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七章 兵哥哥将哥哥跨过母亲河

October 17, 2019

一行五百多人,敢着二百多辆马车,浩浩荡荡进入辽国西京府,到了大同北面荒漠边缘的刘家营。因为打仗,周围的村子都空无一人,本该长着绿油油庄稼肥沃土地上,遍地都是一人高的芨芨草。不过,这里好像有人来过,死难战士衣冠冢有人添过新土,候爷女儿坟墓前面的石头桌子上,也放着一些新鲜的用面蒸出来的水果样的馒头和五色粮食,还有三柱没有燃尽的香,以及两杯酒。

    众人看到,候爷庄园里面的桃树和杏树都开了花,庄园前面的一小片地居然还有人耕作过的痕迹。更奇怪的是,庄园里居然还有羊叫鸡鸣。

    石头和赵大娘推开门进去,里面出来五个青年人,其中的一个看到赵大娘稍微愣了一下,便跪倒在地,凄惨地喊了一声“妈......”

    其他人也都跪倒哭嚎了起来。

    赵大娘惊得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黑蛋、召弟和石头都傻呵呵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李剑虹也稍微迟疑了一下,立刻命令手下抢救赵大娘,给黑蛋、召弟和石头喝水,慢慢地让他们回归现实世界。

    赵大娘很快被救醒,抱着眼前的汉子,拳头不停地捶打着那汉子的后备,费了老半天的劲儿,才沙哑地哭喊出来:“我的儿,我苦命的儿......”

    恢复正常的几个小兄弟也都过来抱住那大汉,哭出了声。

    这种情形,剑虹也猜出了七八分,也开始揉眼睛。

    在跟随石头出使辽国之前,李剑虹差不多是一个铁石心肠的汉子,几乎从来不曾流泪。后来跟了石头,石头说,这其实是一种病,叫做什么悲伤障碍症,时间长了会出大麻烦,让他和手下士卒都慢慢学会哭,学会悲伤,学会调节情绪。后来到辽军队伍里,看到辽军将士都不强迫自己克制情感,也不掩饰情感。别说悲伤,连害怕都可以说出口来,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勇敢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在战斗的时候,治疗的时候,都表现非同寻常的勇敢,几乎没有将士自残自杀或者伤害战友的情况,而这些不幸事件却在夏国军中见怪不怪。

    不错,这个跪倒在地的汉子就是大家认为已经死了三年的兵娃、赵大娘的第一个儿子、候爷的得意弟子、刘虎头大叔最疼爱的养子。

    另外几个人都是兵娃曾经的战友袍泽,虽然并不出自这个村子,却都是西京道出去的人,家乡已经没有了人,都聚在这里,和兵娃抱团取暖。

    兵娃他们简单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在这里的前因后果:那年,辽军被全部歼灭,兵娃成了五千多战俘中的一位,被女真人带到北方三条大河交汇的地方垦荒。后来,女真兵员短缺,便来挑选了一批人到军营训练,兵娃也被挑中,来到完颜昌的军营,辗转来到居庸关前。金军营房遭遇地震后,大辽倾全国之兵发动反攻,居庸关前金军溃败,兵娃乘机与几位同乡偷了一车粮食回到家乡,可是家乡已经没有人烟。是几个人进入候爷的庄园,里面居然还有几只差不多变野了的羊和一群鸡,于是便在门前开荒,准备在这里偷偷住下来,等天下太平了再出去做做买卖,娶个媳妇,再将刘家营经营起来。这几天估计到清明节了,于是到各村墓地扫墓,正在为村子前后多了那么多新坟不解,在侯爷庄园里猜侧,母亲和弟弟妹妹们就进来了。

    “我的娃,你在金国营中做过事情,这可能瞒不住辽国人,你还是跟我们去大宋吧,全家人再不分开!”赵大娘给儿子说。

    “一切都听妈的!”兵娃是个孝子,对母亲百依百顺。

    “不过,这个地方就这么荒芜下去,也可惜,”李剑虹插言道:“要不,我留下十来个士兵,在这里建一个类似萧狗剩他们说的驿站,打探各路消息,接应夏国来往使者和军队信使?”

