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二章 梦醒时分

October 17, 2019

春江歌舞团摇滚乐分队队长梁红玉阿依古娜现在取了一个汉人的名字:梁红玉。

    梁红玉个摇滚乐全才,各种新旧乐器的制作,维护和演奏都玩得如小时候丢沙包踢毽子等一般简单,唱功更不用说,各种风格的演唱几乎都挡不住她。

    在大夏国艺术学校,有一次,石头大哥哥来讲课,说起一种叫做摇滚乐的表演方式,说这是一种近似于离经叛道的艺术形式,是为被压抑者呐喊。

    后来,在为春江歌舞团挑选新演员的时候,侯爷将阿依古娜塞了进去。

    进入春江歌舞团,阿依古娜的主要工作是伴舞,做当红歌手的绿叶。

    适合作伴舞的女孩很多,阿依古娜经常找借口不登台,自己在乐器仓库里琢磨石头哥哥讲过的摇滚乐。后来,被人投诉到团长李师师那里,李团长将她叫到办公室询问缘由,觉得摇滚乐这个东西的确好玩,也勾起了好奇心,便找来春兰咨询。

    对于摇滚乐,春兰虽然知道得比李师师多,但也不足以完全解决阿依古娜的问题。于是,干脆带着这倔强的小丫头回了趟辽国,求教继父箫富贵,箫富贵又带着小丫头去皇宫见皇后箫淑贤,让这丫头当了半年的宫女。

    在皇宫里,皇后为这丫头取了个艺名:梁红玉。

    梁红玉从皇后那里得到的,不只是一个艺名,还有用五线谱蝌蚪文记录的上百首歌曲,以及小型摇滚乐队所需要的各种乐器的图纸,包括电吉他。

    皇后告诉红玉,这电吉他在红玉这一生是可望不可及的,只作为一种念想吧,别的东西,慢慢努力,也许可以凑合着组建一个简单的摇滚乐队。

    回到开封之后,正遇上春江艺术团遭到大宋朝廷打压,红玉与春兰藏在乐器仓库里,在李师师的庇护下,继续琢磨摇滚乐,终于将吉他和架子鼓制造了出来。

    捣鼓出这些东西之后,就在乐器仓库师师,梁红玉和春兰偷偷给大宋皇帝演唱了一首名为“梦醒时分”的摇滚歌曲: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

    心中满是悔恨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

    心中满是悔恨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这首歌唱的四个人和陪着皇帝来的两个太监都以泪洗面,久久不能自己。

    春兰原本偷偷爱着的是继父箫富贵。后来,在极度的自我谴责和矛盾中,选择了逃避,和石头一起去了夏国。在那里,终于逐渐摆脱了对继父的依恋,却又不自觉地滑入兄弟石头的情感世界。为了摆脱石头,春兰又将薛爱江拉了进来,还促成了爱江与石头的婚姻。可是,每次想到这两个人的婚姻,春兰的心都很痛恨痛,痛得没法呼吸......而这首歌,却在春兰自我封闭的情感堤坝旁边开了一道水渠,将那即将冲溃整个堤坝的洪水引了出来,满脸流泪的春兰觉得浑身舒服,只要唱歌,无需言他。

    李师师和当今宋朝皇帝赵佶,也何尝不如此,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一生。偶尔的相见,都要偷偷摸摸,小心翼翼。他们两个自然更容易与这首歌共鸣,每一句歌都重重地撞击着这两颗心!

    梁红玉虽然是这几个人中间最没有情感羁绊的人,但是这首歌本身的内涵却深深地打动了这个大辽西域祖籍的女孩,她想到的更多的,是父母亲常说起的那条名为阿姆河的大河,以及那条河两边的绿洲。

    大宋解禁春江歌舞团之后,李师师大掌柜专门请工匠进一步改进了吉他和架子鼓,又挑选了几个人,摇滚乐队便组成了。这个乐队演员三个人,马夫三名,厨师一名,化妆一人。梁红玉兼队长,主唱和架子鼓手。

    李师师大掌柜有太多的行政管理工作要做,春兰现在主要是导演,创作以及培养和发现新人才,大宋皇帝只能当幕后老板之一,这几个人虽然醉心摇滚这种新的艺术表达形式,但都不能亲自来参与摇滚乐队,不能不说,这是多么大的遗憾。

    “梁队,一个病汉倒在路上,”乐队马车夫侯小虎对车厢里的梁红玉说,“要不要救?“

    ”我看看,“梁红玉掀开车门帘,跳下马车。

    春江歌舞团的成员都接受过简单的救护培训,尤其那些从侯家集出来的人,差不多都是半个蒙古大夫:人畜皆能救治。

    ”这人还有救,“梁红玉说,”将他抬上车,回开封。“

    ”那我们不回大夏国了?“车夫问。

    摇滚乐队在宋朝火了起来,大夏国晋王千岁发来一封书信,让乐队回西夏给皇帝皇后和老太妃表演看看,顺便让一些侯家集出来的人探亲。

    乐队已经好几次都因为抢救病倒在路边的宋军将士而中途折返,一直就没有成行,这一次,也许还不是最后一次吧?

    众人将这位病汉抬上车,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春江歌舞团演员宿舍,在附近的客栈里找了一间房,交了房费和伙食费用,便又回到宿舍休息。

    此时,石头正好也在歌舞团,正在给十几个演员讲解完一首歌名为《渴望》的抒情歌曲,李师师团长刚唱完一遍,大家都感动得眼圈红红的。

    ”这就是阿依古娜吧?辽国皇后和南院大王王妃都说起过你,说你把摇滚乐队几乎弄出来了。“下课后,石头对梁红玉说,”听说你每天都在回夏国,每天都回不去,这是咋回事?“

    ”我们这位菩萨队长,每天都救几个流落道边的宋军病卒,自然每天都在出城,每天都在回城。“李师师心情很好,梁红玉这些好人好事,皇帝都已经知道了,朝廷已经开始安排组织专门的救助机构,救治这些掉队的将士,让他们归队,将这些社会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之时。

    ”今天这人病得很重,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来。“梁红玉抹了把汗水说。

    ”我们一起去看看。“石头招呼李师师一起出门。

    三个人来到客栈,发现那大兵还在昏迷。

    石头开始检查这病汉的全身,发现了腰牌:”韩世忠,陕西绥德人,西军提辖“

    石头看看梁红玉,神色有些怪,突然扭头问李师师:”阿依古娜的艺名叫什么?再说一遍!“

    ”梁红玉,“李师师笑道,”怎么啦?“

    ”好,天下真又如此巧合之事!“石头惊讶地跳了提来,”这名好,红玉,快给这军爷单独找个宅子,你也先别回夏国了,好好照顾韩壮士。“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