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五章 老婆孩子热炕头

October 17, 2019

 辽国太师耶律大石命令箫石头化妆成父亲箫富贵,率领自己二百亲兵以及警卫团一百人,去榆关一带活动,适当造些声势,目标:让金国判断辽国从西线分兵加强防守东线。

    看来,这是几位大佬早就计划好的,要不然这几天都不让石头刮胡子。再蓄几天胡须,即使不化妆,只要穿上箫富贵的衣服,以假乱真是没有问题的。

    箫富贵立刻与儿子换了衣服,让参谋部一位下属给自己剪了胡须,小心沾在儿子脸上,然后,让警卫箫狗剩带一个加强排随石头一起赶往榆关。

    到了榆关,与六院大王萧斡里剌简单交接了一下,认识了守关主将耶律狼皮以及副将赤尔鹰眼、萧大火、胡海蛟等。

    送走了萧斡里剌大王,石头带着三百警卫,在守关主将的带领下,在关城周围游玩,做勘验地形的样子。

    耶律狼皮身材高大,与李剑虹有点像,也浑身黝黑,满脸刀疤,声音也很宏亮,略带些沙哑。

    耶律狼皮和李剑虹,两个人都同岁,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两个人一见如故,便要结拜兄弟,却为争着当哥哥吵闹了起来。石头觉得好玩,便让两个人比试本事,赢者为兄长。

    虽然耶律狼皮和李剑虹两个人都身经百战,但是童心未泯。一听说比试本事,立刻就来了精神。掰手腕、摔跤、马数、射箭、翻越障碍等项目都比了个遍,各有输赢,算下来耶律狼皮略有优势。

    萧狗剩提出比赛耐力——爬山。

    李剑虹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一直活动在平原地带,马上功夫几乎万人敌,反应快,动作敏捷。可是爬山涉水等山地功夫却是短板,所以很快就被耶律狼皮占了先机。

    再说,作为石头的警卫长,李剑虹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首长太远居里,于是爬了几步便坐在山坡上,索性抱拳认输,认了耶律狼皮为兄长。

    结拜兄弟的仪式不算很复杂,榆关副将萧大火尤其精于民俗,这小子不愧是春兰的弟子,很快就将香案摆好,立上关老爷的灵位,摆好五色谷物,口中念念有词,指挥耶律狼皮和李剑虹冲香案上的关老爷灵位磕头,然后用小刀割破手指,滴血如酒,一起喝了下去。

    这些活动并没有设立禁区,周围百姓也来看热闹,大家送来猪羊庆贺,石头吩咐萧狗剩给人家足够的铜钱,始终端着大辽国南院大王的架子,榆关守将们和围观百姓都被骗得云里雾里,感觉到从不曾有过的光荣。

    在这些看热闹的人中间,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眼神游移,有人甚至到怀里去摸。

    石头的警卫注意到这些异样,却没有伸张,只是假装劝酒,将首长围在中间,后来索性推推搡搡,进入一个小木屋。

    然后,警卫们给百姓发了红包,说萧司令醉了,要回关城里休息,百姓们高高兴兴,各回各家。

    这件事情之后,石头和几位将军们又下连队,与战士们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铺,同唱一首歌。

    有战士提议让箫大王耍一套枪法,石头便不客气地要过箫狗剩的长槊,演了一套从春兰那里学来的连环枪法。

    这套枪法有点像石头后世全运会武术比赛规定套路,蹿奔跳跃,十分花哨。与其说枪术,还不如说枪操或者枪舞。当时石头学这套动作的时候,曾经对春兰说,学了这套枪法,可以上街打把式卖艺糊口,春兰笑:瞧你那点出息!

    榆关的战士们当然也看出这是一套中看不中用的枪术,但是也喜欢看,过度夸张的动作,艺术化的杀人技巧,给感官的刺激还是比较强烈的,大家都拍手喝彩。(石头走后,榆关人还将这套枪法整理出来,加以改良,在节庆的时候耍着玩。后来甚至弄出了类似石头后世团体操式的集体花枪术,箫富贵看了直皱眉头,说这与我大辽务实精神不符,想禁止,但皇帝耶律淳却说,大辽武人找乐子没什么大碍......)