    石头说好,同时也动员了几个侯家集的族人留里下来。

    至于繁衍后代的女人,李剑虹说,“去北方部落抢几个回来。“

    石头说,会安排人找些辽国寡妇来这里居住,现在兵荒马乱,刘家营当一个避难所还真不错。

    石头和大家一起降侯爷府收拾了一下,修好碾子,引好水渠,修了一个瞭望台,还挖了一逃生地道。

    人多还是好,五百多人干起活来,几个小工程,很快就完工了。

    赵大娘没住侯爷庄园,而是让商队伙计将自己原来的院子收拾出来住了进去,然后对石头说要多住些日子。

    石头有些急,恨不能立刻就回到兴庆府,看看自己的女儿箫忠夏。但是,养母赵大娘他也舍不得,刚死里逃生的兵娃哥哥,更是不忍心这么快就分开。

    “石头你先去看媳妇,我们在这里住一个月就去候家集和族人团聚,在黑水河边避暑,天辽快以后,和南飞的大雁一起回南方。”赵大娘说。

    “西边的战场离这只有四五日的路程,这仗还不知道打成什么程度,赵妈还是别在这里耽搁太长了,二十天,小将在边境接您!”李剑虹说。

    赵大娘无奈,只好点头。剑虹说得对,这地方现在很安静,可是那些兵说到就到,兵祸说来就来,还是不可以大意。

    剑虹留了二十多训练有素的西夏士兵暂驻这里保护赵大娘一家及商队,带了二百多赵大娘的商队人员,保着石头,踏上了回家之路。

    远处有狼嚎传来,石头听出来那不是变态嗜血狼,那种狼走就被辽金夏的军队消灭干净了。这些狼因为胆子小,不敢靠近人,才得以族群保全。

    石头也没打扰这些野兽,带着众人朝夏国方向行进,也没有心情欣赏一路上漫山遍野的野玫瑰和山丹丹花。

    因为现在属于凌汛期,下游开始冰化了,上游冰还没有化,大块大块的冰从上游可能流下来,堵塞河道,引发水灾。好在现在黄河边人口并不稠密,泛滥也不至于成灾。石头他们这次选择北线,准备一直走到黄河大拐弯处,那里有浮桥,专门给辽国运送物资用,上下游水结冰化冰都几乎同时,没有凌汛。

    浮桥两侧有两千多军士把守,那些士兵都已经接到石头他们要来的消息,浮桥各部分都加固好,就等着享誉全国的吹牛王子过河。

    那些军士唱着的军歌,旋律居然是后世的“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旋律,歌词该成“兵哥哥将哥哥跨过母亲河”,唱得雄浑有力,石头和整个使团成员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

    从这里去兴庆府,首先要路过黑水城,石头他们正好先到侯家集,让族人们回家与家里人团聚。顺便也将赵大娘二百多商队人员安置下来。现在侯家集人已经完全融入夏国,大家在那里,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部落,在夏国这个以部落联盟为基础的国家里,为这个国家纳税,服兵役服劳役,夏国也给侯家集相应的礼遇。

    石头虽然不太喜欢来往应酬,但是黑水城的军政首脑还是要见一见,人家级别虽然和自己一样,但自己的官只是个荣誉,人家那可是实权。

    黑水镇燕军司都督李良驹是党项贵族,因军功封侯爵,而石头不曾有军功,没有任何封爵,所以,不论如何,石头都该恭恭敬敬去见人家。令石头意外的是,这位李都督并没有等着石头去拜访,而是亲自要来侯家集。

    石头不敢怠慢,赶紧走出村子十里之外迎接,见面后赶紧行下级礼,被李良驹拦住了:“你我同级官员,不应该行下级礼,否则违制呀。”

    石头也不再坚持,上了马,与都督并排前行。都督问了石头一路出使的经历,问了辽国和金国之间的战事,听到辽国皇帝和大臣富户将宫殿府邸和住宅腾出来收容医治伤病,皇后和王妃们亲自为伤病治疗,郡主王子们们为伤病端屎端尿,感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说黑水城虽然没有战事,但是医院还是应该设一个,现在国库和地方钱粮积蓄都很充裕,应该为老百姓做些事情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