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六章 长亭外,古道边

October 17, 2019

“咱家出啥事了?”不知道能不能面对家里人出事,石头犹豫着不敢上前,正好看见没有穿白的箫府管家,心里稍安稳了一点,赶紧拉住问。

    ”没出啥事,世子这怎么啦?”看到石头脸色很不好,管家有点不安起来。

    ”那这么多人这么穿戴,这是......“石头指指那些进进出出的白衣人说。

    “是这样啊,”管家赶紧解释,“王妃将王府变为后方医院了,已经有第一批伤员从前线运了来,总共三十多人。”

    石头悬着的心终于落到实处。自从兵娃大哥出事之后,石头一直担心家里会接二连三出事,从夏国来辽国,起初的目的可是帮家里人逃难的。

    还好,大家不是在办丧事!

    既然王府已经变成后方医院了,石头于是进去看了看。

    继母方若兰也不客气,看到石头和几个随从进了院子,首先让他们帮忙给几个重伤号喂汤食,然后拿着大锯子和一大包长短不一的手术刀,刚给一位伤员锯完腿,清洁消毒之后,又准备给一个伤员截肢。那伤员一只手已经没有了,野战医院简单处理过的伤口开始感染,胳膊上的肉已经溃烂,样子很吓人。方若兰要将下半截手臂从肘部全部摘除,然后用干净的纱布重新包裹,每日还要换下来,这种纱布不能再洗,只能全部烧掉。

    石头真佩服这个继母,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那时候还没有很有效的麻醉手段,伤员咬着一截小木棍,圆睁着眼睛看着大锯招呼道自己身体上,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活儿还真干不了。

    伤兵们情绪稳定,忍受着疼痛,眼神里却充满感激。石头赶紧找纸笔,画了轮椅的机构图,交给管家安排制造。又画了罂粟开化结果的样子,交给夏青,让她转交给大姐,大姐朋友遍天下,这东西一定能找到,找到这东西,止疼药和麻醉药就有希望了。

    情况好一些的伤兵们告诉石头,南京城里大一些的府邸都让出来做了后方医院,官员和福户家属都在做医院护工或者杂役工作,普通百姓也都被动员起来,帮着运送药品,纱布,端屎倒尿。

    同时,石头也注意到,南京城国库里存放布匹绢帛的库房打开了,一车一车往城外拉。夏青说那是做身亡将士裹尸体用的,石头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在臣民的哭劝阻止声中,倔强的皇帝和皇后也将自己的住处腾了出来,布置成了后方医院,皇后甚至穿上白大褂,拿起亲自设计监督制造的手术刀,作起了外科医生,活儿干得很麻利,连老军医都不住地赞叹。这也难怪,这些军医虽然资格很老,但外科手术和战场救护这一套,最初还是皇后给他们上课培训的,培训结业证书上还有皇后的亲笔签名。

    在后方医院,皇帝耶律淳的作用主要是后勤总管和心理输导师,皇帝也喜欢和将士们厮混。但是,大臣们不愿意,皇帝的主要职责并不是在后方医院作秀,而是处理各种公文,主持各种会议,越是特殊时期,公文和会议更多,皇帝不能逃避。等天下太平了,皇帝再去做亲民秀也不晚。

    刚刚快活了两三天,耶律淳就被大臣们抢到了帐篷做的临时行宫,继续做无聊的一国之君的工作:批阅各种公文,主持各种会议......