    接下来,榆关内外传言发现了金国奸细,虽然没有戒严,但开始盘查行人,百姓们再也看不到萧大王了,气氛越来越紧张。

    再接下来,百姓们接到指令让他们迁移到关内,将关外的房屋都全部烧毁,从南方又来了许多粮食和守城器械物资,十四岁至七十岁的男子全部被动员起来,他们都得到了武器,开始军事操练,根据年龄和体格被分为若干小组,老人们维修器械盔甲,青壮年训练厮杀,年少者来回当信使跑腿。

    亮完了相,也就以为这完成了任务,石头又开始无所事事,感觉到很无聊。

    这里的守卫自称体系,主将和副将都配合得很默契。

    人家们都是从死人堆了摸爬滚打过来的人,都是踩着成堆成堆骷髅头升到将军的位置上来的,个个都精力旺盛,头脑灵活,经验丰富。榆关的军政事务,石头插不进手。他所能做的,实际上还是见习参谋:抄抄写写打打算算什么的。

    石头又耐着性子,无聊地等了十几日。信使传来信息:金国向北线战场派出十万大军,这几乎是金国的全部兵力!

    耶律大石在手令里还表扬了石头,开玩笑说石头不愧是吹牛王子出身,戏演得很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现在石头来去自由,可以滞留榆关看山看海,也可以回南京帮着皇帝皇后做些事情。如果想来西线司令部继续在参谋部帮忙,也欢迎;或者去大宋或者大夏搞搞外交,也不错。

    石头决定回大夏,去看自己刚那出生的宝宝,老丈人给那娃取了个名,叫箫忠夏,皇帝和晋王好想都很喜欢这名:忠夏,忠于夏国,终于华夏!我夏国才是中华之正宗和源头!

    这次回到兴庆府,石头不大算再离开了。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石头想要过的日子,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见鬼去吧。

    现在也不用担心亲生父母亲以及继父继母的安全了,金国这下肯定要吃苦头,说不定就灭国了,南侵灭辽肯定是办不到了。

    归心似箭的石头,路过南京的时候,去皇宫看来母亲和继父,与他们一起度过了十来天的时间,陪他们说说话,唱唱歌。

    石头从前线发来的战况简报看到,金军毫无悬念地被包围了。完颜银术,完颜宗弼,完颜宗翰,完颜宗旺等都在包围圈内。参加会战的,除了辽金两国的近四十万军队,还有夏国派来的十万军队。宋江,方蜡和西域雇佣军也从大漠南下东进,包围了原辽北京临湟府。南线榆关守军又夜袭锦州,与锦州城里的契丹人和汉人里应外和,光复了锦州。

    继父皇帝为石头感到可惜:眼看中京宣抚使就要成为实职,这娃却要回夏国钻老婆的热被窝去,就这点出息!

    石头说:“皇帝老爹,你就放过我吧,您儿子是个懒散之人,让我整日忙于公文之中,操心百姓偷鸡摸狗之事,核对皇粮国税之数,提防朝堂同事勾心斗角之术,实在太难,太无聊,还是让我走吧......“

    箫淑贤说:“我儿为大辽建言抗震救灾,就此一项,就足以让大辽所有君臣和百姓心服。再加上献策凝聚民心军心,后来又实际运作宋军撤退,几日前又奔波来往于东西两条战线,帮助诱使金国全力解救西线被围将士,从而落入我辽夏联军埋伏,大辽是不可能装作不知道的。此次西去也未尝不可,只是时日不可太长,最多一年,然后带着爱江和忠夏来与我们团聚......“

    于是,石头回南院王府与夏青道别。

    南院大王府府门大开,人进人出,甚是热闹。

    不过,那些进进出出的人都一身素白,这可把石头吓了一跳。

    “怎么啦,父亲战死了?还是继母出事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