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四章 侯家集

October 17, 2019

这些辽国难民刚刚在居延海边上安定下来,黑水城里的最高级别的衙门——黑山威福司——就派人来清点人口。这一百多人在这里生息繁衍,将会成为大夏国很重要的税源和兵源,衙门当然不能不等闲视之。不过,官家人也不是突然来查的,事先发来一纸公文,要求上报所有人的姓名,年龄和家庭关系。

    那是一个雪后的大晴天,新居民点的人们冒着严寒,继续修筑着他们的村寨。根据侯爷,石头和春兰的规划,村子周围要安装一道篱笆墙,主要作用是防狼,这一带野狼很多,虽然还没有发生攻击人畜的事件,可是冬天食物短缺的时候,狼群很可能会来找吃的,发生意外。

    村子结构规划是春兰做的,在图纸上,她还在东南西北四个各放了两个对称的瞭望楼,准备开春后用夯土慢慢修筑。村子中间六了一大片空地,不让人们搭建窝棚角逐居住,说将来作为罗马牛羊集市。另外,春兰还为这个村子取了个名:侯家集。

    侯爷很喜欢这个名字。难民中很多人还没有姓,因为一路受到耶律家和箫家的保护,很多人都想取这两家的姓,春兰说,我们这是在逃难,这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契丹大姓族人,可能引来麻烦,大家干脆都取侯爷的爵位为姓,正如石头常说的,还是低调一些好。

    侯爷说:“在辽国,耶律家和箫家应该有自己的荣耀,可是这是西夏,就先忘记耶律氏和箫氏吧。侯姓很好,我也姓侯了!以后,我的新旧族人都姓侯,我的新名就叫候希瑜。”

    解决了大部分新来居民的姓式问题,春兰提出,再过两个月,黄河冰层厚度应该就可以过车马了,她打算套一驾马车,回辽南京看看那里母亲和萧富贵大官人。

    不过,石头觉得有些奇怪,自打商队到居延海开始建村定居,春兰就经常成天单独外出。虽然村子规划由她完成,可是具体督造,她什么都不管,全部由候爷和石头来一点一点的做,好在这些新居民都积极性很高,干活很卖力不说,还经常提出一些改良建议。

    在春兰出发之前,一位名叫马八斤的黑水城户籍师爷带着几个衙役骑着驴来到候家集,候爷自然好好招待了一番,让他们和每一个族人见了面,问了话,登记了户口,又拿了礼物,又套了马车,送这些西夏官府的人回黑水城。

    候爷本来想让春兰在村子里指挥基础设施建设,可还是找不到这野丫头的人,问了很多人,大家都说不知道,只好让大家自己看着做些工作,自己和石头备了些从辽国带来的贵重物品作为礼物,跟着这些人一道去黑水城,拜访黑山威福司总管李福顺大人。

    李福顺大人很客气地接见了候爷和石头,但是并没有接收礼物,说辽夏本事舅甥之国,皇帝和太后都多次交代西夏官民要善待辽国商旅和难民。石头不太喜欢这位李大人,但也没有资格挑人家的毛病,只好很恭敬地退出,去黑水城里看景。

    这时的黑水城规模已经很大,人口虽然与银州差不多少,但是却有很多西域人在这里居住和经商,商业气氛也比银州更浓厚。

    因为打算在西夏以畜牧业打开局面,石头和侯爷在牲口市场上停留时间最长。

    两个人先来到卖羊的市场,这里的羊品种比辽国的羊多一些,有山羊,奶羊,绵羊三个主要品种,羊的健康状况也都不错,只是数量不是很多,如果侯家集的羊群进来,很容易就会控制行情,获得定价权,不过石头不希望再玩这一手,毕竟要在这儿定居,在根基牢固之前,还是应该掩藏锋芒比较稳妥。

    这里卖得牲口种类比较齐全,马牛驴骡骆驼都有,牲口的牙齿磨损也不严重,体质也不错。所有的牲口都是拉车或者耕田或者驼运货物用途的,没有战马。这一点石头很理解,战马毕竟是军用物资,是需要严加管制的。看来,侯家集的畜牧业,也要避开军用,否则可能会惹来麻烦。

    不过,如果在官府里的后台够硬,玩玩战马贸易倒也不错。

    两个人正在黑水城里的骡马集市上闲逛,突然几个秃顶辫发的汉子快步走来,用汉语大声询问这里谁懂得医治马疾。有两位马贩子说他们可以,但是,因为要停下生意,所以要那几个人支付半日的工钱。

    那几个人立刻答应,说只要医治好主人家的马,工钱的事情好说话,说不定还加倍支付。

    候爷向石头使眼色,两个人也跟着马贩子和那几个西夏人后面。大约一刻钟之后,大家来到一家车马客舍,里面的马棚里,一皮细腰粗腿的枣红马低着头,肚子鼓涨,无精打采地站着。

    两个马贩子围着这匹马转了两圈,掰开马口看了看,让那几个党项人找来一壶清油,灌入马口,然后等待。

    等了一个时辰,那马还是老样子,几个马贩子说应该等一天,马肠子里的草结才能化开,他们几个人就在马市上,东家可以随时来找。

    几个党项人明显不满意,但是人家也已经尽力,只是急得搓手乱转。

    候爷过来说,他可以很快治愈这马的疾病,也不要诊费,只是想知道这是谁家的马。

    那帮人相互看了看,告诉候爷,只要治好这匹马的疾病,主人一定会亲自来致谢。

    候爷也不再坚持,从那帮人里面找了一个细胳膊瘦子,让店家用结实的木头捆扎一个刚能容纳一匹马的窄窄走廊,让石头牵马进去,再让店家用两根木头横在马的前后,将所有木头捆扎固定好。然后,又让一位党项人掀起马尾巴,向那位细胳膊瘦子细细嘱咐了一番,那瘦子将胳膊缓缓插入马的肛门,直到肩膀位置,然后又缓缓抽出,手里捏着一把长草。

    那马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浑身颤抖,但是却无力反抗。

    瘦子又重复了两次,从马肚子里掏出一些草结,之后,就被一股高压力臭气臭水打晕在地,众人又忙着救人。

    那匹马的肚子终于不再鼓胀,从走廊里出去,疲惫地爬在地上,伸长脖子,闭上眼睛休息。

    所有的人都长处了一口气,天色也变暗,候爷告诉那几个西夏人,以后要好好看着这马,不要让马吃没有铡细的草料。那些人问后也的名字和住址,候爷说:“城外五十里路,居延海边候家集,族长候希瑜。”

    说完之后,候爷与石头套上自家马车,背朝落日,向自己村子赶去。

    走到半路,天就黑了下来,远处传来熟悉的狼嚎。

    来到居延海不到一个月,石头还没有在村在外面好好看过。听春兰说,附近四十里范围内,狼大概有五六个家族,每个家族差不多二十头野狼。这些狼都身体强壮,好像比石头上次消灭的那个狼群里的狼更凶猛,但是,这里的狼却不进攻人类,也不攻击威胁有人照看的牲畜。想到这里,石头觉得这里的狼应该与老家辽西京一带的狼群属于同一类。

    石头想,如果那些从辽金战场跑过来的狼群到了这里,这些狼会不会被带坏呢?应该不会吧,狼群都是有领地意识的,都是排外的。

    可是,如果这些本地的狼群撕打不过辽金的狼,是不是就会归顺辽金狼群,成为吃人狼群的一部分呢?

    想着这些,石头觉得远处的嚎叫更加阴森可怖起来。

    突然,一个念头出现在石头脑中......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