    石头终于告别了萧淑贤、夏青、耶律淳等,让箫富贵的老部下箫狗剩带自己的加强排回西线战区司令部,狗剩有些舍不得,但是西线更需要,只好拱手离去。

    李剑虹也很舍不得这个才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同袍战友。狗剩虽然比剑虹年轻十几岁,可战斗经验丰富,尤其在特种作战方面,教给老李很多新鲜的东西:伪装,陷阱,联络,巷战等,都是这个老骑兵原来没有听说过的。通过这一个多月的学习,石头从夏过带来的二百多人虽然不能人人都达到狗剩手下那一排士兵的技能水平,可眼界和本事也大大提高。

    大家骑马的骑马,赶车的赶车,向南方行进。

    辽国现在处于战争时期,存粮不是很充裕,全凭春兰在宋朝苦心经营,才有一车一车的粮食和布匹运来补充。夏国的援助主要是军械武器,其中箭最多,每次都直接运到西线司令部,由箫富贵亲自分配。

    所以,石头不好意思将自己那几车粮食再拉走一部分供这两百多人一路上吃,只能再走一趟大宋,从中华银行提点现金,到开封粮市买点粮食,鞋袜等,让大家给家里爹娘老婆孩子买点礼品,然后再回去,才算功德圆满。

    在开封,石头终于见到了相思日久的春兰和赵大娘一家。

    春兰比在夏国与狼共舞的时候更加俏丽,更有女人气,而且还作了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石头觉得这孩子与自己很亲,怀疑是自己的骨肉,但是碍着赵大娘一家人,也不好意思问,只是抱着孩子不愿意撒手,最后还是让娃娃的干娘李师师抢了去,一个劲儿埋怨小嫩脸儿被叔叔胡须扎疼了。

    春兰只和石头单独呆了一个时辰,给他看了自己从云南边陲买来的罂粟果和种子,说皇后妈妈一年前就命令自己找这种植物,“皇后妈妈还说,这种东西只能军队自己种植,一定不可以让百姓种植,更不能在市面上买卖。”

    两个人也没有做很亲密的事情,春兰只是靠在石头肩膀上,眯着眼睛小睡了片刻,赵大娘便走了进来。

    “这娃,真命苦!”赵大娘抚摸着春兰的头发,心疼得又要掉眼泪,”又连着三天三夜没合眼。北方的战争快点结束吧......“

    石头了解到,赵大娘一家现在做的营生是往返南洋跑船,贩运瓷器。两个月前,刘虎头就和梁子一起押着两条大船出海了,估计现在已经到了马六甲,与那里的回回商人阿赫麦德坐着喝薄荷茶,吃椰枣呢。

    召弟也出落成了大姑娘,现在是赵大娘得总会计师,管着整个商团的账目。这个商团可不仅仅属于赵大娘家,里面有大宋,大辽和大夏皇室的股份,侯爷,春兰和李师师还都顶着大掌柜的头衔呢。

    黑蛋张得比原来还黑,可能与经常出海有关系,现在可是商团最得力的船长之一。一个月前刚出海回来,要不是说回辽西京给兵娃哥上坟,可能又出海了。

    这一个多月的功夫,到处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宋朝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了河北叛军的势力,韩世忠生擒张迪,现在已经升了官,与梁红玉成了亲。

    梁红玉的摇滚乐队也比原来更加完美,已经很理想地与开封流行文化接轨。新的创作和演出团队都已经磨合得很好,梁红玉已经不需要每次都亲自出场了,主要的工作已经转变为人才的培养和发掘方面。

    石头这次正式拜见了一下宋朝皇帝,递上本该几个月前就递交的夏国皇帝的国书和朝供礼物。皇帝心情很好,让李师师安排了三场演出,款待夏国使团,然后派军队护送石头,春兰和赵大娘一行到辽宋边境。

    进入辽国,春兰要押着好几百车物资去南京,石头和赵大娘的车队要去西京大同府上坟,两队人马在三叉路口分道,石头等首领做在路边的草亭内话别。

    赵大娘拿出一把长长的竹笛,召地拿出古琴,春兰弹着琵琶,与黑蛋一起唱起了“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石头没有唱,只是一口又一口喝酒。不知道为什么,春兰这次送给石头的酒略带些苦涩,这种苦味有些特别,容易让人上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头被李剑虹背到马车上,赵大娘和春兰洒泪而别,各奔东西。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