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十章 春兰

October 17, 2019

 天再次昏暗下来的时候,全家人到了一处比较大的村子。这个村子最大家族的族长,正好几年前曾经接受过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的恩惠,今天遇到萧大王的亲信,招待得自然很好。不但人有热炕热汤,马也有人梳理毛发,清洁牙齿,更换马掌。

    听到萧富贵夫妇讲述着一路的遭遇,那个名叫移剌斡里扎狐的族长开始紧张起来。

    第二天,老族长集起全族老幼,还邀请了村子上其它家族的长老,让萧富贵训练大家刺猬阵法。萧富贵让大家以后轮流在村口高出放哨值班,同时要求大家讲马车两侧加上厚实的高大木板,木板上凿出若干孔洞,以便紧急的时候射箭。

    这种阵法在当时南北各国都很流行,是一个很普通的防守阵法,主要是辎重部队自保的时候,拖延时间,等待援军。辎重车辆上的厚实挡板一般由铁皮包裹,宿营和遇到袭击时围城一个城堡,内侧的人往外射箭,外侧的人用长枪短刀对服进攻者。

    萧富贵让人们分别联系两三人背靠背防御、十人以上围圈防御、多人依托马车车厢防御等阵法,交了些辽朝军方常用的口令,人们训练得都很认真。

    石头看到,这里很多人腰间也系着飞石索,有的人还系着两三个,于是讨要了一个飞石索,系在腰间,这是自己用得最好的武器,没有它,心里还真不踏实。

    箫家几个女人也没闲着,教授村子上的女人们制作弹弓,教授她们发射石子。

    箫家女人中,最活跃的并不是女主人方若兰,而是大小姐春兰。

    春兰很熟练地画出南京军方特有的三棱箭头的草图,亲自到村头的铁匠铺里,带着厚厚的皮具,用长长的铁钳夹起烧红的熟铁块,舞动铁锤在巨大的铁砧上敲打,然后放入水里淬火,所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很快,很好看,连老铁匠都眼睛一亮,让徒弟们称春兰为师傅。

    这时候,石头总算相信经营春兰过铁匠铺了。在西京城郊的刘家营,石头和梁子他们有时候也去附近大村子上的铁匠铺看热闹,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利索的动作。

    人家喊师傅,春来也不客气,就将动作慢下来,告诉那几个学徒如何才能把活儿干得快起来还节约体力,让他们尽可能将铁锤举高,然后控制方向和角度,让铁锤自然下落而不要用力......

    春兰还顺手给石头打了一把矛头,找了跟合适的白腊杆安了上去,还找了些马鬃缠在枪头下方的木头上。

    石头说这枪能用就行,不需要漂亮。春兰说那马鬃并不是为了漂亮,而是为了将喷出来的鲜血引流到地上,要不然枪杆会很滑,很容易脱手。

    石头一家在移剌村逗留的第三天,那帮差点被狼群灭族的难民也到了这个村子附近。箫富贵和移剌斡里扎狐带着一些粮食和器械去看望了那帮难民。老族长表示愿意接纳这些人在附近临时居住,等来年春暖花开,去留自便。

    那群人也很认真地商议了老族长的建议,但是最后还是决定继续走,他们说,女真人兵势很大,说不定哪天就杀到这里来了,还是早些动身比较好。

    这时候,春兰又说话了,她建议这些难民向西北行进,在自己故乡西京大同府近郊刘家营稍做补给,然后向西南进入西夏避难。他给出的理由是:大辽平判战事如果不是很顺利,女真如果攻占了中京,南京可能遭到大宋朝和女真人的南北夹击,要知道宋朝皇帝一直对他们口中的燕云十六州垂涎欲滴。

    春兰还建议移剌斡里扎狐也派一批子弟,与这些难民一起去西夏打前站,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大规模逃难做些准备。移剌斡里扎狐族长,难民头领花里骨朵,以及村子里另外几个长老商量后,决定接受春兰的建议。但是,两拨人协调配合,很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来当头儿,这个头儿,很难在这些人中间挑选出来。他们说,箫富贵教头是最理想的人选。

