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四十章 父辈的游戏

October 17, 2019

 倒地还是年轻,石头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十来天的功夫,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半个月后,体力完全恢复。

    父亲和继母过来探望,当着耶律淳与箫淑贤的面,箫富贵和石头开始了此生第一次严肃的交谈。

    箫富贵告诉石头,夏国皇后耶律南仙早就派人将石头此行的计划告诉辽国太师耶律大石。这个任务本来救不大可能完成,现在又加上作为辽国国母的亲身母亲,只让自己亲人逃离这场战争的想法,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实现得。

    石头还能说什么呢,只好问父亲母亲,继父继母如何打算下一步。

    箫富贵代替所有的长辈回答:坚持将这场游戏玩到最后,不论输赢,只要问心无愧。

    石头说,这又要使多少父母亲失去儿子,多少孩子成为孤儿,多少女人成为寡妇?

    箫富贵说,辽国人如果不想失去儿子,父亲和丈夫,只有与金国人一起往南,去杀害大宋人的儿子,父亲和丈夫,而且死伤更为惨重,这是中华民族融合过程中很难避免的代价。

    面对坦诚的父亲,石头原来准备好的说辞都没法用,老爷子的情怀与胸襟,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

    “大宋虽然没有汉唐的武功文彩,但是经济和社会文明的发达,不仅前所未有,就是同时代的欧洲各城邦国家,都无法相提并论。只要这种发展不被中断,民*主与宪*政,资本主义工业革命都会很快就在中华大地生根发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民族,都会得到无可估量的机会。可是,今日大宋的发展趋势一旦被中断,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所有人都会万劫不复,中华民族将永远不再有机会引领世界的机会了......”箫淑贤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睛,不给儿子找理由逃避的机会。

    “大辽百姓开化文明许久,已经认同自己是中华的一部分,我们真不希望中华文明发展就此被女真屠刀腰斩。所以,即使被历史的车轮碾压为粉末,也无所畏惧!”皇帝耶律淳望着窗外的巍巍群山,坚定地说。

    “石头,你想说的道理,我们四个作长辈的几年前就讨论过了,当时你春兰姐姐也听去了一些,我们都愿意做扑火的飞蛾,因为我们都向往光明!”方若兰妈妈先双手合十,然后又用右手在胸前画十字,说了声阿门。

    “爹爹妈妈们,给石头一点时间,让石头消化消化你们这些道理,可以吗?”石头还是不愿意面对这些关于历史发展的严肃课题,这些课题都很大,自己只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娃娃,考虑上下几千年中华民族的祸福,这思维长辈们是不是太高看自己儿子了?

    不行,不能顺着长辈们的思维走下去,我石头不愿意做扑火的飞蛾,我的家人和族人也不能做。

    逃,还是要逃!

    “我们也不强求你加入我们拯救中华文化的行动,这是我们这个四个团队的游戏,我们谁也不能退出。”箫富贵平静地说,“你知道,爸爸在后世的时候喜欢玩红色警报,帝国时代,三国志等游戏,以前经常中断游戏,留下不少遗憾,这次四人组队玩这一台大游戏,希望你尊重我们,不要逼迫我们放弃......“

    石头还能说什么呢,不得不轻轻地点了点头。

    四个长辈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了笑容。

    房门被轻轻推开,两个彪形大汉带着一个精瘦儒生,进入房间。那俩大汉石头不认识,那个精瘦儒生正是自己的老丈人薛元礼。

    “这位是耶律大石太师,这位是萧斡里剌大王,”薛元礼向石头介绍那两个汉子,“我老汉也要加入辽国皇帝皇后,南院大王王妃的游戏团队,不知可否接纳?”

