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一章 雁南飞

October 17, 2019

不过,春兰基本上不再插手管理春江歌舞的经营,所有的行政事务都全部压到ceo李师师的肩膀上。

    李师师的确是厉害,在春江歌舞团上面成立了一个专门机构,名为中华演艺文化发展商社,在歌舞团之外,有创建了春江曲艺团,春江话剧团,春江皮影戏团,春江书籍出版商社等,将业务发展为原来规模的数倍,开封府东亚意识形态输出地的功能进一步加强,皇家权贵和黎民百姓都很满意。

    春兰表面继续引领歌舞潮流,继续当明星,暗地下继续为辽国购置粮草器械和工具,招募雇佣军,招揽人才,忙得不亦乐乎。

    薛元礼已经在李良辅将军的护送下回到兴庆府向大夏皇帝汇报,给已经基本汉化的党项权贵们灌输大中华理念。

    在军政相对独立的前提下,大夏国控制整个宋辽夏金和西域各国的货币发行和金融运作这个定位,夏国君臣很快就取得了共识。另外,军事工业和农具工具制造中心这个制高点,自然也非夏国莫属了。

    一直生存于宋辽夹缝里的夏国,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身边再出现一个比宋辽还强大的政治力量。对于大夏来说,最好大辽和大宋都从内部再分裂一下,这样睡觉才更踏实一些。金国,被困在东北一隅,有那么一块地安身立命也就算了,一定不能让这个新生的国家灭亡大辽,再灭亡大宋!

    就在大夏国君臣踌躇满志的时候,石头奏请出访大宋的折子到了。皇帝,皇后,晋王等都很快就表态支持,派信使将出使大宋的所有官方手续都快马送到燕京。

    对于石头来说,这次去大宋,主要目的是找春兰了,差不多快一年没见过面了,怪想念的。除了这个主要目的,还有一个目的:找找刘虎头,赵大娘,梁子,召弟和黑蛋他们,看看养母养父和几个发小过得怎么样。可是,这些都是私事,拿不到台面上说,得编一个足够官方的理由啊!什么才是足够冠冕堂皇的理由,与家国情怀有关联的理由呢?

    吹牛王子就是吹牛王子,瞎话编得几乎滴水不漏。石头对两位父亲和两位母亲为核心组成的游戏团队说,是时候让大宋撤军了,二三十万大军集结在宋辽边境,大辽没法全力以赴向北方组织一次具有决战意义的战役。“具体打仗,我是外行,拉关系走后门我也不是很厉害,但我是个福娃,到哪儿都会遇到贵人相助,很可能会成事!”石头说着心口不一的话,胸脯拍得啪啪响。

    不过这也正是这些长辈们所要的。虽然那些集结在南方边境的宋军纪律很差,装备也很差,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是,当辽国与金国打到最要紧的关头,这帮土匪兵冲过边境,辽国也将遭受灭顶之灾。取消这个顾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些宋军远离边境。

    石头说,先隐瞒夏国使者身份,二百多人以商队的形式进入大宋。

    大宋皇帝这次在边境集结军队,准备收回他们口中所指的燕云十六州,但是两国还没有撕破脸,边境仍然处于开放得状态,没有人难为来往客商。

    再说,大宋也需要将自己的丝绸,茶叶,书籍,珠宝等卖到辽国,换取辽国牲口和药材等

    这一次,石头的两百人规模的外交使团变为商队,赶着骡马牛羊往南行进,同时,还准备了几十驾马车的药材和毛皮。

    皇帝耶律淳整日把自己埋入这类文书和账簿之中。南院大王箫富贵组织政工人员策划落实抹黑金国的大运动。

    耶律大石太师与六院大王萧斡里剌去巡视各地军民预防地震的情况,发现居庸关的城墙年久失修,很是破败,于是加派民夫与士卒休理加固。

    送石头南行的,只有箫淑贤和方若兰两位母亲。野战医院的事情,暂时托付给了耶律大石与萧斡里剌的夫人们。

    “石头,你还没有听过为娘唱歌吧?”方若兰看看天空的雁阵说。

    “我来弹琵琶伴奏。”箫淑贤让侍女拿来一把半旧的琵琶。

    “雁南飞雁南飞

    雁叫声声心欲碎

    不等今日去

    已盼春来归已盼春来归

    今日去愿为春来归

    盼归

    把莫把心揉碎

    莫把心揉碎且等春来归”

