩身用坚实的檀木,麻为弦,轻巧坚劲。

    不说这神臂弓与铠甲刀剑等军事装备的制作工艺,单说这神臂弓的使用,却简单多了。只要用双脚踩住弩机前部,安装好羽箭,用双手拉开弓弦,拉到安装在弩臂上的钩牙上挂住,然后举起弩机,用望山瞄准,食指扣动悬刀(扳机),羽箭就发射了出去。

    很快教会了春兰和石头使用神臂弓之后,爱江说:“现在我该学习驾驭虎狼之技了吧?”

    春兰仰起头,喉咙里发出很像狼嚎的声音。很快,周围的芦苇荡和沙丘后面就发出了同样的狼嚎。半个时辰之后,那些独狼组成的狼群成员陆续来到三个人周围。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