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装疯卖傻

October 17, 2019

完颜蒲刺的到来,当然与先到的那些难民不同,她带来的一千多女人,都是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而且具有一定的战斗经验的金军准军事人员,几乎人人都见过血,杀过人。

    她的目的,当然也不仅仅是逃难那么简单,这一点,连赵大娘都看得很清楚。

    “不错,我不算难民,”完颜蒲刺直言不讳,“我要救我的父亲,伯父和兄弟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完颜蒲刺说得很诚恳,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这让石头、爱江和赵大娘都很心痛。

    可是,军国大事,哪里有那么容易!石头在宋辽夏虽然都有些影响力,那也仅限于给人家献计献策,帮助人家富国强兵,而不是让人家放弃既得利益,更别说灭亡大金国如此之大的利益!

    “灭亡大金国,对宋辽夏都不见得是好事情。”完颜蒲刺侃侃而谈:“大金国将士的战斗力,诸位也许并没有亲眼所见,可也听说过。要消灭几十万金军将士,辽夏联军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可想而知。到最后,无非两种结果:第一,大金死战,重创辽国和夏国,辽夏几乎再没有可战之兵,而大宋则正好统一天下;第二,大金投降大辽国,帮着大辽国灭夏灭宋,辽国统一天下......”

    也就是说,不论哪种结果,夏国都难逃被灭亡的厄运!

    “我也不着急,也不勉强”完颜蒲刺苦笑着说,“言已至此,萧大王子已经领回自己的娃娃,王子夫妇和赵大娘母子随时可以离开,去哪里都行,蒲刺绝不阻拦,无非一死而已!”

    “我等也绝不抛弃君主,不抛弃君王,大不了带着这些娃娃以身殉国而已!”兵娃那大脸婆娘声音很大,震得石头耳朵嗡嗡直叫。

    “我可怜的三个孙儿,老婆子也陪着你们!”赵大娘将两个小孙子揽入怀中,眼泪滴滴嗒嗒地落在孩子们的小脸上。

    兵娃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握住妻子的手。不用说什么,他是不会跟着石头逃走的。

    “头疼,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石头抱着脑袋,觉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头疼,牙齿也跟着来凑热闹,火辣辣地疼个不止。

    爱江将娃交给完颜蒲刺,双手在石头给石头太阳穴按摩,悄悄说:“答应了吧......”

    答应?说得轻巧,可是能办得到吗?石头感觉到头更痛,实在忍不住,挣脱爱江,猛地朝旁边的破桌子角撞了过去,早死早脱生,不,再也别托生!

    兵娃一个健步跳到石头前面,被石头重重地撞倒,后脑勺磕在桌子腿上,晕了过去。

    石头也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头感觉到嗓子眼里一股清凉,醒了过来,艰难地喘了一口气,“唉......好吧!”

    然后,石头觉得轻松了许多,最起码,牙不那么疼了。

    完颜蒲刺也不催促,不论如何,石头这个富气星总算答应了,萨满神显灵保佑啊。这位大郡主亲自下厨,为石头做人参鹿茸炖天鹅。

    还别说,这丫头的手艺的确不错,石头吃得很香,吃完后还喝了不少人参酒,便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好像也没什么梦。当一缕阳光从破窗户里射进来的时候,石头发现自己全身光光的,窗户前面梳妆打扮的并不是爱江,而是完颜蒲刺,旁边的旧床单上还有一片血迹。

    完颜蒲刺梳洗打扮好,朝石头妩媚地笑了笑,然后很快走出了房门。

    一脸懵圈的石头傻呵呵地坐在床上,慢吞吞地穿好褂子和靴子,出了房门,爱江和赵大娘都冲着他笑了笑,石头窘迫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又回头进了屋子。

    门外一阵喧哗,一队夏国骑士来到刘家营,来得正是李剑虹率领的一百多铁鹞子。

    石头和赵大娘将剑虹招呼进来,大致说了说前因后果,李剑虹略微想了想,立刻就表态:女真人,要救;大金国,不可以灭亡。

    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相当难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去父亲大营中探探他老人家的口风再说。