    石头和随行族人和将士都被这首歌唱得泪流满面。几个月以来,大家已经对这个随时可能被宋金两国灭亡的国家产生了不浅的感情。

    随着皇后和王妃最后一句重复的完成,天地之间一片寂静,时而传来的雁鸣,更将气氛衬托得更加肃穆庄严。

    突然,北方马蹄声响起,踏破了宁静,几百辽国骑士飞驰而来,为首的正是四位辽国大佬:皇帝耶律淳,太师耶律大石,六院大王萧斡里剌,南院大王箫富贵。

    四位辽国当家人下马,每人取出一个皮袋子,递给石头。耶律淳说:“这四袋马奶酒,我儿带在路上喝!”

    “我儿多多保重”箫富贵拍了拍石头的马屁股说,“走吧!”

    “吹牛王子,怎么哭鼻子了?”耶律大石开起玩笑来。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萧斡里剌王爷沙哑而粗狂的嗓音响在了这空旷的天地之间。

    送行的人群和远足的人群也都跟着一起唱了起来,气氛变得火热起来......

    不过,正如石头对辽国君臣所言,这小屁孩可真是一个有福之人。

    商队过了边境,进入大宋,到山东刚卖掉一半牲口,宋朝集结到其北方边境的三十多万军队就除了大事。

    也许是因为士卒在边境捕杀旱獭等啮齿类动物调剂胃口,也许是不注意卫生,一场瘟疫在大宋边军中开始流行。

    辽国派去一些医护人员,药材和服装鞋袜,让告诫宋军让士兵换衣服,烧掉旧衣服,注意卫生。

    宋军将领们自己倒全换了衣服,但并没有去关普通士卒。那些多出来的衣服全被他们分了送回老家,医护人员和药材药材都集中伺候中高级军官,结果呢,毫无意外!瘟疫流行并有得到丝毫的控制。辽国医护人员借口回去再找更便宜更高效的药材,陆续都离开了大宋军营。

    等石头在大宋北方转了一圈,卖掉了全部牲口,毛皮和药材之后,到了开封,才知道春兰已经去了泉州开拓市场。

    而在此时,先前倍受冷遇的辽国使团受到了大宋皇帝的接见。说了一大堆宋辽兄弟之邦之类的空话大话之后,大宋皇帝告诉辽国使团,大宋要从边境撤军,希望辽国提供必要的协助。

    使团派员骑快马去燕京汇报。大辽派出数百驾马车,帮助大宋军队运输物资,大宋军队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全部离开了边境,分散到原来的驻扎地。

    辽国车队回来的时候,在边境烧毁了那些马车,以及宋军遗弃的所有破烂,同时焚化了病死宋军将士的遗体,分别埋了骨灰坛子,立了坟头。

    有辽国大臣建议,用那些运送过宋军的马车,拉着被宋军遗弃的尸体,送到金国占领区,让金国占领区流行瘟疫,从而不战而屈人之兵。

    皇帝和太师说,这样做风险太大,即便不使瘟疫传遍辽国控制区,只要在辽国沦陷区流行,受害的还是大辽子民,因为金军可以从容撤回,等疫情褪去后卷土重来。这样,被南院大王叫做生物武器的这个提议,被放弃了,很多辽国人觉得太可惜了。

    不过,在帮助大宋军队撤退过程中染病的那些辽国军民,却一个不漏地跑到金国控制区,一直跑到黄龙府,分散安顿下来,等着给金过人传染瘟疫,然而,他们的病很快就好了,也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了饭前便后洗手消毒吧。

    这些自觉作了大辽国死士的人们,索性在黄龙府定居了下来,等辽军攻到的时候当内应。

    宋军不只随便遗弃了所有病死将士的遗体,也遗弃了大部分生病的士卒,其中有一位下级军官,名叫韩世忠。

    这位衣衫褴褛的大宋西军提辖官,面黄肌瘦,在距离开封四十里远的官道上,倒了下去。深秋的太阳,暖暖地照在这位昔日的大力士身上,韩世重觉得很舒服,眼皮越来越沉,终于失去了意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