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八章 挟持

October 17, 2019

 一路聊着,石头对这位李都督越来越有好感。夏国发战争财,经营银行,经营娱乐业,富得流油,的确该为国民做些大事情了。

    可是,既然不缺钱,尽管去做就行了,这李都督找自己做什么呢?我有不懂治理百姓,不懂理财,也不是很在行大型项目建设。

    “都御史可否向我皇帝进言,在我黑水设立研究探索机构,招募天下奇能异士,为我黑水发展建设献计献策,培养人才?”李都督觉得铺垫差不多了,开始进入主题。

    “这是好事啊,不过,都督大可自己向皇帝提出,何必借我之口呢?”石头说出自己的疑惑。

    “都御史说得没错,我当然要向皇帝努力申请,可是,我想请大辽南院大王和王妃来当院长,这件事情非都御史不可呀!”李都督想法可真大胆。

    原来如此!这样也不错,大辽国很快就能平定女真之乱,到时候,主要是恢复基本的秩序,这些事情,耶律家的人完全可以自如应付,箫家人可能会被赋闲。搞科学研究这种烧钱而无近利的事情,还真就不适合大辽这样几乎被战争掏空了的国家来做。

    “我试试吧,谢谢都督如此高看我家长辈!”石头从心底里佩服这位李大都督,此事如果办成,天下最顶尖的人才就会齐聚黑水,黑水的发展不可限量啊。

    李都督对侯家集的确不错,虽然没有特殊关照,但在安置新来难民,土地使用等方面都对侯家集有所照顾。最重要的是,将侯家集以东以北全部列为禁牧禁猎区,以官方政策的形式落实了石头夫妇和春兰当初规划的自然保护区。

    李良驹其实也是夏国纸币发行的收益者。当初将家里铜钱和金银兑换成的纸币,现在往回兑换金属货币的汇率翻了五倍不止。

    这也难怪,夏币制造工艺复杂,对原材料要求苛刻,其发行速度跟不上铜钱甚至金银流入的速度,加上宋朝很多地方也开始追捧这种新兴的货币,有些人还开始收藏,汇率上涨在所难免。

    当初,在纸币技术初步成熟的时候,各种材料的加工配方分成若干部分,分别由皇帝,晋王,大学士,户部尚书和石头掌握,石头将自己那份的保管权教给老丈人薛元礼。之所以如此,就是尽可能防止货币滥发导致通货膨胀。现在发生的通货紧缩也不好,会影响这种新生货币的流通行。石头认为,钱币的流通功能比储蓄功能要重要很多。

    不过,石头并不打算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干预,夏国已经培养出一个货币管理发行班子,专业化的业务,还是留给专业化的人去做吧。

    在石头的后世,“专业”这个用词被很多人误解为“高技术,高水平,高质量”,实际上,所谓的专业,说白了,就是赖以养家糊口的专一的业务。高水平不一定专业,专业不一定高水平。石头自己就是哪方面都不专业,尽管有时候显得似乎水平很高。

    应酬完黑水都督,石头与李剑虹以及那一百骑兵向兴庆府飞驰而去。

    石头的老丈人、丈母娘和媳妇都已经等在兴庆府北门外,大家见面,免不了哭哭啼啼,捶捶打打,好在亲人都全须全眼,所有的表达,都是高兴。

    石头看到围观百姓中有人冲着仍然处于戒备状态的卫队指指点点,还有人擦眼泪。于是站起来,想让卫队解散,给大家放假,让这些奔波了差不多半年的将士们回家团聚。

    就在此时,剑虹却高声大喝到:“儿郎们且慢与家人唠叨,我等奉皇命保护都御史,现在新皇命尚未到达,我等不可懈怠,立刻整顿队形,准备入城!”

    周围本来也有些骚动的士卒立刻打起精神,手握武器,警惕地观察周围。剑虹指挥手下小步催马,准备以整齐的队形,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将石头一家与众人隔开。

    突然,人群被推开,十几个陌生人冲过来,以飞快的速度控制住薛元礼老两口,薛爱江,夺过石头和爱江的小儿忠夏,报在怀中。

    好在石头已经被剑虹一把提上马来,没有落入那群人手里,卫队总算保住了点面子。

    抱着忠夏的那人扯掉围在面部的围巾,石头看到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和丰满的胸部。

    那姑娘甩手就是一把白雾,同伙也甩出同样的白雾,然后,飞抢三屁战马,飞也似向西逃去。剩下的几个同伙手持利刃,仍然控制着薛元礼一家三口。

    几乎就在同时,城里皇宫方向冒起浓烟,守城军士开始关闭城门。

    那十几个人也不慌张,都扯掉蒙脸头巾,都是高个健壮的年轻女子。这些女生们坦然看着石头,其中块头最大的一个说:”吹牛王子不必担心,我等无意伤害箫家幼子,更不想滥杀无辜,我家公主在大同刘家营等你,不见不散!”