    箫富贵要去南京城里为官家当差,自然不能带这些人逃难。这时候,春兰又出头说自己可以去,箫富贵和老族长都点头,难民头领花里骨朵疑惑地看了看这毛头女子,没说话。

    这时候,石头觉得自己摆脱方若兰德这个后妈的机会到了。春兰看上去似乎没那么霸道,又是平辈,应该好相处一些。于是提议自己和春兰一起带大家逃往西夏,同时还给出一个大家不大可能不考虑的理由:刘家营的侯爷教会了自己一些西夏官话和文字。

    箫富贵也觉得这样可行,只是自己先前已经答应将石头教给方若兰管教,所以叫来方若兰参加商议。

    听说大女儿要离开自己,带难民去西夏给大家打前站,方若兰很痛快地答应了。可是,当知道石头也要走,方若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瞪着箫富贵,眼看着就要发作。

    这时候,春兰拉住母亲的手使劲握了握说,让石头一起去,有自己掌控全局,不会有任何闪失。等箫家在西夏打开局面,姐弟俩会将父亲母亲接来,全家人再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再说,西夏离回鹘更近一些。”最后,春兰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方若兰的精神慢慢松弛了下来,便给丈夫卖了个人情:“一切但凭官人做主。”

    难民首领花里骨朵也很接受石头做大家的头领,虽然这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娃娃。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难民与村子的人一起劳动,制作高挡板马车,修筑瞭望台,打造武器......

    到临走的时候,难民们接受了春兰的建议,将一些生病受伤的人暂时留在这里过冬,其余人与这个村子里要揍的人混在一起,没十人选出一个带头的。

    在这里耽搁十天之后,石头和春兰单独坐一架马车,带着三十多个口子新的难民队伍,顺原路向西京大同府进发。箫富贵也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拉着一些土特产,赶着马车,向辽南京缓缓驶去。

    移剌村的村民很仗义,为新加入的村民开辟了几个院落,临时盖了几间草屋,挖了几孔窑洞,将这些人安顿下来。

    一日三餐得到保证,可以放心睡到鸡叫,这些伤病难民身体开始恢复,脸上开始出现红润,有些人开始去给邻居挑水扫院,铡草垒墙。

    石头和春兰带着这三十多人,白天赶路,晚上马车围起来宿营,安排人放哨警戒。

    这一路倒也平安无事。春兰也利用这个机会,教给石头一套名为“十三枪棍”的技法,同时告诉石头,箫富贵原来是辽朝拍到宋朝的细作,自己的父亲是箫富贵的上司,是一个细作头目。箫富贵的枪法,就是方家枪法,是自己亲生父亲所传授。后来,父亲被大宋朝宦官童贯手下恶奴乱箭射伤,临死将一家人托付给结义兄弟箫富贵,并且逼迫箫富贵和方若兰当时就拜堂成亲,然后握着两个人的手大笑土血而死。后来,一家人遇到出使宋朝的辽朝贵族萧斡里剌,从山贼手里救下箫大王,箫富贵向萧斡里剌说了自己在宋朝的遭遇,同时告诉箫大王,有一个儿子寄养在西京大同府刘家营,希望找回儿子。虽然心疼辽国丢失了一个细作网络,但箫大王更高兴得到箫富贵这么个奇能异士效忠,便带着他们到了辽南京,并且给箫富贵升了官职,留在自己身边做事,为自己训练私兵死士。最近,箫爷正在为萧斡里剌大王训练梨花枪队,据说箫大王看了演练之后很是高兴,又拨下一大笔钱购置器械,准备将这部分士卒扩编为梨花枪营,处定一千人的规模,直接由箫大王指挥。

    然而,让石头吃惊的是:春兰这丫头居然说,那梨花枪阵,其实是她与萧富贵老爷一起捣鼓出来的,她掌握关于这种阵法的所有诀窍......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