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四章 枯燥的司令部工作

October 17, 2019

 “不行”耶律淳直接否东,“现在,大辽几乎所有兵力都在居庸关一带,南京城里只有一千兵力,官员也不多,你必须协助我管城里的事务,组织百姓抗灾备战。”

    “我能做什么呢?”石头嘟嘟囔囊,“这儿民心士气都不错,救灾工作井井有条,插不进去手啊。”

    石头说得没错,因为早有预案,并且演练过多次,这里官民组织能力和行动能力都很强,自就能力很不一般。

    “让他去看看吧,见见真正的战场,有好处。”箫淑贤说。

    耶律淳一向比较尊重老婆的建议,尽管希望石头留在南京,但还是给石头准备了一个委任状:大辽中京巡抚使。

    中京已经陷落,给石头这个委任状,级别很高,实际上是个逍遥官。

    于是,石头带着自己的二百多人和几十车粮草,出了南京城,往居庸关方向进发。

    整个南京周围的军民都已经被动员了起来,安置灾民、分发救济、维持治安、盘查奸细等。

    令石头不解的是,一直到居庸关前,也没发现辽国大军,关内只有一些民间自发组织的治安队来往巡逻,偶尔也会有辽国正规军骑士擦肩而过,不过那些明显只是信使而不是战斗部队。

    近二十万人的大军,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居庸关的守军查看了石头一行人的文书,很配合地打开关门,放石头他们进关。石头观察到,地震虽然对这个军事设施造成了一些破坏,但关塧城墙都还算完好,只是有一些房子倒塌了。

    守关士卒说那些倒塌的房屋几个月前还是守军的营房,后来箫大人来视察,让大家搬出来住在帐篷里。刚开始大家很有意见,毕竟有热炕的房子还是舒服,虽然是春天,可这儿晚上还是很冷。后来发生大大小小的地震,尤其是前日那骇人的大地震,人在关上甚至无法站立。如果箫大王当初不黑着脸将守军从土房子里赶出来,这一次守军至少会损失三分之一。金军如果再乘机进攻......

    “金军呢?”石头看着静悄悄的关城,好生奇怪。

    “被箫大王赶跑了。”那军士说,“几乎所有的辽国军队都出了关,追击金军。这么大的地震,一定埋掉了不少地窝子热炕上的金军士卒。”

    石头于是出关,没走多远,就看见成排成排倒塌的金军营房,以及漫山遍野的尸体和被丢弃的军械物资。

    很快,石头就被一个五百人的辽国步卒拦住去路,说再往前为箫富贵大王划定的军事管制区,任何非战斗人员不得通过,其中包括各级别的官员,石头也属于被阻拦之列。

    没办法,石头将随行辎重布置成车阵就地驻扎下来,让李剑虹看着,自己带了十来个随从爬上一座山。

    山顶上是残破的汉代长城,石头看到每个烽火台上都有几个人看守。

    天快黑的时候,石头下山回到自己的宿营地。营里已经有两个信使等了一会儿,说箫大王让他带随行人员前往中军,但是不得夜间赶路。

    石头只好穿着衣服耐心等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大约四更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准备早饭,五更的时候驾马车,五更半东方发白,二百多人呈一字长蛇阵往前行进。一路上至少遇到五次盘查,不只查文件问身份,还必须对上口令,才被允许通行。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石头和李剑虹他们这二百人终于到了中军所驻扎的小山包上。

    父亲箫富贵和太师耶律大石都在大帐内,还有很多人不停地与来往信使交流,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也有人拿着算盘不停地拨打。

    父亲和太师与石头打过招呼之后,就让将手下人安排到指定位置驻扎,作为中军警卫部队的一部分,接受警卫团统一指挥。石头本人暂时被编入总参谋部情报分析处作见习参谋。

    辽军总参谋长是石头的父亲南院箫富贵大王,总司令是太师耶律大石,副司令是六院大王萧斡里剌。每个人都有着明确的责任分工,箫富贵负责整个战役作战信息的收集和分析,萧斡里剌负责协调具体作战单位于司令部之间的协调,耶律大石总管全局,决定全军重大行动。

    石头看到,现在的辽国的战争机器,已经差不多全部按照父亲后世的部队改编,虽然表面上仍然保留了中军,前锋,左军,右军与后军的叫法,实际上的部队却是十个作战纵队,每个作战纵队都有独立的司令部,左右前后中各军并不是这些纵队的直接领导部门,而是协调和服务部门,主要的工作是后勤,联络,政治和宣传。

    根据信使送来的资料看,金军在居庸关前吃了地震的大亏之后,被四个骑兵纵队击溃后追赶包围在一个山沟里,本来可以通过穿插将其分隔成若干小块然后全部吃掉,可总司令部要求骑兵撤退下来休整,让步兵占据有利地形筑营垒挖战壕坚守阵地,对金军围而不攻,说是围点打援。撤下来的骑兵纵队寻找有利地形营藏起来,砲兵和火枪纵队也埋伏隐藏起来,居庸关南面还隐藏着一个纵队作为预备队。

    现在,口袋阵已经布好,就等金军援军过来了。

    石头感觉到,辽国这次战役布置,有一点点后世淮海战役的影子。

    另外,石头也觉得很枯燥。总司令部见习参谋虽然不用担负很重要的责任,可是工作量一点儿也不轻,几乎全天都在记录和计算,帐篷里照明又不是很好,几天下来,石头的眼睛看东西就出现了重影儿,腰酸脖子疼。

    石头心目中的战争,应该如后世读过的那些军事幻想类穿越重生中的情节很相似,主角通过钻营成了大将军还经常拿刀上阵砍杀,那样才好玩,才可以有人投月票,才有人打赏。如果有谁把战争写成数学题,或者伦理学心理学社会组织学等枯燥无味的东西,肯定是在浪费时间,不会有人读的。

    然而,大辽国军队司令部里现在的工作,实际上就是数学,逻辑学,气象学,地理学,地形学,地质学,测绘学,心里学,社会学等枯燥的课题,而且还一天到晚一直做,根本就没有下课或者课间休息这一说。

    既然来了,就好好坚持下去,这里毕竟是军营,自己如果写错一个字,就可能导致多少辽国父母亲失去亲生儿子;如果算错一个数,前线战士损坏的器械就得不到及时更换,又有多少辽国女人成为寡妇......

    想到自己点灯熬油关系这这么多的家庭祸福,石头不敢偷懒,赶紧打起精神,将刚才处理过的文案又核对了一遍。

    战役进展到第十五天的时候,箫富贵看到了萧斡里剌从榆关派信使送来的情报:金军准备暂时放弃救援居庸关附近的这三万被困将士,而发五万大军沿着海边向辽国挺进。

    榆关就是山海的前身,秦汉时期就已经修了关城。箫富贵走上辽国决策中枢之后,就派遣两万军人和三万民夫去那里开山凿石,重修关城,并且在那里屯田驻守。这次居庸关战役击溃包围金军之后,耶律大石便将萧斡里剌派到榆关,同时派来一个骑兵团过去。

    “金军几乎没有后勤部队,不可能垮越无人区长途奔袭榆关。”箫富贵看着作战地图说没,“不过,也得做做上当的样子,配合配合人家。”

    ”命令:箫石头立即准备出发......“耶律大石威严地说。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