    此时,剑虹和侍卫们的马弩已经对准这十几个人,石头失意他们不要妄动。

    “请放了我家长辈,我们夫妇现在酒随尔等前往大同”石头强压住冲动,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一定要追着幼子而去,要不然,这辈子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

    好在爱江也没有失去理智,目光坚定,点头同意石头的建议。

    “没问题,”那人朝伙伴使了眼色,薛元礼老两口被释放,但这突变已经把两位老人吓晕了过去。

    “带上你的护卫,送我等一程,不过,我们需要十六匹马。”那人说。

    石头示意剑虹照办,剑虹让手下二十几个人下马,等石头下一步指示。

    那些人中过来十来个人,将马牵过去,将爱江也放在马上,押着往西北方向跑去。

    石头和众人也放马奔跑,跑了一天,众人来到黄河边,岸边三匹马已经累死,侧卧在河边,口鼻流血。

    黄河河面已经部分融化,大块大块的浮冰在慢慢运动。

    那十几个人下马,那位领头的大汉继续控制着爱江,对着气喘吁吁的石头说:“王子现在可以与我等一起过河,让你的手下都回去吧。”

    石头继续照办,吩咐剑虹回去。

    “都御史多加小心,我等从浮桥绕道前往刘家营,不见不散!”李剑虹看见那些人已经拽着石头夫妇踏上浮冰,不敢大意,只好服从。

    心里想着刚见了一面的幼子,石头拉着爱江的手,学着那些人的样子,小心踩着浮冰朝对岸走去。

    石头夫妇已经忘记了危险和害怕,即使看到前面有人滑入裂开的冰的缝隙里面,也没有停下脚步。不好,人已经到了河面中间,往前或往后是一样的危险,只有继续向前。

    河那边早有人接应,有大约两百多人,好像也都是女人,为首的自我介绍说名叫阿里花。

    过来河的七个人都上了战马,继续西行,一日后来到刘家营。

    村子里好像办过喜事,虽然没有放过炮仗的碎纸屑,但很多原来被废弃的农家院落门口都挂着红绸子。几位留下来的侯家集族人和赵大娘商队的人,身边都有一个带娃的女人,连李剑虹留下来的士兵都不例外。

    “不至于这么快吧,才分开不到十天,就娶老婆生孩子了?”石头案子琢磨。

    就在赵大娘家里,石头看到劫走自己爱女的那个姑娘正在逗忠夏与另外两个娃儿玩,赵大娘和召弟也都在逗小孩玩,屋子里外有七八个小孩。

    “石头,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好,正好看看如何安置这些难民,尤其是这些可怜的孩子,父亲都没了......“见到石头,赵大娘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石头抬头往远处看了看,山梁山沟田野巷间,似乎埋伏着好几千人。

    远处侯爷的庄园好像也很热闹,人进人出。

    “石头,爱江,别愣着过来抱你们的孩儿,”那位在兴庆府北门前挟持忠夏的女子热情地说,“如果有空,也帮我看看其他孩子。”

    这时候,兵娃一手抱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一手拉着一个大屁股大胸大脸盘的健壮女人进了院子,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孩子。

    “这是兵娃的妻子和孩儿......“赵大娘唠唠叨叨,石头终于明白了个大概。

    兵娃他们被俘虏的辽国将士,每个人都被金国人强行安顿了一个女人做老婆,这些老婆都很强势,力气比男人还大,上山能猎杀老虎和野牛,下河能打来肥肥的大马哈鱼,只是不太善于种地和做针线。随着女人们陆续生下孩儿,那些曾经被俘虏的辽国将士不得不融入金国,很多人与兵娃一样被再召集加入金军,做赶车和搬运等民夫的活,也心甘情愿,女真士兵也慢慢接受这些人为袍泽,从来不侮辱他们,让他们吃饱穿暖。

    这次在刘家营安顿下来以后,在与赵大娘和石头一行人相见之前,石头的几个伙伴回金国控制区带自己的女人们来这里避难。

    那几个人和兵娃的老婆孩子都来了,同时也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百十口人,后来局面失去控制,结果陆陆续续来了两三千人,几乎都是女人和娃娃们,其中一位是大金四皇子完颜宗弼的女儿完颜蒲刺。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