    “我也要加入!”耶律大石自信地抓住箫富贵的手。

    “如此好事,怎么能落下本王?”萧斡里剌哈哈大笑。

    “那我......我也只好加入了。”石头终于最后下了决心,被裹胁着上了这个所谓的拯救中华文化传承与经济发展的大贼船,成为扑火飞蛾之一。

    接下来几日,在几位辽国大佬的安排之下,石头与薛元礼带着二百随从,对辽国当前的军政和民情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考察。

    实话说,辽国现在的军力还是有些家底的,全国总共还有二十多万现役军人,精锐部队人数大约八万,其中包括春兰训练的五千骆驼远程打击力量,五千梨花枪兵,五千箫富贵亲自训练成军的特种作战部队,两万弓弩部队,以及五万多契丹传统骑兵。

    石头不懂军事,看不出多少门道,只是觉得这些军队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营养状况也还过得去。

    父亲箫富贵还比较主意士兵的卫生,让士兵尽量勤洗手脚和衣服,头发也尽量剪成短发,所以,尽管是在战争时期,辽国军营里面也没有虱子泛滥成灾。

    皇后箫淑贤亲自组建了后方医护机构和野战医院,亲自担任总院长,继母方若兰担任总护士长,给伤病提供治疗和护理服务,驻军附近的老百姓也经常得到军医和护士们的服务。护士们大多为失去丈夫的寡妇,有些寡妇在护理过程中与伤兵产生爱恋,又组成新的家庭,这也是辽国大佬们乐见的,辽国太需要后备力量了。

    看到这几个大佬把什么事情都做得井井有条,石头也有了点信心,也想刷刷存在感,于是顺嘴向父亲箫富贵提出:“军队还应该加强抗洪救灾方面的演习。”

    “辽国现在控制区内只有黄河与海河大一些,不过从来不曾发生过泛滥成灾的事情。倒是地震却可能造成预想不到的损失。好,我军将检查驻守的所有关塧,城池和营寨,普及抗震救灾知识,抓紧地震预报工作。”箫富贵拍拍儿子的肩膀,没说很多鼓励和表扬的话,便去办公室写策划书。

    “辽军士气不错,不过还得黑一黑金国,制造和煽动民族仇恨。”父亲走后,石头又多嘴了一句。

    “淳哥,速去找太师和萧斡里剌大王,搜集整理金国人的暴行,适当发挥想象力,出版些小册子,在全军进行诉苦运动,让士兵和百姓恨金国人。同时还要抓紧宣传我军英勇抗击金军的光荣事迹,组织英雄事迹宣讲团,让全国军民不在惧怕金军。”皇后对皇帝耶律淳说着,又开起玩笑:“石头这个儿子给你,淳哥是不是捡了个宝贝?”

    这个继父也有些顽皮,居然抱住石头,在脸蛋上亲了一下,说:“上天给朕送来一个天才皇儿,朕喜不自禁!”

    石头又说服李剑虹等亲随,将亲随队伍解散,分为几十个小组,全部分到辽军基层部队,教辽国军人唱军歌,组建战地文工团,进一步凝聚辽国军心民心。

    一个月之后,李剑虹和亲随族人们带着几十个战地文工团来到燕京汇报演出,雄浑的军歌震动了整个燕京,上至皇帝皇后,下至黎民百姓,都出乎亢奋之中。加上街头巷尾的快板书,相声,小品等小曲艺形式,辽国军心民心大大恢复。

    天气越来越冷了,南方传来消息,大宋国已经全部释放了春江歌舞团成员。民意难违呀,请愿一波接着一波,丞相都经常当街被市民仍烂瓜菜,后来甚至被仍石头和烧红的铁球,百姓要快乐,商人要赚钱,官员要税收和社会稳定,没办法呀。

    大夏国陈兵宋夏边界,扬言说,如果春江歌舞团成员得不到释放,演出得不到恢复,军队将要攻取长安。于此同时,夏国还派出以侯爷为总代表的游说团到开封,向以李师师为代表的宋朝权贵出又让了夏国权贵控制的五分之一的歌舞团股份,又卖给大宋四分之一中华银行股份,大宋权贵们里子面子都得到了满足。

    所有这一切,中于促成了春江歌舞团的重新开张运作。

    失踪了好几个月的春兰,又再次出现在开封的大舞台上。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