    于是,石头让他带着铁鹞子去东北方向夏军防区,与李良辅汇合,自己积蓄呆在刘家营等消息。

    完颜蒲刺也许不太放心,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也骑上自己的马,打扮成铁鹞子的样子,与李剑虹一起向东北方向而去。

    反正已经上了贼船了,虽然还没有完全转过弯来,石头的头最已经不再痛了,牙也完全好了。闲着也是闲着,也不敢乱走动,便在院子里逗娃娃们玩耍。

    石头是很喜欢孩子的,对孩子非常有耐心,任凭孩子们将自己扑倒,爬上自己的自己背上和脖子上,将屎尿排泄到自己头上,也乐呵呵地,半天还舍不得洗掉。

    现在这种情形,进不得又退不得,解除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孩子们一起玩。也许这也是一种懦夫式的逃避,反正石头总是在逃避,多逃避一次也不要经吧?

    对,逃避,就这么着!

    石头好像似乎突然开窍了,于是开始装疯卖傻,跟小娃娃们玩,甚至开始尿裤子,闹着要爱江给自己穿开裆裤,真是快无耻到没底线的地步。

    石头越这样,爱江越疼爱,甚至开始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男人真的疯了。

    刘家营现在聚集了这么多人,当然不缺巫师神婆什么的,有一个老寡妇自称黄大仙上身,说要给石头施法驱邪。将童子尿,女人经血,鸡稀屎,猪鼻涕,狗口水等混合在一起,要石头喝下去。

    爱江居然被说服了,到处张罗,还将这几味药给弄了来,摆在石头面前。

    这还不算,那巫师还找来五个体壮的女真寡妇,每人手里拿一条小孩胳膊粗的长鞭子,说要重重地抽打一百鞭子,附着在石头身上的邪灵才能被打出来。

    “好了好了,别瞎闹了,李大帅有请!”不知什么时候,完颜蒲刺进了院子,后面跟着李剑虹。

    石头也的确不想让人把那奇怪的“药”灌到自己嘴里,于是假装口吐白沫,然后一个激凌,貌似从迷糊中醒来。

    “你说啥?谁请谁?”石头找台阶下。

    “家父李良辅有请都御史。”李剑虹说,“在家父出征之前,夏国皇帝曾经给家父一个锦囊,说在危机关头与都御史一起取出锦囊里面的圣旨。”

    早说呀,既然皇帝要出头,害我在这里装疯卖傻,还差点被灌了屎尿!

    也顾不上洗个澡,也没条件洗澡,石头顶着一股尿骚味,慌忙上马,被卫士们簇拥着前往李良辅的驻地。

    看上去,夏国防区戒备比辽国军队防区外围松懈很多,几乎没有怎么盘查。但是石头看到,这只是表面现象,附近的树上,坑里,红柳树丛里,到处都是手持弓弩的夏军山地部队步拔子士卒。

    石头一行人就进入中军所在地,进入夏军元帅的大帐篷。

    李大帅的大帐篷里就几个亲兵,不似辽军中军大帐那么忙碌。这也许统帅的个人风格有关,也许与夏国防守的方向不是很重要有关,还有可能与辽军后勤补给困难,而夏军辎重储备充足,而且运输通畅有关。反正,夏国不需要精打细算。

    见石头进来,李良辅解开扎在锦囊口上的锦绳,将手指伸入锦囊,夹出一个小金片。

    金片两面都有字,一面是“石入金营”,另外一面是“放水西遁”。

    这皇帝老儿,原来要牺牲老......

    石头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还好,这句话没说出来。

    ”来呀,绑了!”李良辅命令手下。

    几个夏国军士过来,很轻易地控制住石头。

    “别别别,我去金军营寨还不行吗。”石头开始恼恨夏国,他奶奶的,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还是由剑虹和完颜蒲刺挟持着,石头上了马,朝金国被围的山沟走去。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